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红尘执剑人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红尘执剑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御剑熊猫

角色:

简介:少年存侠气,执剑入红尘。
郑文轩原本以为江湖之中只有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却不想这红尘万丈,又岂能少得了儿女情长?
当一个个绝代佳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他该如何抉择?
襁褓之中刻有名字的玉牌,左侧肩头神秘至极的印记,
一个惊天的阴谋围绕着他展开,他又该何去何从?
江湖路漫漫,你我相拥取暖!
PS:新人作家,希望能刻画出一个有情有义的江湖,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提出宝贵意见。

红尘执剑人

《红尘执剑人》第8章 欲壑难填魔念生免费阅读

又经过了一周的时间,郑文轩一行人终于赶到了江宁。

虽说后来这一路上无事发生,但是众人一直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望着眼前的江宁城门,他们皆是松了一口气。

唯一不同的是,这几日的行程之中,云凝蓉与郑文轩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这让之前备受冷落的郑文轩受宠若惊。

他能感觉到云凝蓉每每与他对视之时美目闪烁间好像多了什么,却又分辨不出,只好猜测是自己这个姐姐离家越来越近心情大好的缘故。

谢通与城门守卫验过了路引,众人便进入了城内,他们没走两步便见迎面驶过来一支出殡的队伍。

本着死者为大的规矩,众人便赶紧躲至一旁让开了路,谢通见身旁围观的百姓指指点点,一脸惋惜的样子,便向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打听起前因后果来。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了说道:

“这出殡的是城东张家的小姐,本来这会儿就要成婚了,结果七天前被淫贼毁了清白,这张小姐性子刚烈,不堪受辱,便上吊自杀了。”

男子刚说完他身旁的一个中年妇人就接过话茬道:

“可惜了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据说张员外夫妇就这么一个女儿,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惨啊。官府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玉蝴蝶这个淫贼已经坏了好几个女子的清白了,却到现在也没能抓住,这么下去,不知还有多少女子要遭殃。”

郑文轩闻言怒从心头起,低喝了一声“畜牲!”便沉默不语,心中打定主意等此间事了,必要擒获此贼,以儆效尤。

云凝蓉心中亦是惋惜不已,她看着犹自愤懑的郑文轩想到,若是没有对方,自己估计也跟张家小姐一样香消玉殒了吧,也许还会更惨一些。

心念及此,她望着郑文轩的目光不由得更加温柔了几分,等张家出殡的队伍过去,众人这才继续上路,不一会便来到了云府的大门前。

云凝蓉刚一下车,接到仆人报信的云家夫妇便从府中赶了出来,云夫人是个保养极佳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眉眼间依稀能看出与云凝蓉有几分相似,她一出门就牵住了女儿和外孙女的手,笑得十分开心。

云老爷则是个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自有一股岳峙渊渟的气质,他走到郑文轩面前一拱手道:

“想必你就是蓉儿信里提到的郑少侠吧,此次小女承蒙相救,在下不胜感激,少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力范围之内我定当满足!”

郑文轩闻言连忙躬身谦虚道:

“伯父您太客气了,锄强扶弱乃吾辈应尽之事,不过适逢其会罢了!”

云老爷闻言微笑着点头说道:

“既然你叫我一声伯父,我就托大叫你一声贤侄了。贤侄你小小年纪就有一颗侠义之心,真是难能可贵啊!你们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是人困马乏,我已备下酒宴,现在给你们接风洗尘。”

云老爷说完一旁的仆人就开始引着众人前往府中安顿。

云家身为南扬巨富,云府自然是规模宏大,富丽堂皇,镖局众人被安置在客房之内,而郑文轩则单独被领到了内院靠东的一个独门小院之中。

不多时,众人安顿完毕,便有仆人带领来到会客厅之中,此时厅中美酒佳肴已经备好,郑文轩和谢通与云凝蓉一家居于主桌,席间觥筹交错,妙语连篇,一餐饭吃得是宾主尽欢。

饭后云凝蓉与柳冰儿送郑文轩回房,等到了郑文轩所住院落门口之时,云凝蓉指了指旁边的院落说道:

“我就住在旁边,有什么事你可以过来找我。”

说到这里她犹豫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

“是我让爹爹把你安顿在这的,你离得近些冰儿想要找你的时候方便许多。”

说完这句话之后,云凝蓉便领着柳冰儿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就在此时,江宁城比较出名的一个茶楼“汇茗阁”之中,有两名富家公子正在喝茶聊天,只见其中一个男子神神秘秘地对另一个问道:

“庄大公子,你猜我今天看见谁了?”

庄公子轻吸了一口手中的清茗,闭着双眼细细品了品茶香后说道:

“谁啊,让你毕大公子这么惊讶?”

毕公子扇了几下手中的折扇,随后“唰”的一下将其合上说道:

“我看见咱们江宁城年轻一辈之前的女神云家小姐了!”

庄姓男子闻言睁开了眼睛,惊讶地说道:

“她不是成婚后跟着丈夫去北平府经商了么,你不会看错了吧?”

毕公子一脸得意地说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家老爷子与云老爷关系不错,我当年有幸见过几次云小姐。她当年是跟着丈夫去了北平府不假,但是几年前她丈夫就死了。前两天云老爷跟我父亲还聊起云小姐要回来了,他打算让云小姐帮忙打理生意呢,我绝对不会看错的,云小姐真是天仙一般的人儿,比当年更漂亮了!”

毕公子喝了口茶,砸了咂嘴,略带遗憾地说道:

“当年云老爷拒绝了所有的提亲之人,自己招了个女婿入赘,可惜这个人他没福分,早早地就死了。”

庄公子略带好奇的问道:“毕兄,你说这云老爷还会招婿么?”

毕公子自嘲地说道:“招与不招都与你我无关,你我都已成家,你还指望着云小姐给你做妾不成?”

庄公子一口饮尽杯中茶回道:“你这厮真是嘴下不留情,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何必这样打击我呢?”

两人这边聊得火热,却不想所谈内容都被邻桌的一个身着黑袍的邪异男子听了去。

“云家大小姐么,是个不错的猎物呢!”

邪异男子狭长的双眸眯了一眯,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一圈嘴唇,仿若一条毒蛇。没有人认识他,但他的名字却在最近甚嚣尘上,因为他就那个让江宁女子闻之色变的玉蝴蝶。

玉蝴蝶原本是兴杭府大户人家的仆役之子,在他六岁那年,父母为了保护老爷夫人死在了山贼的刀下,他一下子成了孤儿,老爷感念他父母的恩德,便让他去做自己女儿的伴当,而这也正是他噩梦的开始。

自从玉蝴蝶做了小姐的伴当之后,小姐仿佛找到了一件新的玩具,没错,就是玩具,那个骄傲的的大小姐从没把他当做人看待过。

只要小姐有一点不高兴,轻则对他拳打脚踢,重则拿鞭子抽打,甚至放狗咬他,后来则更是变本加厉,不仅让他吃狗食、住狗窝,甚至把铁链拴在他的脖子上,牵着他在地上爬,俨然是把他当做了一只狗来看待。

老爷常年经商在外不在家,家里都是夫人做主,当玉蝴蝶拖着一身伤痕去找夫人诉苦的时候,那个父母用性命保护的夫人居然轻蔑的说道:

“你的父母用两条贱命保护我和老爷是他们的荣幸,至于你,本来就是为我们家当牛做马的命,当条狗也没什么区别。”

听闻此言,玉蝴蝶如坠深渊,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了这种人付出生命究竟是为了什么。

后来小姐知道他去找夫人告状,便让仆人们对他拳打脚踢,这些仆人们没收住手,一不小心便将他打得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小姐一下子慌了神,以为玉蝴蝶被打死了,便跑去找夫人,可夫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让仆从将他用草席一卷扔到了乱葬岗。

玉蝴蝶当时深受重伤,骨头都断了几根,本来是活不了的,可也算他命不该绝,被一个路过的武林中人发现,见他骨骼清奇,正适合作为衣钵传人,便将他捡了回去,不仅治好了他的伤还将他收为弟子。

玉蝴蝶的师父江湖人称碧鳞客,一身《碧鳞神功》练得出神入化,已达通脉境的巅峰境界,只要打通最后一条经脉便可步入贯通境。

不仅如此,碧鳞客还有一身精湛的炼毒手段,可惜玉蝴蝶学会了《碧鳞神功》,炼毒手法只学了个皮毛时,碧鳞客便因为冲击贯通境失败真气暴走死掉了。

埋葬了碧鳞客之后,玉蝴蝶便开始潜心修炼《碧鳞神功》,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他终于修炼到了通脉境。

在他跨入通脉境的那一天,他冥冥之中感觉时机到了,他要去完成二十年间朝思暮想的事情——复仇,向那对不将他当人看母女复仇。

可当玉蝴蝶返回曾经饱受折磨的府邸之时,却发现曾经的老爷夫人已经化为了一抔黄土,虐待他的小姐也已嫁往了江宁。

他一路追到了江宁,多日打探之下,终于找到了曾经的小姐,再次见到对方时,不知因为何事,她仍是在对着仆从打骂不止。

不过不得不说,排除那恶劣的人品,她这些年间出落得倒是不错,除却眉眼间那一丝刻薄显得姣好的面容,玲珑有致成熟饱满的身材,绝对算得上个美人。

于是,玉蝴蝶便找了个她丈夫出门访友的深夜,运起轻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卧房,给她吸入了特制的催情迷烟之后,这才一巴掌打醒了她。

看着对方惊恐而无助的眼神,玉蝴蝶感觉兴奋极了,随后便仿佛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样扑了上去。

当一切结束之后,玉蝴蝶低头在曾经的小姐耳边说道:

“还记得二十年前那个被你当成狗一样的伴当么,他没死,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当年高高在上的主子被狗一样的奴才给玷污了,你说是不是很可笑呢,小姐?”

玉蝴蝶面容狰狞地厉声吐出最后两个字,手中便劲力一发,拧断了对方的脖子,随后在现场留下了曾经夫人最喜欢的蝴蝶形状的玉佩逃之夭夭。

复仇过后的玉蝴蝶,却突然感觉到了无比的空虚与茫然,仿佛人生一下子失去了目标。

就在这时,他突然间开始怀念将高高在上的小姐压在身下予取予求的快感,这种病态的心理使他遏制不住膨胀的欲望,于是便有了江宁城内不断犯案的采花大盗玉蝴蝶。

纵使后来他只是采花并未痛下杀手,可是仍有两个像张家小姐一样性情刚烈的女子自尽而亡。

但玉蝴蝶早已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的他就是一头屈从于欲望的野兽,明知前方是死路一条,却依旧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定会自取灭亡!

>>>点此阅读《红尘执剑人》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