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白吟娇 东方鸣珮小说《狐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狐书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庆庆

角色:白吟娇 东方鸣珮

简介:“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后人。”
对于从小的教导,白吟娇从未生疑,待人待物,向来如此。
活泼开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内心。
只是,世事难料,就算是狐狸,也会心痛。
从遇见他开始,是变数,亦是掏出真心的劫。
她还能坚持师父所教导的狐道吗?她不禁产生怀疑。
……

狐书

《狐书》第8章 师父的信免费阅读

与东方娜分开,一切都交代好了,明日一早就去下一个城,白吟娇和东方鸣珮跟着一起。

离开了别人,东方鸣珮笑着打趣道,“不错嘛,没耍脾气,值得表扬。”

“什么场合干什么事我还是分得清的。”白吟娇轻哼一声,暗讽纪初玉说话不看场合。

“初玉她这点确实欠缺。”

“她多聪明啊,立了个较真的好人设,就可以话里藏针了?我又没招她。”白吟娇闷闷不乐道。

“那你下次也落她面子。”东方鸣珮一脸坏笑的出馊主意。

“你居然不是劝我看开点?”白吟娇倒是没想到。

“有什么关系。”东方鸣珮无所谓道,“礼尚往来嘛,不过她毕竟是前辈,不要太过就行。”

白吟娇盯了他两秒,“我一开始以为你们有一腿。”

“没有。”东方鸣珮想都没想便道,“以前可能有点念头,现在没那种想法了。”

“她对你余情未了。”白吟娇笃定道,没有恶意会来的这么莫名其妙,总不是嫉妒她好看吧?或许也有这种可能。

“她曾暗示过我一些,若是当年那支珠钗送出去了,说不定就在一起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这珠钗也送不出去了。”

“我头上这支?”

“对。”

“反正现在是我的了。”白吟娇没有这方面的洁癖,她的就是她的,如果因为是原要送给纪初玉的东西就丢掉,那么她损失了一支很好看的珠钗,而对方呢?甚至会觉得好笑。

得不偿失。

“都是你的。”

东方鸣珮把白吟娇送回了小房子便离开了。

还没走多久,白吟娇就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东方鸣珮回来了,刚想问干嘛,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只小雀儿在啄她的门。模样和山洞里那只如出一辙,只不过这只大了点,瘦了点。

大概是同一只吧。

白吟娇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小雀儿的爪子上抓了一封信,白吟娇轻轻接下信,小雀儿便飞走了,根本不似两年前那般,光在空中支撑着身子都费劲。

是师父的信,师父在看着她么?

闭上了门,迫不及待的打开信件。

还是一如从前的难看的跟狗爬一样的字迹,上面写着:远离朱雀,月牙骗不了他;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蜥蜴会履行我的责任。

就这么短短几行字,看得白吟娇眉头紧锁。

这是什么?谜语还是提示?

反复在心中读了几遍都参不透其中意思,再加上这字,实在是丑的出奇,心中烦躁顿起,索性掌中火苗乍现,打算把信烧了。

信纸碰到狐火,忽地发出一阵亮光,刺得白吟娇眼睛生疼,忍不住闭上眼。

再睁开眼,她惊奇的发现,她的狐火在空中不断扭动分裂,最后变成了一个个小字,悬在空中。

是一张捕妖队发布的通缉令。

“千面万相”,天级妖怪,杀捕妖队七百六十一人,普通人不计其数,如果遇见,立即捕杀。真身九尾青狐,有夺人脸皮,化人相貌之能。曾用人名,白池。

白吟娇看完最后一个字,狐火便消散于天地间。

信息量太大,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这说的是她师父?

夺人脸皮,化人相貌?!师父还会这个?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许久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一直知道师父厉害,没想到他有这么厉害!

师父知道她现在的位置,甚至还在她成功踏出第一步的时候送信,再联想他能化人相貌,说不定师父一直在看着她呢?

想到这里,白吟娇一个鲤鱼挺身,不想松懈一刻,盘腿吐纳起来。

吐纳了一夜,到了上路的时候,东方滕作为城主,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

大家也都相识,并没有过多要求。

此番前往下一个城和白吟娇想象中不太一样,她原以为是车马,没想到是偶鸟代劳。

一种精良的法器,不用时可变作手掌大的木偶小鸟,用时可化为展翅十米的巨鹏,造价极贵。

原先她听白池提起过一回,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实物。

不愧是四宫来使,出手就是阔绰,一共五只偶鸟,一宫一只,再加上捕妖队的小辈们独一只。

这一见就是五只,白吟娇心中新奇不已,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一个劲的盯着。

一只偶鸟载十几二十个人不是问题,白吟娇同东方鸣珮一起与捕妖队的坐一只。

乘上偶鸟,巨鹏周身有各种符文以作保护,不用怕掉下去。

白吟娇还没飞过呢,四只脚的狐狸打小就羡慕两个翅膀的鸟,翱翔于蓝天之间,碧水之上,快乐又自由。

只是,她很快就不这么想了。

偶鸟扇动它巨大的翅膀,掀起一片片尘土,最后乘风而起。

飞到了空中,白吟娇好奇的向下看了一眼,顿时头晕目眩,吓得一颤,连忙往里缩了缩,小手绞紧了衣袖,不敢再看。

东方鸣珮噗嗤一笑,“怕了?胆子真小啊你。”

“怕怎么了?”她可从来没有在天上飞过!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东方鸣珮伸出一只手,“抓着我吧,待会衣袖都要被你攥坏了。”

白吟娇也不跟他客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看了眼东方鸣珮含笑的眸子,这才稍稍安心了些。

到了最后,一开始怕的连坐都不踏实的小狐狸,竟然抓着东方鸣珮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睡着了。

他们俩坐在最前头,自然看不到后面那道嫉妒到发酸的眼神盯了他们一路。若是眼神有伤害,白吟娇大概已经被盯穿了吧。

“大姐头,要不你也休息下?”一旁的小弟顶不住这个气氛,开口道。

“多管闲事。”纪初玉收回了目光,瞪了眼发声的小弟。

两城并没有离得很远,快到了的时候,白吟娇一听马上可以下去了,醒的很快。

偶鸟落地,白吟娇第一个蹦了下来,低声道,“大地,我回来了!”

“第一次坐偶鸟,感觉怎么样?”东方娜比他们到的早,过来问候道。

“不是很好。”白吟娇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想飞了吧。

“别怕,刚开始都这样。”东方娜安慰道,“以后就好了。”

白吟娇哽咽,以后还要坐吗?

>>>点此阅读《狐书》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