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正文

楚凡 黑白无常小说《镇阴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镇阴阳

小说:悬疑

作者:远方尘埃

角色:楚凡 黑白无常

简介:我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可出生当日,阎罗送子,万鬼入身,方圆百里,万鬼伏藏,地府众阴神,避我如瘟神般。
这一世,镇阴阳,踏轮回,这首悲歌,我只愿他绚烂……

书评专区

远方尘埃:没人给我五星好评,那么自己奖励自己一个吧。

用户26304927:还好还好看

神木的高丽高宗:不错 ,很好看

过阴:听着不错,希望赶紧更新,很期待。。。。。。。。。

用户34872830:此书很精彩,让人回味无穷

镇阴阳

《镇阴阳》第8章 还阳免费阅读

阎罗王看着面前这位老友,即使投胎转世,可风格却是丝毫未变,自己好好的阎罗殿,这货一来,搞得像是精神院一般。

想到这里,阎罗王不禁有些头疼,还好这货转世时被自己灌醉,强行喝了几碗孟婆汤,要不然,今天怕是有些难收场了。

“黑白无常何在?”

“在!”

“把这货拖出去送回阳间,立刻马上,带走。”

黑白无常听到阎罗王嘶吼的声音,连忙动身拉起地上的楚凡往殿外掠去,随后马不停蹄的向阳间赶,生怕耽误一秒时间。

一路上,黑白无常直接无视楚凡的各种无理问题,不一会,便带着楚凡来到肉身所在之地。

昏暗的房间里,一家人脸上尽是悲伤的神色,爷爷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时不时擦拭眼角的泪水,父亲时不时看眼楚凡的尸体,随后唉声叹气,母亲双手轻抚着楚凡的脸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看着面前这般场景,楚凡心里很是内疚,要不是自己强行装x,这一幕便不会上演,都是因为自己,让亲人们这般伤心。

楚凡静静地站在自己尸体前,心里的愧疚越来越深,身后的黑白无常见楚凡迟迟没有动静,以为这小子不想还阳,两人相视一眼,默契的对着楚凡的屁股就是一脚。

“卧槽,又他妈踢我屁股……”

在尖叫声中,楚凡的魂魄没入身体里,可由于力道太大,楚凡的魂魄带着身体直接飞了出去,撞得屋内一片狼藉。

突然传出的动静把屋里众人吓了一跳,这是怎样的一个骚操作,尸体居然犹如炮弹一般弹射出去。

“柱子,快压住他,这小子诈尸了,”爷爷大吼一声,连忙朝楚凡跑去,楚凡的父亲虽然有点懵,但还是听了自己老爹的话,三下五除二把楚凡压在身下。

楚凡被摔得七晕八素,还没等喘口气,就被自己的父亲狠狠压在身下,而旁边的爷爷,手中更是抄起一把亮晃晃的切菜刀,那架势,像极了过年杀猪的场景。

“咳咳咳,我说老爹,你压着我干嘛,还有爷爷,你刀离我远点,我是你孙儿啊。”

楚凡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直接吓得爷爷一阵哆嗦,手一抖,刀子迎着楚凡的脑袋掉了下去。

“卧槽,这老头坑我……”

菜刀掉落瞬间,黑白无常吓得连忙暴起,白无常护住楚凡,黑无常伸手接刀,在两位地府阴帅神速一般的反应下,楚凡总算是避开了菜刀剁头的命运。

危机化解,黑白无常不禁擦了把冷汗,两人狠狠瞪了眼楚凡的爷爷,随后身体向地下遁去,他两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要不然,心脏迟早要爆炸。

被黑白无常瞪了一眼的爷爷浑身不停哆嗦起来,犹如身处冰天雪地中一般。

“怎么突然那么冷?难道……”

说到这里,爷爷转头看向楚凡,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楚凡被自己的爷爷搞得有些头大,刚才发生的事,自己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黑白无常搞事情,可最后这口锅,却是实实在在的背在了自己身上,要是口中有血,楚凡非得先吐个几公斤再说。

“老爹,别压着我了,我真不是诈尸啊,快放开我……”

“放屁,你别以为我不懂,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附身在我孙儿身体里,再不出来,老头子我非得剁了你。”

楚凡话还没说完便被爷爷接了过去,看老爷子一脸认真的样子,楚凡第一次觉得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的感觉。

“我真是你的孙儿,我没有死,阎王让我还魂了。”

此话一出,两人心头一怔,这时一旁楚凡的母亲开了口,道:“孩他爷,我感觉这是真的,我的小凡真的起死回生了,柱子,快起来,别压坏孩子。”

楚凡的父亲一听,连忙想要起身,这时,楚凡的爷爷立马制止了儿子的举动。

“别起来,你们好好想想,刚刚尸体飞出去的样子,哪是什么起死回生,明明就是诈尸的样子。”

楚凡见此,心里欲哭无泪,这哪是什么诈尸,这明明就是黑白无常的杰作啊,还有,听过坑爹坑妈的,可这坑孙子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狗蛋,我可是你亲孙子啊,别那么坑我行吗?”

“还有你,我爹,你偷我妈钱买酒喝,这事还是我给你抗下的,你不记得了吗?”

“老妈,你的钱藏在枕头下的口袋里,对不对?”

……

楚凡说得口干舌燥,总算是打消了三人对自己诈尸的疑虑,母亲伸手把楚凡抱在怀里,激动得大哭起来。

楚凡没好气的看了眼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两人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才,两人的表现可有些差强人意。

时隔两天,一家人再次坐一起,虽然三人对楚凡死而复生十分好奇,但三人默契的没有开口询问,和楚凡出生的场景相比,这恐怕只能算是小场面了。

而楚凡复活的事情,在村子里传来传去,直接传出几个版本,有人说楚凡被野鬼窜了身,真正的楚凡已经不在了,也有人说楚凡命太硬,连阎王都不肯收,更有甚者,说楚凡是仙童下凡,有神力护佑,大家众说纷纭,楚凡每每听到只是微微一笑,懒得过多解释。

时间过了半年,这一天,是楚凡的生日,母亲为楚凡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父亲更是一大早骑车到县城为楚凡买了蛋糕,在楚凡心里,还是第一次生日这么隆重。

隆重的生日,可气氛却是有些压抑,爷爷和父亲低头抽着烟,一言不发,母亲虽然一直给自己夹菜,可时不时却红了双眼。

看到这里,楚凡不禁开口询问道:“妈妈,你们这是怎么了?我过生日,你们应该开心啊,怎么还愁眉不展了?”

母亲张了张嘴,可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一家人清楚的记得,楚凡出生时老道士说过,十年一到,老道士便来接走楚凡,而今天,刚好是楚凡的十岁生日。

就在一家人陷入沉寂中,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十年之期已到,老道来接弟子入观修行。”

>>>点此阅读《镇阴阳》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