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偏执秦少宠上瘾:乖妻有点甜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秦少宠上瘾:乖妻有点甜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后山初晴

角色:

简介:她家世普通,性格乖巧,活成了别人家的女儿。
  他出身豪门,身上一堆坏毛病,唯独对待感情,一旦认定,死也要死在他手里。
  正当感情稳定,他想提出结婚,她却消失了。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下辈子吧,因为下辈子我不想看到你。”
  但这辈子,他就是要定她了。
  嘴硬抗拒?
  假装冷漠?
  可‘秦翰宇’他的名字,早已深入骨髓,她再无法割弃。

偏执秦少宠上瘾:乖妻有点甜

《偏执秦少宠上瘾:乖妻有点甜》第8章 什么原因免费阅读

在晃神中,冰冰凉凉的气息在唇瓣蔓延开,她眼眸完全张开。

他从她唇瓣上撤下,手撑着脑袋打量她:“现在是不是后悔离开我了?”

毕竟她刚才睡醒那痴迷的神情是装不出来的,瞧她嘴硬的样子,明明唇瓣很软啊。

“现在几点了?”她脸色微微泛红。

秦翰宇拿出手机,打开屏幕:“晚上七点钟。”

说好今天要去送合同,顺便还那一百万,差点忘记了,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她从床上坐起:“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

秦翰宇蹙眉,撩完他就想跑?!

他手指捏着她下巴,一字一句的说着:“你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我。”

她是不是压根就不知道,她刚才痴迷的神情究竟有多诱人,让他忍不住失控。

“我等下就回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于浅浅,你耳聋吗。”

没听到他说的,她现在只需要围着他转,其余的事情都不许做。

爵叔听到里面像是要吵起来了,于是急忙推开门进去。

“少爷,于小姐,这个是太太拿来的鸡汤,是老爷吩咐的。”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扔掉,但还是有必要让少爷知道,太太送汤过来了。

秦翰宇脸色变得难看:“处理了。”

“是,少爷。”爵叔拎起就往外走。

于浅浅见他心情不是很好,于是开口:“你不喜欢喝鸡汤?”而且他好像和家里人关系不太好。

“分人。”秦翰宇面无表情的说着。

于浅浅拿起包看了眼时间,她原本只是想来医院看看他的情况,然后再去送合同,没想到耽搁到现在。

病房门口响起秦太的声音:“这是晚餐。”

管家接过,恭敬的点头,就站在门口,完全没有要请她进去的意思。

秦太看了眼,心里也不稀罕,饭菜送到转身就走。

于浅浅听到声音,有些坐不住了,看向他说道:“我出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让爵叔去。”

“我自己去。”她起身走出病房门。

她们在电梯门口遇到,她从包里掏出已经签好的合同递给秦太:“一百万可能需要银行卡账号。”

“直接扫我。”秦太点开手机。

于浅浅拿出手机,把一百万转给她,看到转账成功的信息,心里那颗沉重的石头落地,这样就算两清了吧。

秦太走进电梯,戴上墨镜,目中无人,跟身边的人比,有些格格不入。

她拎着包回到病房,秦翰宇盯着她空空的手,悠闲的翻着杂志:“买什么了?”

于浅浅回过神:“看了,不喜欢,没买。”

秦翰宇停下手里翻页的动作:“过来。”

她扭头,看到不容拒绝的脸色,她乖乖的走过去。

他眼神犀利的从她脸上扫过,若无其事的低头看杂志内容。

“你不会撒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管家知道她和秦家的事情,在门口听到动静,敲了敲门走进去:“少爷,东西收拾好了。”

“嗯,回去。”

于浅浅莫名松了口气,被他毫不留情戳穿心虚,她有些不知所措,也找不到合适的解释。

他们坐进车里,一人坐一边,秦翰宇盯着她:“给你时间,想好怎么解释。”

于浅浅听到他的话,心里瞬间慌了,她盯着车窗外的景色,大脑麻痹,一片空白,直到回到别墅。

她捏紧包包带子,秦翰宇坐在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看着她。

“你肚子饿了吗,我去做点吃的给你。”

爵叔从厨房端着热腾腾吃的出来,直接把她的后路堵死了。

秦翰宇盯着她心虚的样子,刚才到底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他坐在餐椅上,看到面里有香菜,脸色凝重,眼神看向她:“把香菜挑出来。”

厨房里正在忙碌的佣人,听到少爷发话,紧张的走出来张望。

于浅浅走过去,拉开椅子,拿起筷子,仔仔细细挑着面里的香菜,动作特别的娴熟。

佣人不解的看向爵叔,这少爷平时喜欢面里放香菜,今天怎么把香菜挑出来?

爵叔给了他们使了下眼色,不该打听的,就少打听。

要是说到挑香菜,她可是从小锻炼出来的,巷子里叫卖的早餐店,每碗面里最不缺的就是香菜。

可她对于香菜就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所以每次点面,都会耐着性子挑出来。

于浅浅只是挑了一碗,他的那碗没动,她弄完之后,放下筷子。

秦翰宇看向她:“还有我的。”

“你,你不是喜欢吃面放香菜吗?”她应该是没有记错。

“口味变了,不喜欢了。”他说的轻描淡写。

于浅浅把挑好的那碗放到他面前,然后继续挑。

秦翰宇见她似乎没有再见时的反抗,就像只被顺了刺的刺猬,这样的她,让他很不安。

他起身拿起外套出门,没过一会儿车子启动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于浅浅透过落地窗,看着车子的尾灯,不吃饭吗?他才刚刚出院,知不知道他还是个病人。

他一脚踹开包间门,烦躁的坐在沙发上,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任由火辣的感觉在喉咙停留。

秦翰宇像是败了的靠向沙发,手里晃动着酒杯,盯着里面晃动的液体。

白栩立马推开怀里的女人,坐到他身边:“看起来你有事啊,为女人?上次那个女的,我都没看清楚长什么样。”

“她不是你能惦记的。”他冷声说道。

“关系不一般,看来有故事,你自己说,还是灌醉你之后再说?”白栩起哄道。

秦翰宇将手里的酒喝尽,把空杯子放到桌面上,白栩拿起酒瓶续上。

一瓶下肚之后,他不算醉,但嘴没之前那么严了。

白栩见差不多了,给其余两人使了下眼色,肖枫慵懒的挥挥手,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陆续离开。

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空气反倒清新不少,白栩询问:“你跟她出了什么事?”

“一个人前段时间对你很抗拒,可是后来就顺从了,什么原因?”秦翰宇身体往前倾,拿起酒杯继续喝。

>>>点此阅读《偏执秦少宠上瘾:乖妻有点甜》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