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正文

《道门太上:万鬼伏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道门太上:万鬼伏藏

小说:悬疑

作者:迎风尿一鞋

角色:

简介:以血祭天,杀遍万恶。
道门术法,当为最强。

主角李长生,修得道门无上术法,发下宏愿,不斩尽天下妖邪,誓不飞升。
甘愿封存自身修为于天地之间,滞留人间界数千年!

道门太上:万鬼伏藏

《道门太上:万鬼伏藏》第08章 天明免费阅读

天色,渐渐光明。

屋门打开,里头的福伯刚走出来,便瞧见屋门前的茶坊里,坐着一个人。

正是李长生。

福伯一笑,说道:“小伙子,醒那么早?”

“早睡早起身体好,福伯……有茶吗?上壶茶,我喝喝。”李长生笑了。

福伯微微一怔。

早睡早起?

昨夜这家伙来村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夜半三更了。

虽是如此,但他很快便缓过神来,一点头,说道:“有,你等着。”

说罢,又进了屋子。

不多时,便端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走了出来。

此时,天色刚亮,许多农户拿着农具,正准备出村子干活,路过福伯的茶馆,也坐下来,讨杯茶水,喝完再走。

村口的茶坊,一下子便有了烟火气。

“诶,也不知道明哥那小孩,怎么样了。”

喝茶时,隔壁桌的一名男子,跟同桌的几人,闲来无事,开始唠嗑。

“还能怎样?只能是等死了……依我看,这孩子得了瘟疫,命不久矣,估摸着,很快便跟他母亲一样。”

说起这事情,同桌这几个农户,都不禁摇了摇头。

……

“真可怜,小小年纪,遇上这事,只怪没投个好胎……”

……

“要我说,阿明才是真的可怜,这老婆刚死,现如今,自家的娃也得了病,要我说……怕是阿明身上也沾了那怪病……”

同桌喝茶的人,叹了口气,一脸惋惜。

……

“现如今,阿明一家,都无人敢去,这乡里邻居,打他家过路,也害怕得要命……我听说,这是瘟疫,能传染的……”

其中一名农户,煞有其事地说着。

……

“惹上了不该惹的东西,自然麻烦上身,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

“村长没将阿明一家赶出村子,已经算是给足面子了……”

那农户喝了口茶,缓缓地开口说着。

这几人闲聊了一阵,茶水喝完,便付了钱,干活去了。

不多时,整个茶坊,又空荡下来,只剩下福伯和李长生。

李长生微微一笑,问道:“福伯,茶水多少钱?”

福伯在一旁,收拾着桌子,慈祥一笑,说道:“没多少钱,你想给,给个两元、三元便成,也不是什么好茶叶,都是山里随手采的……”

李长生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桌上。

福伯见状,微微一怔,苦笑一声,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找不开,这茶……我请你喝,你们在这里住店,也花了不少钱……”

想到昨夜自己狮子大开口,要了李长生八百元的住店费,福伯心里头,倒也有一丝丝过意不去。

“不用找钱,我跟你打听个事,你告诉我就行。”李长生笑着说道。

“什么事?”

福伯见他这副模样,也有些好奇。

李长生说道:“刚才我听那几个农户,口中提到一个人,叫‘阿明’,好像是家里头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清楚?”

福伯闻言,神色一动。

估摸着,也没想到李长生会问这事。

他本以为,李长生是想打听这山中有哪些地方草药居多。

毕竟,这进山的人,多半都是采药客。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这是我们村里头的事情……你……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福伯摇了摇头,继续干活,似乎不想过多说起这事。

李长生说道:“福伯,你莫要误会,我从那几个农户口中听到,说是这阿明的娃娃,染上了瘟疫,正好……我倒是懂得一些救治之法,所以 ……想问个明白,若是能帮上一把,倒也是好事。”

福伯闻言,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头,看了李长生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唉……你救不了的。”

“救不了?”李长生笑了,说道:“这天下疾病,自有医治的办法,无非就是医者水平高低的问题,这都还没开始救,又怎知救不了?”

福伯眼神黯淡,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你想知道,那我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之前倒也找过一些大夫,寻了些草药,不过……基本没用……阿明家娃娃的这病,不是寻常的疾病。”

“不是寻常的疾病?”

福伯点了点头,说道:“是阿明一家,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才招来灾祸,所以我说,这病,你治不了。”

李长生乐了,说道:“你可以跟我详细说说吗?我对这个,十分感兴趣。”

“你一个外乡人,何必管这闲事,万一给自己招惹了麻烦,多不值当?”福伯有些不解。

“那你呢?你背着村里人,偷摸着帮阿明,就不怕村中之人知道吗?”

李长生笑着反问道。

福伯闻言,顿时一愣,脸色骤然一变,惊道:“你……你……你怎么知道?”

李长生淡淡地说道:“你若真有心帮他一家,倒不如跟我说一说?这些年,我走南闯北,倒也学得一些江湖术法,说不定,还真能帮上忙。”

“这……”福伯闻言,脸上露出了惊疑的神色,说道:“我们村子里头,也有个端公,不过……就连他,也束手无策。”

李长生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给自己又倒了杯茶,饶有兴致地喝了起来。

那福伯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摸过了片刻,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往李长生身旁坐下,说道:“小兄弟,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必定不是寻常之人,我将这事情跟你说,你若真有法子,还得请你出手,帮一帮阿明一家……”

说着,福伯的情绪,似是有些激动起来。

李长生这才点了点头,说道:“你讲。”

福伯思索了一下,像是捋了一下思绪,这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跟李长生说清。

原来,这阿明,原本叫“洪明”,是村里人。

他的妻子洪氏,却不是本村之人。

早年间,这洪明在城里打工,认识了他的妻子,后来,两人生了个娃,叫洪豆豆,一家三口,便搬回了村子居住。

这村后头,有一座庙,叫“将军庙”。

据说,供奉着的,是一位几百年前的征西大将军。

这大将军风光之时,手下曾统御二十万兵马,后来,因为犯下大错,被皇帝夺去兵权,发配到了此地。

原本以为,流放至此,至少还能保全性命不死,可万万没想到,被仇敌暗通了差人,将其杀害,砍下了头颅,曝尸荒野。

此地自古以来,交通不便,当地乡民何曾见过如此大的官?

所以,当得知此事之后,此地乡民便为这名将军,立了一座庙,供奉于他,取名“将军庙”。

据传,早年间,这将军庙香火鼎盛,十分灵验,当地山中乡民到此,有求必应。

可后来,随着岁月变迁,改朝换代、战争动乱,渐渐的,这将军庙便荒废下来,再也无人祭拜供奉。

年深日久,就成了一座破庙,庙宇周围杂草丛生,里头破败不堪,蛛网交织。

时间一长,这破庙,就成了野兽栖身之地,早年间,也曾有不少进山的采药客,夜里居住在破庙之中。

然而,这上山采药,若是采到的是寻常草药,倒还好说,但有时挖得千年人参、灵芝之类的天材地宝,这采药客之间,便常常会因为贪欲之心,而起杀戮,残害同伴之事,时有发生。

据老一辈的乡民说,这破庙之中,有不少白骨,甚是瘆人。

渐渐的,也有入山打猎的乡民,在夜晚之时,听见那破庙之中传来诡异的哭声。

这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东坪村的人,自然而然,便将这将军庙当成禁忌之地,平日里头过路,都要绕着走,生怕沾染上什么麻烦。

洪豆豆今年九岁,几个月前,在村中玩耍,这玩心一起,便什么也忘了,不知不觉,追着一只小黑猫,便出了村子。

那小黑猫一路跑,一溜烟,进了将军庙。

洪豆豆一见,便也跟着钻了进去。

回来当夜,便发了高烧,整个人浑浑噩噩,一直讲梦话。

洪明一见,请了大夫来看,吃了药,也不见好。

好不容易等洪豆豆清醒一些,便追问他去了哪里,这才知道他溜进了将军庙。

洪明暗道不好,连忙去请那村里的端公来看。

端公到了家里,一番查看之后,说了一个法子,让洪明杀鸡杀鸭各三只,送到那将军庙里祭拜供奉,求那将军网开一面。

洪明听罢,当夜就宰了三只鸡三只鸭,准备第二天拿去将军庙里供奉。

这鬼神之事,有人信,自然也就有不信的。

洪氏是城里人,对于此事,一直半信半疑,瞧着自己丈夫杀了三只鸡三只鸭,心中有些心疼,夜半之时,便与那洪明商量,说是只供奉一只鸡一只鸭便可。

毕竟,这家中贫寒,一下子供奉出去这么多的吃食,自然是有些舍不得。

洪明耳根子软,听妻子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心疼,便同意了。

第二日,这夫妻两人,便拿着一只鸡一只鸭,到将军庙里头供奉。

可没曾想,这供品刚一摆上,烧了香,两夫妻一跪下,立时这庙外狂风大作,妖风四起。

漫天尘烟滚滚,从那庙门直灌而进。

夫妻俩人被吓得惊慌失措,连忙逃出了将军庙。

回到家里,当夜,这洪氏在睡梦之时,突然惊醒,整个人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脸涨得通红,难以喘气,一番挣扎之后,暴毙而亡,死状诡异。

死前瞪大了眼珠子,这瞳孔里头仿佛都渗出了血。

洪明知道出了大事,后悔不已,痛哭流涕,连忙再去请那端公。

端公听闻此事,吓得不敢出门,索性也不接洪明这活计了,生怕惹上麻烦。

回到家里,洪明发现,这自家娃娃,身上开始冒出一粒一粒如同水痘一样的东西,十分诡异,还发散出一股股难闻的恶臭。

第二日,这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村子。

村民们都知道,这洪家得罪了将军庙里将军,洪豆豆染上的可能是瘟疫,有传染的危险,这一下子,整个村子的人,对洪明和他娃娃,都畏之如虎。

洪明知晓之后,也不敢出门,生怕祸害到其他人,只得每日守在家中。

没几个月的时间,坐吃山空,家里也没了余粮。

福伯见他一家凄惨,于心不忍,便偷偷接济于他,但也不敢让村中之人知晓。

说完这事情,福伯神色忧愁,叹了口气,说道:“唉……惹怒了这神明,洪明一家,只怕是没有好下场,只可惜……娃娃还小,不懂事……我……我看着那娃娃长大,于心不忍啊……”

李长生恍然,冷冷一笑,说道:“神明?我看倒算不上,神明又岂会随意害人性命?要我说……就是邪祟罢了。”

“你……”福伯一惊,慌忙说道:“小伙子,你……你可别乱说话,万一惹了麻烦上身,可就糟糕了。”

那将军庙的事情,村里之人,都忌讳莫深,不敢多加谈论。

尤其是洪家出事以后,大家伙儿更是害怕。

要知道,连村子里头的端公,对此都束手无策,别人又能有什么法子呢?

说到这里,福伯像是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羞愧的神色,说道:“昨夜,我想着要将一些钱财食物拿给阿明,正巧……你和你朋友,就来住店了,我……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就狮子大开口,多要了一些住宿的费用。”

“哈哈……不碍事,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罢了。”李长生爽朗一笑,倒也不介意,说道:“我倒是懂得一些驱邪辟凶之法,要不然,你带我去那洪明家里头瞧瞧?”

“你?你……你真有法子?”

福伯一怔,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这些日子,能替洪家想的办法,他都想过了,也私底下求过不少大夫,皆无济于事。

现如今,李长生这样一个年轻人跟自己说有办法,他自然有些怀疑。

虽是此时,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想到这里,福伯说道:“你若真不怕沾染上那瘟疫,惹上麻烦,我便带你前去。”

“好。”

李长生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我们走吧!”

>>>点此阅读《道门太上:万鬼伏藏》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