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女 » 正文

改命:曾经那个少年最新章节,悦悦 二大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改命:曾经那个少年

小说:美女

作者:凤阳府闲人

角色:悦悦 二大爷

简介:曾经那个懵懂的少年,不谙世事,不懂男女间的那点事儿。
一次犯错,导致家庭发生巨大悲剧,背井离乡,漂泊在花花世界的大都市。现实处境让他不甘,从而发奋,借助于“姐姐”,一路飞升,实现人生抱负,获得成功的同时,也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书评专区

爱吃法式煎猪肝的苏爽:偶然看到这本书,写的真心不错。超喜欢。

改命:曾经那个少年

《改命:曾经那个少年》第8章 爸走了,我没有流泪免费阅读

就在我睁着眼睛胡思乱想之际,听见楼下传来娘声嘶力竭的哭叫声:

“三儿,你爸他……喝农药了!”

我木然地躺在床上,没有惊慌,没有难过,任由娘哭天抢地地大喊大叫。

最初听娘说爸喝农药,我心里还泛起了一丝儿幸灾乐祸。

我的脑海里依然全是岳红的身影,全是她的音容笑貌或者丑陋容颜。

要说我不恨爸,那是假话。我恨他毁了嫂子的一切,我恨他害得哥坐牢,我恨他坏了我的名声,这一辈子再也与光彩无缘。

我的脑子胡思乱想,我的思绪飘飘荡荡。

我听到了悦悦跑下楼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侄女和娘撕心裂肺的哭号,呼救。

突然,我的心像是被一柄利刃猛地刺了一下,通过神经传导全身。

我一跃从床上跳起来,赤脚奔下楼,来到爸和娘的卧室。

爸的卧室里,弥漫着浓重的农药味。

娘坐在地上,搂着爸的头,爸的身体卷曲着,躺在娘脚前面的地坪上。

爸的脸有些扭曲,表情十分痛苦,嘴巴里,徐徐向外面蔓延着褐黄色泡沫。他树根似的一双大手,死死地揪着自己的胸口。那可能是农药烧心给他带来的痛苦。

我不顾一切地扑到爸身边,弯腰抱起他就往门外跑。

出了院门,直奔村头的公路。

娘在身后喊:“三儿,你骑上家里的三轮电瓶车——”

我意识到娘话的重要性,又抱着爸奔回家里。悦悦抱着一床被子往三轮车里塞。

我把爸放在被子上,娘踉跄着跑过来,吃力地爬上三轮车,把爸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她一松手,爸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扭开电动车开关,三轮车像箭一样射进黑夜。

这时候,皎洁的月亮被一大团乌云遮住了,世界黑的像一团墨。

我不由自主地回头向我家院子看了一眼,悦悦孤零零地靠在院门旁,睁着她那双黑豆似的眼睛,怯怯地看着我们走远。她的眼里,有晶莹的泪滴,她的眼神空洞而恐惧,她瘦小的身躯瑟瑟颤抖。她是那么孤单,那么无依无靠,那么可怜……

我们没有救回爸,到镇卫生院时,医生扒开爸的眼睛只看了一眼,就对娘说:“已经不行了,拉回去吧。”

爸喝的农药名字叫百草枯。

就这样,医生的一句话,爸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娘听医生说完,一下子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我把娘抱起来,放到卫生院的一只木条长椅上。医生过来掐住娘的人中,没一会儿,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娘醒过来的瞬间,哭声响彻夜空,嘹亮而悠长,在卫生院回荡。

医生不耐烦地催促:“赶紧拉回家,准备后事吧,这深更半夜的,影响别人休息。在医院的人,都很痛苦,能睡上一觉不容易。”

我没有一滴眼泪,心里十分平静。

我冷静得有些冷漠,把娘搀扶到三轮车上,娘又把爸抱在自己怀里,一路上嘤嘤地哀嚎着,被我拉回家。

我们到家后,我家的院门前围了许多人,大家七嘴八舌,都在议论着我家的事。

我没有看见悦悦。

本家的长辈看到我们回来了,就迎上前来,两三个人托着,把爸放到堂屋的床上。

在大家抬托爸时,有人把我家一张多年不用的凉床搬到了堂屋,并且铺上了被褥。爸就被放在了那张凉床上。

全村的人都被惊动了,纷纷涌到了我家院里,把我家的堂屋、院子挤得满满的,水泄不通。

我已经不再关心爸,这时我关心的是侄女悦悦。

我到处找,楼上楼下都没有找到。

我不想说话,也不愿意向别人打听。最后隔壁的二大娘看着我东一头西一头,就问:“三子,你是找悦悦吗?”

我点了点头。

“悦悦在我家床上睡着了。”二大娘说。

我向她投去感激地一瞥,一路小跑着来到二大娘家。从她的床上抱起悦悦,转身回家,上到二楼,把她放在她自己的床上。

我在下楼前,看着悦悦熟睡的样子,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已经看不到悲伤,但脸上是两道风干了的泪痕。

悦悦睡姿甜美,呼吸均匀悠长,偶尔,紧紧闭合的两抹长长的睫毛颤动一下,显得那么楚楚可怜。

无疑,她也是一个小美人坯子,不知道长大了,会不会像她妈妈那样漂亮。

按照我们当地农村习俗,家里老人了,是要放在家里停丧三日的,供人吊唁。

自从回到家里,娘不吃不喝也不动,一直守在爸的冰棺旁,连续两天,也没有合过眼。

我很害怕,我怕娘再出什么意外,就对家族里主持爸后事的二大爷说:“不要等三日了,给爸发丧吧。”

这时候,我成了家里唯一的男人,我说话,就成了我们家里算话的人。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娘的巴掌扇了过来,响亮地打在我的脸上。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这是我的记忆里,娘平生第一次打我,也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打我。

随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娘还冰冷地骂了我一声:“畜生,这个家,被你毁了。”

我捂着脸,二大爷看着我。我明白他的眼神,他是在用眼睛询问我要不要发丧。

“发丧。”我坚定地对他说。

爸入殓后,被盖上棺材盖儿,然后棺材的四角用大铁钉钉住。

在这一刻,娘流着泪,却没有哭声,一头一头地往大红棺材上撞,拉都拉不住。

最后,娘昏了过去。

我亲自把娘抱到她的床上,然后对二大爷说:“二大爷,起棺吧。”

二大爷看了我足足有两分钟,大声宣布:“起——棺——”

我跪在爸的棺材前,郑重地给他磕了三个头。爬起来,捧起老盆,重重地摔在垫棺材的石头上。

然后接过不知道是谁递给我的白幡条,向爸的墓地走去……

>>>点此阅读《改命:曾经那个少年》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