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古代 » 正文

小说《拂生记》吕后 徐春秋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拂生记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大本钟

角色:吕后 徐春秋

简介:拂生记,记浮生…
十六年前,七国伐殷,殷人被屠杀殆尽。
少年钟长生,和新朝同岁,自小身患恶疾,莫名其妙成为了十三家之一史家的大史官,前往吕国履职太史。十六年前的真相就此徐徐浮出水面,殷人血脉到底有何秘密?不惜杀尽殷人,周王到底在寻找些什么?
吕城桂花巷有个小酒馆,名曰“拂生记”,所有的故事就从那个酒馆开始说起…
书中有爱恨情仇,儿女情长…
书中有快意江湖,庙堂谋略…
书中更有一剑破天,直上九万里!

书评专区

爱吃柠檬汁的纳灵戒:没有大开大合 适合静下心来慢慢品读 作者大大可以快快更新啦!

龙修千旭:文章轻缓不失节奏,人物性格鲜明。

拂生记

《拂生记》第8章 吕城有钟吕(二)免费阅读

红拂看着天上的满天星斗,有些迷醉,“长生…真美…”

“是的,很美…”长生平躺在红拂的身旁,身旁的篝火中不时的有柴火爆开的炸裂声。

吕后,徐春秋以及那一队车马,都已经去休息了,只剩下红拂和长生平躺在篝火旁,失神的看着满天的星辰。

“你说,王宫会是怎么样的?”红拂喃喃的说道。

“不知道,我也没去过,你呢?”长生一动没动,轻声的回道。

似乎是没有听到长生的回应,红拂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就像是一场梦,我就要进王宫了…”。

“在梦之前呢?”长生问道。

长生不是个八卦的人,红拂没有主动说,他也就从来也没问过红拂之前的人生。但现在,似乎… 刚刚好…

“在梦之前…我是个奴隶…”红拂依然看着星辰迷醉。

“奴隶?”长生坐起身来,有些疑惑的看向躺在身旁的红拂。

“我是个殷人…”红拂没有理会长生,依然不动声色的说着。

长生楞了一下,又平身躺了下去,继续看着墨色逐渐压低的夜空,思绪早已奔向了月空…

本是三天的旅程因为放缓了速度,足足行了五天。这五天虽平静但并不无趣,徐春秋不时的来找长生和红拂聊天,想要来表达他对史家的“无限崇敬”,也不知道他哪里听说了如此之多的史家故事,在故事里史家的大史官不一不是心系天下,舍己为苍生的大英雄。但他也每每都会被长生打击的说不出话来。反倒是红拂每次都会顺着徐春秋的话接过话茬,把长生怼的说不出话来。一开始长生还愿意辩驳几句,但被红拂几次“你看,苍蝇又开始嗡嗡叫了…”这样话的回怼之后,也就是呵呵笑着过去了。

红拂一直想搞清楚最后那个马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好几次假惺惺想趁着停车放尿的时候蹭过去看看,但每次又都被徐春秋友善的挡住了,还是那句话“涉及机密,不能告知”。每当这个时候,红拂总会忿忿的在自己的车厢里朝长生抱怨,“天下早有传言说吕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尤其爱杀童男童女献祭!最后那个车里肯定是可怜的童男童女!”。

吕后永远是一副慵懒的样子,似乎永远一个人独处着,整个途中从来没见过她下车,驻营之后也从来没见过她出过营帐。唯二有两次召长生见面,一次就是之前跟长生谈天下大义,至于另外一次,就是让长生展示他在青牛庙得到的三件小物件。

这三个小物件平淡无奇,却又处处透露着诡异,那本书上的字全是鬼画符,长生一个字也不识,吕后倒是拿过去翻了翻,似乎是能看的明白,翻了几页又还给了长生。木盒中是三颗黑漆漆的药丸,散发着浓重的药味。说是药丸又不太准确,大的有些离谱,很像是在钟吾城大家在清明时节吃的大青团。

那个药盒殊为神奇,本身这三颗药丸药香颇为浓重,但只要将盒子给盖上,就几乎闻不到任何药味。

吕后将木盒拿过去看了看就收进了自己怀里。这让长生甚是无语,难道这一国之君也能强抢不成?

长生只是默默的看着吕后不说话,而吕后,甚至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回应…

至于那个信封,信封上一个字也没有,信封上有一个封蜡,不知用了什么禁制法术,撕不开。吕后尝试了一下撕开封蜡,在确定无法撕开之后又还给了长生。

长生的盒子被吕后取走的事情被红拂知道后,又增添几分红拂对吕后的厌恶,一路上嘴里就没有停止过对吕后各种恶毒的诅咒。

红拂,永远是充满活力的红拂,她每天都很忙碌,忙着咒骂吕后,忙着喂猫,忙着和徐春秋瞎聊,忙着驾车,忙着捕猎做晚饭,忙着仰望星空…

每当看到忙碌的红拂,长生总有一种幸福感,他不知道这幸福感从何而来,但他的确喜欢这个画面…

五天的行程就这样过去了,已经能够隐约看到吕城宏伟的城墙和城墙折角处高耸的望楼了。徐春秋已经驾起最后一辆双排马车,先行提速往吕城而去,想必是要去通报了。

长生和吕后的马车依然还是慢悠悠的官道上行着,不紧不慢…

突然一声浑厚的钟鼎之声悠悠传来,由远及近,起初声音很微弱,但却越来越响,渐渐的有些刺耳。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整齐的马蹄点声,马蹄点出奇的整齐,听上去就像只有一骑,但是从声音的大小上看,却又应该是一队人马,这个矛盾的情况昭示着急驰而来的一队人马极为训练有素。马蹄声中带着特殊的金属撞击声,这金属撞击声和长生所坐的马车车厢所发出来的声音一样,这是吕国独有的铠甲的声音。

一队骑兵由远及近,将两辆马车包围,左右各列一队,车后尾随三骑,车前领头三骑,骑兵清一色着金色重铠甲,盔帽、披膊、臂护、膝裙、吊腿无一不佩戴整齐,清一色的年轻男子,都面容俊朗但面无表情,威严而略带煞气。

先前的钟声刚落,新的一声又起,声音连绵起伏,犹如波浪松涛,不绝于耳。骑兵队不紧不慢的跟在两辆马车旁,马车的两匹金石马丝毫没有受到这么大一个马队的影响,跟之前没有任何变化,趾高气昂,目空一切。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除了整齐的马蹄点,绵延悠长的钟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红拂本想从马车车窗里探出脑袋看看这稀罕场面,但是这窗不知被锁上了还是被什么禁制了,死活打不开,惹得红拂恼火的狠狠的砸了两下车厢,砸的手生疼,眼泪哗哗的看着长生。

待骑兵队将两辆马车护送到城门口,恰好钟声停止,连余音也瞬间停了。

“吕后回朝也就这个排场,不怎么样嘛…”红拂一脸鄙夷的朝长生做着鬼脸。

“这个排场不是来迎吕后回朝的,是来迎我们入城的…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来迎我的…”长生早已熟读吕国史,自然也通晓吕国礼法,这钟鸣八声,已经是对新上任的大史官极大的尊重了。如果这礼法是来欢迎吕后的,那礼官估计是脖子有些发痒了…

“什么叫迎你的…你脸盘子够大!比我大,还能比吕后还大?!”红拂的鄙夷更重了,白眼都要翻上天…

长生知道说错话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是吕后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出城了吧…”。

这几年吕城早已成为东部的经济政治中心,周围的小国或归顺,或吞并于吕国。吕城的百姓也是见惯了大场面,这样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骑兵队并没有引起很多的围观,倒是八响的钟鸣引起了一些骚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是哪位大人物来朝了。

马队没有任何的停顿,城门早已大开,马队鱼贯而入,骑兵队依然护卫在旁,亦步亦趋。守城吏并没有上前盘问,而是沉默的目送马队进城,没有诚惶诚恐,也没有俯首作揖,只是沉默的看着。

吕城城楼天下有名,吕城城墙外有翁城,就像一个突出的鱼嘴,翁城后面才是真正的城墙,翁城上有箭楼,守城吏一般都在箭楼下盘查出入吕城的商户,旅客。翁城后的正面城墙上还有一个城楼,这才是真正的城楼,称为正城楼。这个结构是吕城独创,因为防守严密,易守难攻,很快就被别国学了去。

但让吕城天下有名的不仅是因为它独特的结构,还因为挂在箭楼上的那口大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材料做的,也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在那的,似乎自从有吕城就有这口大钟了。这口钟足有一人多高,大多数时候它都沉默不语,一旦响起,如果没有人刻意去止住它的声响,它的声音能在吕城内绕梁三日而不绝,连绵悠长的钟声回响在耳朵里,会让人有一种酥麻的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声音的按摩。钟的寓意并不好,和“终”同音,外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吕国城楼上要摆个钟,被外城人戏称为“丧钟”,见的时间久了,习惯了,也就这样了…

这口钟轻易不响起,只会有三种情况会让它发出声音,一是战争;二是节日,每年前吕王忌日和上元节会敲响;三是大人物来朝。

显然现在的情况属于第三者,这口钟连响八声,见多识广的吕国百姓也很是好奇来人到底是谁,如此大排面。

车队并不会顾及百姓的好奇,穿过翁城,径直往内城门行去。

马车行的四平八稳,一入城门,长生和红拂就有一种周身滞郁的空气随之释放开的感觉,红拂尝试又去推了推窗,果然,窗户开了。

吕城的内城门口是块开阔地,做大宗商品贸易的往往都在这里摆摊,放上样品,如果有看中的,再坐上马车到城中商号中详谈。所以这里一向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虽然这里没法建店面,但是相应的各种配套措施依然顽强的发展了起来,车夫在这里等生意;面摊,馄饨摊挑着扁担,撂下就可以卖,买家只能端着碗吃,吃完了再将碗还给店家;卖小玩意儿的,吃食的,招呼打尖住店的,混在人群中的梁上君子…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红拂好奇的将脑袋探了出去,窗外的空气中有一股浓烈的汗臭和马尿味,混杂着浑浊的尘土味道,甚是刺鼻,立马又捏着鼻子缩了进来。

红拂朝长生指了指窗户,等长生皱着眉头捏着鼻子也缩了进来,红拂才开始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没等红拂的笑声落下,长生和红拂的马车门突然开了,灰尘立刻吹进了车厢,惹得红拂长生不禁皱着眉捂住了鼻口。和灰尘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肥头大耳,富家人穿着的年轻人,把红拂吓的一身惊叫。

“鄙人钱有财,特来拜见大史官~~”这个肥胖的年轻人把尾音拖得很长,似乎是刻意想营造一些仪式感出来。

“你xxx是谁!吓死人啊!你们吕国这么流行人吓人吗?”这声音自然是来自红拂。

>>>点此阅读《拂生记》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