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脑洞 » 正文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青灯语

角色:

简介:(女帝+甜+撩+偏日常)
未婚妻派丫鬟嫁给秦言,想置秦言于死地,幸得九天女帝所救。
秦言拜入女帝麾下,最重要的却非修炼…..而是充当逆徒冲师,天天撩高冷的女帝师父。
“恭喜宿主,牵女帝手,奖万物横推!”
“恭喜宿主,捏了女帝粉颊,奖摄魂圣瞳!”
“恭喜宿主,咬住女帝的耳朵,奖励小世界!”
“冲师成功,奖励…”
“言儿,你每天撩我为何无敌?”
“还喊言儿?”
“唔~夫….夫君大人!”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8章 少女破武相,奴仆老鬼降免费阅读

季月涵一副惊骇的后退,心跳无比之快,脸上除了吃惊外还有一抹红彤彤的嫣红,美眸中像是蒙上一层雾水,好似灵魂出窍了一般。

似乎此刻,她才发现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对劲,当初秦言第一次夸她漂亮时,她之所以罚秦言去面壁,正是感觉徒弟对自己的态度奇怪,只是后续发生的某些事情,让她以为自己误会了徒弟,还生出愧疚感…..可现在,即便她再没有男女方面的经验,对于某些感觉还是不会弄错的,这首诗,分明就是情诗!

哪怕秦言再有理由狡辩,她也绝不会傻傻地以为这不是情诗!

这就是一首彻头彻尾的情诗!

想起《凤求凰》的名字,季月涵也不相信只是秦言为求自己原谅而取的名字,肯定是故意调戏她….才会取这种名字。季月涵眼神复杂地看向秦言,娇容渐渐凝出几分冰冷,在她眼里一直尊师重道的好徒弟,原来竟在背后打着她的主意,霎时间,她认为秦言也是与其他男人一样…..

秦言看着季月涵的脸色,亦能感受出自己深陷‘绝境’,师父显然不是那种傻白甜,没那么好糊弄,而且她对男女之情还极为抗拒,虽然不知为何,但即便是自己,恐怕也不能逾越她心中的底线。不过,恐怕季月涵怎么也想不到,她属实低估了逆徒的胆子,其实就连她发现情诗这一举动,也全然在秦言的计划之中。

这是秦言,故意让她注意到的!

“师父,这就是一首情诗,是我专门为你所作的情诗!”

秦言眼中掠过一抹狡黠,转瞬即逝,继而毫不畏惧地与季月涵对视着,一张帅气的俊容带着微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听到秦言大方承认这是一首情诗,且坦然说是为自己所作,季月涵娇容一怔,顿时傻了眼,她原本组织好准备训斥秦言的话,突然间卡壳说不出口….反倒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他敢承认?

季月涵心跳加速,握起粉拳,故作冰冷道:“言儿你….我把你当徒弟,你居然给我写情诗?”

面对季月涵的质问,秦言故意不作回应,因为这次是他间歇性、偶然性和试探性对季月涵发起的测试,测试结果显而易见,现今他还无法从正面撩季月涵,不知是因为师徒关系,还是因为季月涵本身对男女之情的抗拒、冷淡,反正秦言已经测试出,现在季月涵对自己表达的爱意还极为抗拒。

那么接下来,唯有展开B计划了。

见秦言不吭声,季月涵不免有些困惑,因为秦言的反应与她所想的大相径庭,按理说,他不该先对自己道歉,然后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吗?

正因为秦言的不按套路出牌,让季月涵心头一头雾水,且说不出教育的话,片刻后,她心中犹豫再三,终忍不住问出口:“言儿,你、你为何要给为师写情诗?”

闻言,秦言暗暗一笑,内心道:“来了、她来了、她终究是上钩了。”

“因为师父长得漂亮啊!”

轰!

听到如此直白的答案,季月涵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里,蹙起柳眉,她耐着性子询问,本以为徒弟给自己写情诗肯定有什么缘由,她心中甚至还抱着侥幸,可最后才发现,竟是她想象中最差的那种结果。季月涵神色愈发冰冷,深吸口气,丰腴的胸脯微微起伏,似正准备惩罚秦言的逆徒之举。

就在这时,秦言断定季月涵已经因生气而略失理智后,赶忙补充道:“因为师父长得漂亮,我害怕师父以后被人欺骗。”

“欺、欺骗?”

季月涵刚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面露不解,意识到秦言话还未完,她因为心里的好奇打住了准备训斥徒弟的话语。

“师父,你可记得我为何被追杀?只因我与一女指腹为婚,便招来了杀身之祸,那可是我指腹为婚的妻子,她竟要杀我,可见男女之情是多么的虚伪!”秦言握紧拳头,一副义愤填膺:“师父长得漂亮,今后必然会有许多男人喜欢师父的,如果我只是简单的提醒师父小心男人,可这纯属是废话,难道师父就不懂这个道理么?故而我想到一法,便是为师父你作一首情诗,也让师父看清,即便是对你只有师徒之情的我,那也完全可以表现出对师父你浓浓的爱意,如此师父就能更加深刻地记住徒弟的好意,以免日后被那些肤浅的好色之徒,以花言巧语欺骗了师父的真挚感情啊。”

“言儿…..这,这就是你为我作情诗的原因?”

看到秦言星眸中那快要涌出的泪水,季月涵心尖颤动,内心的震撼无法言喻,她全然想不到这首情诗的背后,竟是徒弟的用心良苦。正如秦言所说,最简单的提醒不过是言语,而比言语更能令人深刻的,则是以某种形式表达出来的行为,譬如将提醒化作情诗…..季月涵完全没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徒弟的良苦用心。

而她更想不到的是,这个徒弟为了薅她羊毛,甚至能演出令人深信不疑的泪水,还先将她激怒失去理智,方才降维打击,而且还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下一刻,秦言便望着季月涵摇了摇头:“不,师父,这并不是我作情诗的全部原因。”

“嗯?”

正感动的季月涵又是一愣,心中忽然生出不好的预感,难道言儿作这首情诗不光为了提醒我,他真对我…..念及此处,季月涵心跳攀升,产生一阵害怕的念头,不住的摇头,不希望秦言再说下去,破坏她心中对徒弟的美好看法。

“师父,我作这首情诗不光因此。”秦言眼神诚恳的与季月涵对视,“师父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师父以后也会遇到心仪的另一半…..这首情诗,不光是为了提醒师父小心男人,同时,还想告诉师父,假若以后遇到心仪之人,他对你的好,如果还比不上徒弟对你的感情,比不上这首情诗对你的赞美,那么,这个人八成不是真心爱您,只是他一时的热情欺骗了你!这样的男人,也并非你的真正良人。”

季月涵又一次傻眼,一开始得知秦言作这首情诗不光为了警醒自己,她还误以为….当得知另一个原因后,季月涵心中瞬间被温暖填满,一是为了警醒她,二是为了让她看清人,免得以后遇到个不太爱她的人,无论是出于哪个原因,都足以让季月涵感动不已,更何况还是两个原因?

原本略微失去理智的季月涵,此刻只会觉得秦言考虑周到,为了她这个师父花费太多心思,甚至让她愧疚自责,一开始,她竟然把这么好的徒弟想象成和其他男人一样…..我真不是个好师父。

似乎出于谨慎,季月涵的眸光又仔细打量了秦言一番,即便她怀疑这些话可能是假的,可能只是秦言的油嘴滑舌,但怀疑归怀疑,看着那张动情真挚的俊容,谁又扛得住一个帅气渣男的泪水?

叮!

“恭喜宿主,暴击师父心灵,奖励1000芳心值,累计2800芳心值。”

“宿主的无耻让本系统自愧不如,额外奖励666芳心值,累计3466芳心值。”

“?”

秦言听着脑海中系统的声音,不由得面露诧异,666芳心值是什么鬼,系统你嘲讽我?虽然秦言有欺骗季月涵的动机,为了侧面送给季月涵情诗,但这些话也不都是假的,只是借着这次机会说出来,想让季月涵认识到自己对她的好。

“言儿。”这时,季月涵上前一步,真切的与秦言对视:“你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为师身上,因为为师对男女之情无感,更不会被哪个男人欺骗的,世上没有男人能骗得了为师。”

“为师也记下了你的心意,以后绝对和男女之情不共戴天!”

“啊?这…..不行啊师父,你为什么要对男女之情不共戴天啊?”

“嗯?言儿,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

秦言顿时有些慌了,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突然就把师父弄到彻底跟男女之情不共戴天,这让自己以后怎么搞啊?

“咳咳,师父,我觉得这种东西不能一刀切。”秦言轻咳两声,“你对男女之情也不必这么抗拒,或许,以后会遇到爱你的良人呢?”

“emm….”

季月涵眨了眨长睫毛,看着满眼期待的秦言,面露不解,最后摇头道:“不了,我遇不到良人的,你先修炼,为师先去忙了。”

话落,季月涵转身离开,徒留一道美妙的背影。

秦言愣在后山许久,半晌后,拍了自己的脸一下:“失策了!”

走到古琴边,看着断弦的古琴,秦言陷入沉思,不甘心事情就变成这样,先前得到这么多芳心值的快乐也消失了。片刻后,他打开系统商城,目光落在技能一栏。

“神级厨艺和神级琴艺都有了…..诶,这个神级书法怎么这么贵,要2000芳心值?”秦言点进去看了看,当即眸中亮起精光。

书法是一种文字的艺术表现,而神级书法,不光能使人写出的文字充满美感,入木三分,还能在文字中暗藏神韵,简而言之,能将人的感情悄然无声的藏进文字之中,对观看者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令其永生无法忘怀,经常会在大脑中突然蹦出。

“好家伙,这不就是为我所准备的吗?”

秦言兴奋的握起拳头,虽然2000芳心值用于购买一个技能有些浪费,但想到能撩动师父芳心,而且又是一个永久的技能,俗话说技多不压身,秦言只是犹豫片刻便用2000芳心值购买了神级书法。

而此时,已经离开的季月涵还未察觉到危险悄然逼近,她脸上密布着浓浓的嫣红,相比之前面对秦言之时,脸上的红晕可谓加重了几个深度。面对秦言时,她是故意装作冰冷掩盖了这份嫣红,现在没人她也用不着装了,所以脸上的红晕愈发浓郁。

“为什么我心跳的这么快…..”季月涵甩了甩头,轻盈的秀发随之飘动,大脑中不禁出现一张俊容,还有那首琴曲和情诗,填满了她整个大脑,“言儿对我也太好了…..虽然我也想言儿对我好,但这种好…..为何会让我心跳这么快呢,我是怎么了?”

季月涵紧张的握紧粉拳,大脑凌乱,明知徒弟对自己没有邪念,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奇怪的感觉。不知何时,季月涵走回了屋,直接趴在床上,将头埋进被子里,早已忘记回来后要做什么,脸上的滚烫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将整个脑袋完全埋进棉被中不被人发现。

另一边,秦言并没有着急用神级书法写情诗给季月涵,担心操之过急会适得其反,这件事必须挑个合适的时机去做,譬如在季月涵刚对这件事看淡的时候,那么这时再对她发起一记进军,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且,适当的韬光养晦,还可以免除自己先前的行为让季月涵觉得油嘴滑舌,巧言令色。

“还好我长得帅,不然先前那些话,肯定会被觉得虚伪了,师父也没这么容易相信。”

秦言摇头一笑,喃喃道:“无论在哪个世界,长着一张赏心悦目的脸就很难让异性讨厌啊,我这该死的魅力…..”

秦言动身去寻岑瑶,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真情不弃的干妹妹,当初在他孑然一身无依无靠时,除了季月涵,就属岑瑶对他不嫌弃,甚至为了他还遭遇叶家的追杀,这份情,即便穿越过来的秦言,在接纳身体前主的感情后也无法忘怀,势必要替自己和妹妹讨回公道。不过这几天,秦言倒是没怎么见这丫头的面。

来到悬崖边,秦言便了然了一切,敢情是在修炼:“小瑶这么认真啊,这股寒气…..师父给了她什么修炼功法?”

秦言怀着好奇走过去,随着靠近少女,一股冷彻的寒流笼罩周身,令秦言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只见少女盘腿坐于崖边,周身飘荡着幽蓝光点,这些力量粒子中,竟是散发出摄人心魂的寒气,简直比冰雪还要刺骨。

少女似发现秦言,挂着冰霜的长睫毛轻颤,慢慢睁开了美眸,灵动的眸子中透着亮光,给白皙的肌肤增添几分美幻,好似一个冰雪公主。

“哥。”

下一刻,岑瑶高兴得站起来,那副冷冰冰的气质属实不适合她,她更适合邻家妹妹的形象,一笑便盖过了所有冰冷。秦言亦回以微笑,走上前道:“小瑶,这些天我说怎么没见你,原来是在修炼啊,我师父给了你什么修炼功法?”

“哥,前辈给了我《绝情玄功》,刚才那股寒气就是我修炼的功法,这还只是刚开始修炼,前辈说了,如果我把绝情玄功练好,今后冰封万里都可以做到的。”岑瑶满怀期待地道,话落,她激动的神情又透出几分异样:“可是修炼绝情玄功的人,以后会慢慢丢失七情六欲,变得冷冰冰的…..”

“嗯?丢失七情六欲?”秦言闻言,大吃一惊,古怪的摸了摸头:“我师父怎么给你修炼这种功法?她应该有很多功法啊。”

“嗯,前辈给我选了几个适合我的功法,让我自己挑,可我觉得《绝情玄功》更厉害一点,我们又有仇人,我不想拖哥和前辈的后腿,是我执意选这个功法的。”岑瑶解释道,神情中同时透出担忧与坚毅

“…..”

秦言一时语凝,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师父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自己不喜欢七情六欲,也让身边的人杜绝七情六欲…..而且小瑶修炼这门功法,师父该不会是担心我和小瑶会….害….师父啊,你自己不愿意接受我,居然还想断我的七情六欲?!”

秦言内心无奈苦笑,望着眼前的娇美少女,道:“小瑶,这种功法别练了,我让师父给你找个更合适的,免得以后你连我这个哥都不认了。更别想拖后腿的事,既然我说过了会保护你,那就绝不会再让你受任何欺负!”

秦言语气坚定,这么漂亮的妹妹可不能变得像师父一样,再说他也没打算利用岑瑶复仇,出于当初在绝境中给予他光明这点,秦言都会全力保护好岑瑶。

岑瑶听得极为感动,但却摇头道:“哥,可我想修炼这个功法,这个功法很厉害,我想变强保护哥!”

秦言却小瞧了少女的决心,几番劝说皆是无果,最后,只能同意少女先修炼绝情玄功,感慨道:“这功法的名字就有点绝情!不知是谁创的,应该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女人。”

“emm….哥,其实这本功法是前辈自己所创,你师父。”岑瑶露出一丝苦笑,没来得及说出此事。

“啊?哦…..哦,原来是你嫂子创的…..那挺好。”秦言略微吃惊,没想到这么厉害的功法,竟出自季月涵之手。同时他心中还生出一个猜测,难怪一开始师父冷冰冰的,既然是创建【绝情玄功】的主人,那肯定也会这门功法,会对七情六欲抗拒并不奇怪…..念及此处,秦言望着少女也放心几分,自己连这么冷淡的师父都撩的动,那么妹妹修炼这种功法,应该也达不到不认自己这个哥哥的情况,顶多是像季月涵对男女之情变得冷淡吧!

七情六欲包括太多,功法似乎对男女之情影响最大。

“哥,你这么大声说前辈是我嫂子,就不怕被她听见么?”岑瑶左右环顾,替秦言警惕一番,她很清楚季月涵的性子,虽然不知秦言与季月涵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却能感觉到季月涵绝对没有答应秦言,至少现在没有,反而这种事如果让季月涵知道,肯定会生气的。

“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秦言摇头一笑,伸手捏了捏岑瑶的俏脸:“乖,好好修炼吧,哥先去想办法继续攻破你嫂子了,早日让你当上小姑。”

“啊小姑…..”

闻言,岑瑶俏脸一红,心跳加速望着秦言背影:“居然都想着跟前辈生孩子了….这还是以前那个秦少主吗?”

曾经秦言除了拥有废材之名,还有好脾气的特点,不然光凭他秦家少主的身份,脾气差点也没人敢嘲笑他,正因为他的好脾气才换来别人的得寸进尺。这个世界从不会说你脾气好就尊敬你,反倒你脾气差别人才不敢惹你。岑瑶对秦言也算有些了解,当初她被强行出嫁,虽然有些害怕却从未感到不满,就是这样一个人,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

变得敢欺师灭祖,让师父给自己生孩子!!

….

自秦言夜访鼎城勾栏,已有三天之余,鼎城仍被厚重的气氛压迫着,原本热闹的街市,如今空空荡荡,偶尔才只见几道身影徘徊,还是负责巡逻的人员。

那晚,秦言残忍扼杀叶、秦两家之人的场面,手段暴戾,鲜血淋淋,亲眼所见之人怕是永生难忘,现今的鼎城已是夜不出户,甚至连白天也没有多少人敢随便露面,他们怕的不是秦言,更准确说,是怕那个一击斩杀数名叶家夜使,在街道上留下一个数丈凹坑的女人,秦言背后的女人。

简直如梦魇般笼罩在他们心头。

“父亲,我达到武相境了!”

就在整个叶家被沉重的气氛笼罩时,一道声音打破了天空中的阴霾,令得整个叶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死灰复燃,欢呼雀跃。众人围着现身的少女,一时间,各种恭维祝贺声不绝于耳,脸上皆露出由衷的喜悦。

“圣女十六岁迈入武相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圣女破了咱们鼎城的记录,而且比记录整整提前四年,即便是神帝学宫的骄子,恐怕也没几人能比得上我们圣女的天赋吧。”

“璇灵,你这么快就达到武相境了?”

叶鹏惊喜的走来,神色动容,女儿十六岁的年纪迈入武相境,此等天赋,放眼整个神国,又有几人可以并肩?叶鹏也不将女儿领入堂屋细问,欲将喜事与叶家人一起分享,这些天压迫在叶家人心头的重担,正好可以借此事翻篇,而且必须将这一消息传遍鼎城,人尽皆知,重塑叶家的威望!

“是的父亲,女儿刚才已经达到武相境了。”

叶璇灵郑重点头,看着父亲和其他人高兴的神色,她也眉头渐松。前些天秦言所带来的噩耗,给整个叶家、整个鼎城造成巨大的冲击,这些天她不休不眠的修炼,终于在三日后的今天,冲破洪体境的枷锁,迎来武相境。武相境与洪体境有着天差地别,可以说,每个大境界间其实都有着天差地别,迈入武相境后,叶璇灵发现自身力量发生了质的飞跃,变得浑厚有力,对力量的掌控亦如水到渠成,整体实力可谓提升了数倍之多!

这让她心中更有底气几分!

“父亲,一个多月后的帝魂之约,女儿至少要唤出三道帝魂,强势进入神帝学宫!”

“哈哈,好,好啊我的好女儿,叶家有你,必将扬名整个神国!”叶鹏哈哈大笑,中气十足,容光焕发:“我叶家必会在一个多月后的帝魂之约上,扬名整个神国,得神国皇室的重视,届时,所有叶家人与我女儿一同前往帝魂之地,共同见证叶家迎来涅槃的一刻!!”

“家主英明,圣女天资,叶家千秋万代!”

“有圣女的带领,我们这些人也能得道,生在叶家可真是我们的福分。”

整个叶家被喜庆的氛围充斥,先前的阴霾全然不见,这股喜悦的气氛也将帮助鼎城恢复元气,一切都像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命运弄人,乐极生悲…..总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奴仆老鬼,前来接小主人回家!”

就在这时,一道雷霆从天而降,震耳欲聋。

鼎城上空的苍穹突生异变,只见一个宽达数百丈的黑色漩涡,出现在鼎城上空,一股强大的威能霎时间笼罩整个鼎城,漩涡中电闪雷鸣,一道声音仿若雷霆乍响,在众人的耳膜响彻起来,无一遗漏!

众人骇然抬头,只见一个老者立于虚空,仿佛天神般悍然不动,他深邃的老眸扫视下方,像将万物尽收眼底。光是触及老者目光,便让人不由得泛起一身鸡皮疙瘩,心生臣服,这老者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叶鹏等人的眼界,完全感受不出。

更令人骇然的是,这位老者先前自称奴仆,前来接小主人回家。

何人能当此等强者的小主人?!

>>>点此阅读《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