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反了:五岁萌宝种田去养家嗯大伯娘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穿反了:五岁萌宝种田去养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火星来的猫

角色:嗯大伯娘

简介:三十多岁大龄女青年魂穿到了一个偏僻山村五岁小男孩儿的身体里,无厘头的穿越方式令人无语。可是残酷的现实不允许她自怨自艾——爹失踪,软弱的娘带着四个年幼的孩子孤苦无依。她只有咬牙担起生活的重担。

书评专区

穿反了:五岁萌宝种田去养家

《穿反了:五岁萌宝种田去养家》第8章 捉弄免费阅读

下午,娘果然开始收拾南屋,其实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是把放在炕上的粮食袋子挪个地方。林立也跟着收拾她的宝贝。

把东西一一摆放规整,娘感叹“你要的这个架子好,可以放很多东西又整齐。”

其实就是前世超市里摆货的货架而已,一共四层,一个架子长一米二,宽四十,高一米五。两个货架确实能摆很多东西,这也是暂时的,将来可不够用。

晚上,躺在炕上,哥哥问:“小弟,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不怕,我一个人半夜也敢出去。”

“小弟,你胆真大。”

“哥,你也要把胆练大点,咱姐咱妹咱娘都需要咱俩保护。”

“嗯,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林立暗乐,小屁孩,还是我来保护你吧。

第二天,林立趁娘不在家里,偷偷地翻了一件爹以前穿的黑色大褂,拿回南屋被哥哥看到,问她拿爹的衣服干什么,林立就和他讲了昨天娘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哥哥非常气愤,眼泪又要下来了,林立赶紧问“哥,想不想替娘报仇?”

哥哥恨恨地说:“想。”

“好,我是这样琢磨的。”林立趴在哥哥耳边,将心里的报复计划讲给他听。哥哥听了,先是吃惊,然后兴奋,握紧小拳头“我也参加。”

“好。”

前世,林立有个朋友,在殡仪馆旁边开了一个纸扎铺子,生意很好,林立曾经还帮他做过那些纸扎,所以现在准备起来很容易的。

这时候的人都信鬼神,每天不是求神就是拜佛的。

没错,林立准备装鬼吓唬可恶的大伯娘。

在老房子住的时候,大伯娘有个习惯,总是在夜深人静时起夜,一去好半天。

林立之所以要搬到南屋和哥哥住,就是为了做一些事不让娘发现。

找来了高梁杆,白纸哥哥有,现在缺红纸,林立想起娘买的碎布,和哥哥一顿翻找,果然找到两块红布,用红布效果更好。

经过两天的准备,一切就绪了,今晚行动。

等娘和大姐都睡了,林立和哥哥翻窗出了南屋,为了给哥哥壮胆,林立拎着镰刀。

今天晚上是上弦月,一勾弯月静静地看着乡村土路上,鬼鬼祟祟行走的两个小身影。

林立听到了上牙打下牙的声音,紧紧握着哥哥的手,安慰他。哥哥一边发抖一边说道:“我不怕,真的,小弟,你也别怕,哥在你身边。”

感谢小山村的贫穷,人才勉强够吃,所以没有人家养狗。

哥俩一路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大伯家附近,转到东南角,林立身手敏捷地跳进了大伯家园子里,心中暗自庆幸,多亏了前世的老爸怕女儿受欺负,把林立送到武术训练中心学了几年跆拳道,已经是黑腰带二段了,后来高考太紧张再没有训练了。

哥哥在外面把东西递进来,林立让哥哥藏到旁边的草垛里,就开始装扮,脚上绑上草鞋底子,然后把爹的大褂子披在人偶的架子上,林立钻进去撑着木杆,向前行去。

老房子的茅房在园子的东北角,旁边挨着猪圈,林立就站在猪圈一角一动不动。

不知等了多久,上房门吱嘎开了,林立精神一振,来了。只见大伯娘两只小脚紧捯饬,刚走到茅房门囗,林立忽的一下把上半身探出去,还没有等林立迈步,就见大伯娘头一仰,直挺挺倒了下去。唉——还有后手呢,准备好的台词还没有说呢!

林立一步一步慢慢挪过去,从大褂子下面探出头,低头仔细看,大伯娘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身下飘来一丝臭气。

大功告成。

林立也没有原路返回,从猪圈角的杖子上跳下去,举着人偶,一溜烟地跑到东南角的草垛边,怕吓到哥哥赶紧放下人偶。林立看了一眼,妈呀,怪不得大伯娘声都没有发出,就吓昏了。月光下,人偶披着长长的绿头发,脸惨白惨白的,瞪着牛铃大眼,张着血盆大囗,露出四颗獠牙,伸着条血红的长舌头,长舌头随着动作一抖一抖的。咦——林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白天的时侯还觉得挺假的,没想到在夜幕笼罩下,月光的映衬下,这么吓人。

林立赶紧用大褂子包上,轻轻叫:“哥,走了。”

哥哥从草垛里钻出来,也不问,拎着镰刀拉着林立就跑。

出了村子,哥哥才停下了,小声问“怎么样?”林立比了个胜利的姿势,回道“老妖婆吓昏了。”哥哥一愣,随即说道“嗯,大伯娘就是个老妖婆。”

哥俩回到家,也没有立刻进门,要毁尸灭迹。

两人走到南边草丛,林立把人偶的头发拽下来,扔进草丛,脸撕下来塞进怀中,衣服一扒,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稻草头和高梁杆架子,中间一根圆木棍。

林立又把稻草头拆下来,高梁杆踹巴踹巴,拎着木棍,带着哥哥回家,哥哥不停地问:“这些怎么办?”

林立想了想“有办法。”

这次,没有跳窗,林立带着哥哥轻轻打开门,把稻草和高梁杆塞进南锅灶,点起火来,火烧起来了,又把怀里的纸也放进去。

哥哥舀水的声音惊醒了娘,娘披着衣服出来问:“你们哥俩大半夜的在干什么?”

哥哥很机灵,回道:“娘,小弟说他饿的睡不着。”

娘摇摇头,接手来给热晚上喝剩的米粥。

折腾一晚上,哥俩是真的饿了,呼噜呼噜把粥全喝光了。

这一晚上紧张又刺激,又累,躺在炕上,谁也没有顾上说话,呼呼进入梦乡。

第二天,哥俩心痒痒的,可是谁也没敢进村去看热闹,和娘一起把菜园子种完。

下午,娘把碎布拿出来挑捡,孩子们都坐在北屋炕上帮忙,把大布头挑出来做铺衬,花色好看的布头放一堆,娘说拼起来做被面,细棉布的绸锻的也单挑出来,只剩下些粗麻布,也按照薄厚分出来。

三姨奶来了,给娘送鞋楦子,带来了重磅消息——大伯娘中风了。

三姨奶说昨个半夜,大伯娘出去解手,大伯睡了一觉醒了,看到快天亮了,大伯娘也没有回屋,就起来出去找,发现大伯娘躺在地上,大小解失禁,搬回屋也没醒。急忙去找了郎中,郎中用银针给扎醒了,可是却半边身子不能动了。郎中说是总是半夜起夜受了风。

三姨奶还在和娘絮叨着,正赶春耕农忙时节,也不知道老大媳妇和老大能回来不。

三姨奶说的老大和老大媳妇是指大伯家的大堂哥和大堂嫂,大堂哥他们在县上住。大堂哥当年在县上酒楼做伙计,长得精神又憨厚老实,就被酒楼旁边开杂货铺子家的精明女儿看上了。成亲后,就住在县城里,老丈人家儿子还在读书,大堂哥现在帮老丈人家进货,卖货。

林立撇嘴笑,哥哥则小脸惨白地看着林立,林立其实也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不过心中还是很痛快,有种大仇得报的释然。

林立想这是原主的意念吧。

林立常常想如果当初及时找郎中,也许原主就不会死,自己也不会魂穿而来。

就因为大伯娘说什么乡下孩子,哪有不磕到碰到的,抹点锅灰就行了。又骂娘败家,又赖原主是偷的家里的鸭蛋,说什么家贼难防,上梁不正下梁歪……反正执意不让找郎中。

林立默默地在心里念:可怜的孩子,你放心的去投胎吧,你的家人我来保护。

没几天,林立发现哥哥变了,胆子变大了,也敢大声说笑了,脸上也没有阴郁的愁容了。

>>>点此阅读《穿反了:五岁萌宝种田去养家》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