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脑洞 » 正文

《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菠萝包好吃

角色:

简介:被老板坑害,丢了工作,走投无路的吴大天想寻死。意外进入一片森林,怪声不断,一位身处襁褓中婴孩救了他。从此,吴大天晋升奶爸。这小孩可不简单,不吃奶,吃恶灵。为了给女儿最好的物质条件,在凶险多怪的地方也要去。谁知,养着养着,怀里的小女宝成了阎王爷。有人要害我女儿?我打!有人暗恋我女儿?我打!胆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让你们永无葬身之地!

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

《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8、小心花妖和树精免费阅读

镜子前,吴大天浑身大小伤口,浅红的痕迹是新伤,暗红的痕迹是旧伤。

旧伤发痒,新伤疼痛,他现在痛痒难耐。

“这伤口什么时候能好啊。”

嘟嘟嚷嚷时,手机响了。

路文华来电。

“什么事?”

“哥,开门。”

吴大天以为听错了,是路文华的声音,不过开门是什么意思?

“开门啊,我在门口。”

他一瘸一拐地来到门口。

开门后,路文华笑着问好,没等同意,路文华擦身穿过吴大天,“喔,哥你家挺大。”

普通的三室两厅,这是他爷爷奶奶的住房,离世后留给他用了。

茶几一角堆满了矿泉水瓶,走过地板,会有“噗嚓噗嚓”的声音,路文华的白袜子瞬间变黑。

“就是太乱太脏了。”

“你来这里干嘛?哦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

路文华嘿嘿笑,“我是程序员,查这点信息还是简单,顺便给你买了药。”

路文华拆开塑料袋,里头有酒精、碘伏、三七片、阿莫西林胶囊、白纱布、创可贴……

“你怎么买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你都有什么伤,索性全部买来,剩下的可以留到以后用。”

你这小子还想着我以后受伤?

路文华铺开药品,叫他在旁边坐下。“我给你涂药。”

这么献殷勤,肯定有事相求。

吴大天不自在。

他笑说:“俩大老爷们害羞什么?”

无奈,只得脱去背心,转过身,让路文华涂药。

“你怎么想到给我买药了?”

路文华边涂边回答:“想想实在过意不去,那地方确实危险,我也没做什么,给你擦药还是也算是还个人情吧。”

吴大天静默半晌,缓缓开口,“乱说什么东西。”

“这些药记得按时涂,方法我已经写在纸条上了,照着做,伤很快就会好。”路文华涂完药,正对吴大天。

他穿上衣服,见路文华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

正好到了饭点,站起来想问他吃什么,路文华抢先说:“哥,可以请你帮我个事吗?”

果然有事相求,他一向不懂推脱麻烦,亲近的人,能帮则帮。

他们认识一段时间了,不忙的时候会聊聊天,出身、学校、工作、社会、未来,想到什么聊什么,吴大天独自生活惯了,还不太熟悉日渐亲密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吴雅雅,他们也不会遇到一起,作为好兄弟,吴大天有时候也会想,自己能给他人带来什么。

“你说吧。”

“你能跟我来一趟青仙山么?”

路文华抱着吴雅雅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发动几次才动起来。

他问吴大天这车什么时候买的,吴大天回答,爷爷留给他的,有些年份了。

“不会开到一半开不动了吧……”

“你放心,不行咱俩推回市区。”

好像这是很光荣的事情?

他们来到青仙山。

传说,这是仙人的住所,因此命名为青仙山。

这座山诞生过许多小故事。

比如书生遇上狐狸精,两人相爱,结婚生娃,幸福美满地过了一辈子。

比如蛇怪爱上采药郎,度过九九八十一难最终结为夫妻。

比如神仙违抗天命也要和相爱的女子在一起,读完故事,夜不能寐。

以前偶有登山爱好者涉足此地,自从发生了失踪案件,相关活动都被叫停了。

青仙山有机会成为旅游景点,因为这件事,拖延很长时间。

路文华从包里拿出折叠几段的报纸,摊开来,纸张皱巴,一副版面的新闻标题写着:两老人结伴出游,失踪多日无线索?

记者简单提了他们的事。

两位老人打算趁着长假到处游玩,到了这片山林时,意外失踪,导游和当地警察探寻多日,都没结果,事情搁了好久,再无下文。

吴大天看完报道,不免感慨万分。

人老了,想趁着有力气多去不同的地方看看,却遇上这样的事。

“不会被人拐跑了吧?”

“犯人能拿老人怎样呢?要钱也不见打电话啊。”

吴大天再仔细看报,上头日期是一年前。

“他们是你的爷爷奶奶?”

路文华摇头,“小时候楼下的邻居,对我很好。”

小时候父母忙于工作,他放学早,有时候忘带钥匙,会去邻居家玩。

邻居是一对老夫妻,年轻时候是工人,退休了在家听音乐、做甜点,打发时间。

他们没有孩子,因可爱嘴甜,见到就打招呼,久而久之,爷爷奶奶把他当成孙子对待。

放学钻进爷爷奶奶家,奶奶会准备下午茶,奶油布丁,奶茶,烤饼,想吃什么,和她说一声,第二天保证能吃到。

爷爷文化程度高,不会写的作业,可以问爷爷,他很耐心,总能把难题通俗地讲解。

上了初中,路文华很少与邻居碰面,再热络的感情也有回退到生疏的一天。

当爷爷奶奶失踪后,念及他们的好,路文华觉得不找真相,心里会过意不去。

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到了,他希望能够把答案封存。

“这么久了,……”他还想说下去,看到路文华紧盯森林内弥漫的雾气,把话咽了回去。

这么久了,还能找到人吗?不如打消希望?

他们上山,雾气遮挡视线,衣服很快沾染细密的水珠,衣服慢慢变湿,身上好像加了一件重物,费力背着。

光线愈加昏暗,不看时间分不清是白日还是黑夜。

路上枝干弯绕,有些埋于泥土里,露出半根,稍不注意就会绊倒。

他们几乎是在黑暗中行走,吴大天摔了几次,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什么鬼地方啊!”

手机地图的导航功能已经失灵,分不清在哪。

吴大天提议休息,两人坐在一起,吴大天问他,“你感觉这两位老人是被鬼怪所害?”

路文华点头。

“有证据么?”

路文华摇头。

说到底,这仅是推理得出的唯一合理解释了,要不然,两个大活人,怎么凭空消失?

路文华之前调查过这座山。

有小道消息称,这座山有棵树,树长了张人的脸。

当地流传一则故事,当地住民每年要给它献祭活人,不然就降下灾难,让他们无粮可食,无处可住。

他们照做,每年都供奉一对童男童女,果真风调雨顺,幸福和谐。

靠牺牲住民换来的和平日子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有一户人家被选到时,父母无法接受,连夜送女儿出逃,当日没了祭品。

树神发怒,果真降下天罚,暴雨连下七日,混融泥土冲垮人们的房屋和田地,人死了,怪树没死,它存在于这片土地上,等待下一个猎物。

路文华初看这些资料时,觉得不过是当地的神话故事,毕竟它收录在民间故事大集中一个小版块里。

古人的种种行为在现代人看来有些幼稚,不过可以理解,科学技术不发达的时代,想象力是解释一切的根本。

可是结合了爷爷奶奶失踪事件,他忽然觉得,或许故事不是假的,他们可能被一颗怪树杀死了。

他们说着,吴大天忽然被架起来,吴雅雅差点摔伤,幸亏路文华及时接住。

吴大天身上生出多条枝丫,捆住手脚,呈十字形张开,固定在树干上。

“哎哎哎!“吴大天叫着。

吴雅雅啊啊应和他的叫声。

这棵树和往常的树木不一样,枝干粗大,估摸六个人才可以完全将其围抱。

树皮的纹路慢慢幻化出两张人脸,最终成型时,路文华看清楚了,是爷爷和奶奶。

他们双目紧闭,树皮的纹路裂出一条缝,逐渐扩大,好像一张嘴巴,要把吴大天吞入。

路文华想把他拉出来,但枝干太硬,扒拉不下来。

怪树从泥地伸出枝干,禁锢路文华,好像他也要成为树的一部分。

吴雅雅笑着,向吴大天爬去。

吴大天吼:“不要过来。”

她听不懂什么意思,咿咿呀呀靠近了树。

怪树凸起枝干,要刺穿吴雅雅的身体,她一把抓过,猛地咬上,怪树就像触电般,松开了吴大天和路文华。

吴大天抱起吴雅雅退至安全范围,路文华说:“没错,就是这棵树。”

他把女儿交给路文华,撸起袖子,准备开干。

“早知道应该拿打火机,现在只有一把刀啊我靠。”吴大天想,别人玩游戏升级还能换装备,打了一段时间的恶鬼,手里却只有菜刀。

但是这把武器用得顺手极了。

吴大天三两下劈开伸展而来的树枝,直捣那两张人脸。

人脸被划开数道痕迹,树干的攻击停不下来。

“这要怎么办啊,我靠。”

吴雅雅很兴奋,想靠近树,路文华哄着她,叫她不要闹。

她哼哼半天,大哭起来。

吴大天听见女儿哭了,转过头稍微看会,树干直冲而来,打红了他的脸。

“趁人之危啊!”

吴雅雅拍打路文华,好像在说“不要烦我”,路文华的眼睛被拍掉了,他有些生气,“你怎么这么高兴?”

他重新戴好眼镜,灵光闪现间,想到吴大天和自己能被解救,是因为吴雅雅咬了口树干。

这小家伙本就不简单,或许她可以成为对付这棵树的关键。

路文华跑上前,吴大天大喊:“你要把我女儿送到哪去?”

来吧,吴雅雅,咬住它们!

路文华举着吴雅雅,她软胖的小手竟能抓牢树枝,放在嘴中咀嚼半晌,树叶开始哗哗掉落。

一些枝干脱水似的,掉下来,发出嘎喳嘎喳的碎裂声。

树皮的两张人面开始扭曲,嘴巴长大,想喊又喊不出来。

吴雅雅松开枝干,它们没有被收回去,反而落在地上,脚尖碾一碾就碎了。

随后,怪树的树纹裂开大缝,里面是一只眼睛。

眼珠子滚动着,表明了不安。

吴大天凑近,眼珠子转动的速度更快了。

“对不住啊,为民除害,何况你刚才把我打得那么惨。”

刀刃进入眼珠子后,它逐渐变灰,最后变硬,刀留在了上面。

没多久,这棵树就滑下树木形状的金属物。

“结束了吧?”吴大天不知道问他们还是问自己。

雾气缓缓散去,月光透射到他们身上,好像披了件衣服,暖和许多。

月光下,一对人影若隐若现,吴大天还想乘胜追击,路文华拦住他。

“是爷爷奶奶……”

人影依偎着,轮廓发出微光,同时伸手,路文华眼噙泪水,抱住他们。

那时的路文华还是中学生,他站上天台,想就此跳下一了百了。

爷爷奶奶得知他很久没有回家,也没有来家里玩时,慌忙去找,后来在天台发现了静默不语的他。

他们说了很多话,爷爷奶奶说:“不管怎样,撑下去,就是胜利。”

有着微光的轮廓淡去了,路文华擦掉眼泪,“走吧,我们。”

吴大天还没从刚才的幻象中缓过神来,吴雅雅也有了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头发长了,也长高了些。

看到他张嘴呆呆看着自己的模样,吴雅雅笑出声,“爸爸,怎么了嘛?”

路文华抢先一步反应过来,脱下衣服套到她身上。

吴大天脸红,“没,没什么。”

吴雅雅说:“那好,我们回家吧。”

>>>点此阅读《我,捡了个僵尸女儿,养成阎王爷》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