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年代 » 正文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最新章节,王铁刚 戈秀兰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小说:年代

作者:成由天

角色:王铁刚 戈秀兰

简介:数千年前女帝的世界崩塌,数千年后元神碎片重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北方农村一个又哑又傻的弃女身上……钓鱼自动上钩,野兔子自动撞枪口……种田?一泡尿使种子变异,亩产万斤;养殖?猪羊鸡鸭圈里盛不下,鱼和王八把大湾坑弄翻了。发财?屋子地下埋着三大缸价值连城的古董;姥姥家香炉竟然是她那个时代由她题名的产物;四乡八村都有上古好东西……进入宝地了!本帝不当神豪谁当神豪!

书评专区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

《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第8章 孩子们的游击战免费阅读

确实,王铁刚这一次是玩狠的,甚至是出格了,玩这种下三烂手段,是他从他爸爸那里学来的,真的是上行下效。

在过去,游击队的孩子们玩游戏的时候,有一个玩法,就是哪个游击队抓到“女俘虏”之后,就让这个女孩子当一次该游击队司令的老婆,模仿村里大人结婚时的仪式,用玉米秸搭一个小屋做新房,司令和被抓的女子进一次洞房。

当然,这不过就是闹着玩的游戏而已,孩子们自然不可能玩真的。

而今天,为了破坏常永生的游击队,王铁刚这个八岁零九个月的孩子,竟然玩真的了!

按说,不到九岁的孩子,对这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然而,王铁刚有一个坏习惯,就是跟着村里大小伙子们“听洞房”,村里大人结婚时,他就与同族的几个哥哥和叔叔们一起,深更半夜地趴在人家洞房的窗前听动静。

王铁刚有一个叔叔,长相极其丑陋,全身银屑病,一脑袋脓疮,而且是个懒汉,说话结巴,三十多岁了还没有老婆,所以,每次听洞房时怀着变态心理,寻求不一样的刺激。

小常庄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平原村庄,那时候,村里的房子都是土房子,窗户也不是玻璃窗户,而是用纸糊在一个个小方木格上的纸窗户。

这种窗户给王铁刚的变态叔叔提供了方便,他不光听,而且用点燃的松香在纸窗户上烫出两个小洞眼,两只发绿的眼睛靠在两个小洞眼上向屋里看里面新郎和新娘的动作。

王铁刚的身体和窗户台子一样高,眼睛根本就够不着那两个小洞眼,然而又非常好奇,着急地小身子向上窜来窜去。

起初他的变态叔叔不管他,后来怕他窜来窜去地惊动了屋里的新郎和新娘,就把他抱起来,让他看个明白,同时,变态叔叔在王铁刚后面顶他的小屁股。

这样,一来二去,大人的这一套,王铁刚全学会了。

王铁刚的父亲是大队长,相当于村长,家境自然好于其他村民,别人家一年到头吃不上肉,他家几乎周周有肉吃。

王铁刚吃得好,又跟着变态叔叔受到那种熏陶,不到九岁就懂得那种事情了。

此刻,村南打谷场上,王铁刚用一双小手紧紧地抓住戈秀兰的两臂,就想模仿大人,真正进一次洞房。

戈秀兰模样很俊,又是常永生的好朋友,所以王铁刚早就盯上戈秀兰了。

戈秀兰今年也是八岁多,不过她家风好,没有受到不良影响,现在基本上还不懂那种事情,以为今天像过去一样,自己被抓了俘虏,让常永生送些鸡蛋过来把自己赎回去就是了。

戈秀兰万万没有想到,比她的力气大三倍的王铁刚直接就把她塞进玉米秸搭成的小屋里,接着窜进来就压在她的身上,不由分说就拉扯她的裤腰带。

戈秀兰虽然基本不懂那种事情,但是本能地知道王铁刚这是干坏事,又怕又怒,双手乱推乱抓,嘴里大喊大叫。

然而,王铁刚的一帮队员们,正在小屋外面站成队用嘴巴奏乐,二十几个孩子的声音淹没了戈秀兰的大喊大叫。

王铁刚解戈秀兰的裤带还没有解开,这时候,常永生赶到了,三手两脚,就把小屋给踹了,紧接着带着极大的愤怒,一脚将王铁刚踢翻了。

王铁刚醒过神来,一见是常永生,顿时恼羞成怒,又见是常永生一个人来了,大喊道:“正好!常永生,今天你跑不了了,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接着,王铁刚对自己的队员们道:“一起上!把这个压制咱们的常胜司令给我打趴下!”

再说二丫,常永生让她去叫自己的游击队员们,可二丫不是孩子思维,一想,挨家挨户地去叫队员们,等叫齐了,赶到打谷场,常永生和戈秀兰已经遭到人多势众的王铁刚他们欺负了,被打伤也说不定呢!

二丫灵机一动,一闪身,直接回到自己的家,对正在炕上搓玉米棰子的爸爸和娘说明了一切,两口子二话不说,立刻跑着奔向村南打谷场。

二丫紧接着一闪身,到了戈秀兰家,叫开门,简明扼要地对戈秀兰的爹娘说明一切,戈秀兰的爹娘也立即跑着奔向打谷场。

紧接着,毫不犹豫地,二丫一闪身,率先到了打谷场。

这是夜间,没有人注意到二丫这一连串的几个“一闪身”。

二丫到了打谷场,正看到王铁刚带着一帮人围攻常永生,真正的攻击正在开始。

王铁刚的一个队员,名叫王铁锤,是王铁刚的同族,也是王铁刚的铁杆,这小子长得非常壮实,双手抡着一棵粗粗的玉米杆子,照着常永生的脑袋重重地打来。

呯!

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粗粗的玉米杆子,准准地打到了王铁刚的脑袋上!

“操你娘的王铁锤,你不打常永生,怎么打俺?你是叛徒吗?”

骂完本族的王铁锤,王铁刚直接上阵,冲上去直接抱住常永生,脚下使绊子,想把常永生放倒。

王铁刚比常永生大半岁,而且长得比常永生壮实,过去两人摔交,常永生从来没有赢过,可今天,王铁刚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被常永生放倒了,呯地一声,后脑勺重重地摔在打谷场地上,摔得他两眼冒金星。

王铁刚对自己的队员们大叫道:“你们瞎看什么?还不干死常永生?我给你们的鸡蛋喂狗了吗?!”

王铁刚的队员们一起上,想扭转局面,痛打常永生,他们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玉米杆子打到王铁刚身上,就是脚下一绊稀里糊涂地趴在了地上。

这时候,常永生的爹娘赶到了,一见常永生不但没有吃亏,而且正在压着王铁刚猛打,生怕儿子把王铁刚打出毛病惹来麻烦,双双上去把常永生拉开了。

紧接着,戈秀兰的爹娘到了,一见女儿正蹲在地上双手捂脸哭,顿时火了,戈秀兰的爸爸问清怎么回事之后,上去就照着王铁刚的脸蛋抡了一巴掌。

王铁锤一见对方大人来了,立刻就跑去叫本族的大人们。

王家家族是小常庄的第一大家族,而且,王铁刚的爸爸是大队长。

闻讯,王铁刚的爸爸王树宽率领全族的壮汉赶到打谷场。

一见儿子的脸被打肿了,王树宽怒吼道:“谁他娘的这么大胆子,敢打俺的儿子?!”

戈秀兰的爸爸挺身上前:“你问问你儿子干了啥下三烂的事情!你的儿子简直成了小流氓了!”

戈秀兰的爸爸戈正民不懂得,王铁刚干的事情,已经不是一般的耍流氓了,他已经触犯了法律了。

王树宽看看蹲在地上双手捂脸哭的戈秀兰,明白了怎么回事,却是不正面回答,摆出大队长的派头反问戈正民道:“俺问的是,谁打了俺的儿子!”

戈正民理直气壮地道:“俺!俺打了王铁刚,他耍流氓,该打!”

啪!

王树宽闪电一般就抡了戈正民一个耳光。

啪!

戈正民还了王树宽一个响亮的耳光。

王铁锤的爸爸王树栋也是一个猎人,他是提着猎枪来的,看到王树宽没有镇住戈正民,立刻端起猎枪,对准戈正民就扣动了扳机。

嗵!

关键时刻,常国柱眼疾手快,一步上前,将王树栋端着的猎枪枪身向上一托,一股黑烟裹着一丛铁砂打向夜空。

戈家家族,在小常庄也是一个大家族,家族的壮汉们听说王树栋对着戈正民开枪了,纷纷扛着铁锨、三齿、镐头,冲到打谷场。

这样一来,一场规模不小的民间冲突开始了,打谷场变成了战场。

趁着大乱,王铁刚找来一块砖头,猛地冲过来袭击常永生,小小年纪,一双眼睛里竟然冒出凶光。

二丫时时刻刻站在常永生的身边,寸步不离。

王铁刚还没有冲到常永生跟前,打谷场边上碾麦子用的青石磂碡,突然间骨碌碌地自行快速滚了过来,正好滚到王铁刚的面前。

王铁刚正在加速前冲,哪里想到平空滚过来一个磂碡,毫无思想准备之下,小身子一下子撞击在磂碡上,哎哟一声,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打谷场上聚焦的人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激烈,双方受伤者也越来越多……

早有人到公社报信,公安人员迅速赶来了,鸣枪示警,总算是压下了这场冲突。

公安人员将这场冲突的参与者们带到大队部,连夜调查,弄清情况之后,公安人员对大队长王树宽道:“起因是你的儿子王铁刚深夜侵犯戈秀兰,他已经触犯了法律,依法要进少管所接受教养。”

王树宽一听就傻了。

后来,王树宽利用自己的关系四下里活动,总算是让王铁刚在本村接受教养,没有进少管所,不过要严格管制两年,不准出家门。

公社研究决定,王树宽负有连带责任,免去大队长职务,由在这场冲突中处理得当的常国柱任大队长。

这样一来,常家家族开始复兴了。

女帝来到这个平原小村时是小寒节气,一转眼,就要立春了,也就是快过年了。

就连跨越数千年来到二丫身上的女帝了也在心中感叹,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今年的春节,大年初一,正好和立春同一天。

要过大年了!

数千年来,中华民族,非常重视过年,就是在女帝那个时代,也把过年看得很重,那个时候,身为女帝,过年时自然别有风光。

万民朝拜,文武百官齐齐叩首,千呼万岁万万岁。

那时候,女帝身着盛装,感受着自己的大千世界,那是多么的荣光和惬意!

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女帝不能不面对现实,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平原村庄,以名叫二丫的傻瓜加哑巴的身份开始新的人生。

不到一个月里,女帝顺理成章、合情合理地改变了二丫这个傻瓜加哑巴的形象。

她用自己的循序渐进的实际行动,告诉全村人,她变了,变得不再是哑巴,不再是傻瓜,而是口齿伶俐的聪明漂亮的小丫头。

特别是,她用得体的行为,告诉全村的好人,只要和她在一起生活,就会得到好运气。

这一点很重要,自古以来,得人心者得天下,她正在博得全村正派善良人的心。

当然了,她非常清楚,在得到全村正派善良人心的同时,她也受到了反派村民的忌恨!

她不怕!

俺是谁?俺是女帝!

曾经主宰一个大千世界,一个小小的村庄又算什么?

当然了,她也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女帝了,不过就是女帝元神的一个碎片!

换句话说,她的法力,威力,神力,只带来当初的不到千分之一!

即使千分之一,主宰一个乡村,已经绰绰有余了。

然而,她的终极目的,是主宰一个乡村么?

绝对不是!

这段时间的生活告诉女帝,要想实现自己的终极目的,千分之一的法力、威力和神力,肯定远远不够。

通过观察这个村庄形形色色的人,蒙蒙胧胧的感觉告诉她,自己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上,同样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凶险,甚至会有暗算她的反派高人!

她同样不怕!

在那个世界,她历尽千辛万苦,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大千世界,在这个世界,她要继续为自己打造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这些念头,是她躺在被窝里默默想到的,谁也不知道,包括睡在身边另一个被窝里的常永生,他也不知道。

……

小常庄这一带四乡八村的唯一集市,设在白镇,逢五为小集,逢十为大集。

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大集,几乎是家家户户必赶的大集,赶这个大集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置办年货,另一个是杀猪卖肉。

农民自家养的猪,都要辛辛苦苦在猪圈里养一年,最小的一百多斤,最大的二百来斤,是那时候除了懒汉以外家家户户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

过年前的几天,是村里杀猪的日子,整个白天,一头头猪被杀的嚎叫声几乎不断。

>>>点此阅读《女帝重生六零乡村当神豪》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