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余任锋 李慕机《突破乾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突破乾坤

小说:玄幻

作者:蹑云飞

角色:余任锋 李慕机

简介:精灵,在机缘巧合下,得天独厚,有幸生成。可以说,精灵是世间的玄妙惊奇最精妙的体现,同时也承载着玄妙惊奇的特性,那特性是,在玄妙奇异的无穷境中去开创和探索。
  要去实践无穷境中的开创与探索,精灵需要变得成熟和强大,但精灵也是寿命有限的个体,以有限之躯探索无穷之境,当然快一些成长起来更好。

突破乾坤

《突破乾坤》第8章 仇与恨免费阅读

一份阴森森的杀气,冷不防的让来去飘打了个寒颤。深刻的经验与敏锐的直觉告诉来去飘,那阴森森的杀气非常不简单,隐藏着水火不融的排斥与噬血要命的味道。

来去飘谨慎地把相依为命的破竹杆提了起来,放在胸前,冷眼瞅着手提大刀、一脸青色的阴森森的人。青脸人默默地泯唇咬牙、刀柄紧握。

擂台上的气氛,刹时如坠冰窟。

人潮的喧哗顿时被冰寒的气息冻住,变得静悄悄。

人们明白,那是容与不容最尖锐的碰撞。同情也好,不同情也罢,此刻狭路相逢,在擂台上一较高下,任其生死由命。

人潮默默地注视着。

青脸人拱手对台下施礼道:

“在下名叫,余任锋。今天顺手打扫下垃圾。”

“咚,咚。”

大鼓似有意催促着对诀的进程。

“垃圾对垃圾,我俩就来一场垃圾大战。”

来去飘的声音如雪山的寒风,吹入了余任锋的耳朵里。

余任锋一翻白眼,心中的决心又冰寒了几分。

越来越紧迫的气氛中,狂风呼呼地刮了起来。

狂风在天上呼哮着东走西窜,来回奔跑,似乎有点疯狂地也想看一场生死攸关的较量。

“刷”的,雪白的大刀罩着来去飘斜切而下。来去飘脚一抬,惊险之极地踩在飞动的刀身上一点,身体翔空一翻,手中的竹杆乱点鸳鸯谱地向余任锋的面庞戳去。

余任锋全然没有想到,来去飘不避开刀锋,竟然挺而走险,不退反进。大刀来不及回守,余任锋无奈地用另一只手徒手抓向竹杆,身体就势往后倾倒在地。竹杆未端被余任锋握着,险而又险地撑开,滑过头顶,“笃”地一声,撮着一屡头发钉入擂台的地面上。

余任锋借力竹杆,倒挂金钩,一个连环脚向来去飘迎面踹过去。

俯身袭击中的来去飘果断地推出一掌,与劲道的脚影对碰一下,借力抽身提杆,飞向一旁。

来去飘双手颤抖,握着破竹杆,脸色变得特别凝重了。

余任锋一个翻跃,站立起来,手往头顶处抚了一把,示于眼前,一抹血迹,赫然刺目。

“好险,刚才差一丢丢,脑袋被戳成浆糊。他奶奶的,看你还能蹦跶几下!”

余任锋在心中默念,目光变得锐利如剑,手中的大刀被高高地举了起来。无形的杀气,如猛虎的爪牙,等待着一举爆发。

来去飘把相依为命的破竹杆死死地攥着,生命最警觉的警惕提升到了极限,他感觉到了,他的生命以及和他相依为命的破竹杆有了破灭的危机。

而且在这危机中,除了天空中的寒风呼哮,没有了任何的依杖与退路。来去飘裂嘴一笑,在心中喃喃的道:

“来吧,风雨何惧!此生一朝,有破竹杆相依为命,陪件数载,此身无憾。”

……

没有人知道,来去飘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施展的“天女散花”,为什么那么厉害那么强撼!

人们只是看到,来去飘拼了最后的力气,做了最后的挣扎而已。

挣扎的下场,却无能为力避开大刀斩下,身首异地。

余任锋把沥血的大刀当作拐杖,拄在地上,调息恢复着身体。

如愿以偿,余任峰成全了他心中的好恶,付出代价又何妨。

他与来去飘最后的一战,不可不说,惊险到了极致。

当时余任峰挥刀猛砍,来去飘一边应对着,一边释放绝招攻击,两者争绝斗狠,尽是鱼死网破地绝决。

在各自负伤的的惨烈中,终于迎来最后生死攸关的时刻。

来去飘在最理想的距离处,毫无保留地释放出他的最强绝学“天女散花”。

天女散花一经施展,但见戳向余任锋的破竹杆,自身分裂成了三十六道锋利无比的竹针,准确无比地向着余任锋身上的要害,夺命而去。

但近距离施展避无可避、同归于尽的天女散花,它的代价,正是无情的大刀,削萝卜一样,划过了来去飘的脖子。

当来去飘的脑袋落在地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着同归于尽的满足。

但是,来去飘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余任锋在三十六道夺命竹针的绝境中,一手摸出了一颗小型雷弹,及时地引爆在咫尺眼前,用雷弹爆炸的破坏力,毁灭竹针,换取了夺命的危机。

“咚。”

“余任锋胜。”

冰凉的报捷声音响了起来。

擂台上及时地出现了两位人手,弄走了来去飘的尸首,默默地丢进了擂台后面早已准备好的黑蓬马车里。

余任锋恢复完,抖擞精神,举刀庆祝了一下,然后等待着打擂的挑战者到来。

左等右等,等到花儿都快谢的时候,终于,一位极其萧肃的人,握着一把极其萧肃的剑,施施然地走上了招亲擂台。

在萧肃的压抑中,余任锋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开始“砰砰”乱跳。

“几个意思?”

余任峰在心中喃喃道。

萧肃的人走到台上,抱拳对着观众,肃穆的道:

“各位道友,再下李慕机。今日路见不平,特此拔剑一问。”

说罢,转头凌励地瞪向余任锋。

余任锋面无表情地回瞪,道:

“那就看你的剑利,还是老子的刀快。”

李慕机微微一点头道:

“生死看淡,不爽就干。好个性。今日,让我李慕机让你偿偿,比你的刀,更快更狠的剑。”

“铛。”

龙吟一响,利剑出鞘。李慕机无比认真地凝视着手中宝剑的寸寸剑身,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此剑,名唤绝情剑。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铸剑的主人就赋予它庄严的使命,那使命是:无争天下誉,不夺世间利,但得剑出鞘,必斩邪恶人。”

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余任峰的青脸哗的一黑,身体退后一步,悚然动容道:

“李慕机,你拿的是绝情剑又不早说,为什么对着我拔出来?我跟你无怨无仇。”

李慕机看到余任锋素来阴森森的青脸,在绝情剑的面前瞬间起了变化,轻蔑地一笑道:

“你跟我李慕机是没有仇,但是,”李慕机语气加重,一字一顿的道,“你跟刚才惨死在你手中的来去飘有仇。绝情剑是来去飘最好的朋友,它要为好朋友报仇。”

“放屁,一把剑怎么会是来去飘的朋友?又怎么会知道去报仇?”

余任锋吼道。

“你的刀不是你的好朋友吗?它跟你出生入死,给你化危解难,它就是你的好朋友,来去飘的死,正是你手中的好朋友干的事。既然刀可以为朋友杀人,那么绝情剑完全可以为它的好朋友要仇人的命。”

李慕机大义凛然道。

余任锋身体一颤,后背一寒,他听明白了,刀可杀人,剑可要命,刀杀了人,剑来要命,要的是一报还一报。

想明白了,余任锋狰狞地一笑:

“拐弯抹角,哼,来吧,大名鼎鼎的绝情剑,看你奈我何!”

说罢,余任锋挥刀冲了过去。冲的过程中,余任锋怀中的雷弹、引雷珠,飞标、机关暗器、毒虫等,几十件杀伤力十足的利器,编织了一张大网,向李慕机决然地笼罩而去。

余任锋的前面,李慕机所在的位置,顿时烟云大作,雷鸣声声,乒乒乓乓铁器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在云雾中,一个丈宽的光球,慢慢地升起。眼力高的人,一眼看出,那光球根本就是剑影重叠而来。

光球冲出了云雾,马上与决绝的余任锋迎面撞在了一起。

余任锋惊骇中用尽蛮荒之力,一刀挥下,希望斩破光球。

但是,当全力的一刀挥出去,无法收回的时候,余任锋绝望地知道了大错特错。

因为一刀飞落的时候,剑影光球立刻消失,一条人影如水中的鱼一样,灵巧地一跃,立在了余任锋握刀的右手旁,且带着欣赏的表情看着大刀勇往直前的斩落。

“铛。”

一声响,大刀脱离了握刀的手,落在了地上。

握刀的人,随后“砰”的一声,陪件着大刀也倒在了地上。

绝情剑,在余任锋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口,不辱使命,为来去飘报了仇。

人潮又见鲜血洒地,静静中沉默无声,李慕机收了绝情剑,也陷入了沉默。

擂台上搞收拾的人手,默默地把余任锋的尸体与他相依为命的大刀,扔进了擂台后面的那辆黑蓬马车里,也变得沉默。

沉默完全有沉默的好处。沉默中,不需要听对与错的声音,也不会听到爱与恨的辩驳。

“咚。”

“李慕机胜。”

报捷的声音平平静静,不悲不喜。

李慕机听到捷报一响,豁地脱离了沉默,移步到擂台边缘的开场白老头子的面前礼道:

“长辈,在下李慕机已完成绝情剑的使命,不敢有非分之求,且允退下擂台。”

老者看着李慕机,慈爱地一笑:

“年青人,少安毋燥,即来之且安之。修炼,可以修功修法修真修性,但修见识,何常不是修炼中的一环。如此切磋机缘,少侠且但凭本事,多留待留待。”

李慕机会心一笑,对老者一抱拳,昂然地回到了擂台的中心,心中则默念:

“借此地读他人万卷书,触他人万里路么?”

李慕机释然地点头,静待挑战的打擂人到来。

>>>点此阅读《突破乾坤》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