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小说《我脑中的好闺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脑中的好闺女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醉卧花间一壶酒

角色:

简介:99年底,当人们都在期待着新世纪的时候,建南化工厂的职工陆云深却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他的女儿陆小雪在半年前失踪了;父亲陆刚一急之下,脑梗中风住进了医院;妻子受不了家里的困难,要与他离婚,离家出走去找老同学;自己也因为经常找女儿,多次旷工,被厂里下了《下岗通知书》。就在他心力交瘁之际,脑中出现了女儿的声音。小雪想让陆云深给她买商店橱窗里的玩具熊,为了满足女儿的新世纪愿望,陆云深决定重新振作起来……

我脑中的好闺女

《我脑中的好闺女》第8章 南方的信免费阅读

通过一份扎实的提质增效方案,陆云深不仅挽回了工作,还成了车间实质上的副手。

看着许福灵急的团团转的样子,陆云深就解气。

上午,陆云深讲解完了方案,也将抓落实的任务给分解了,刚巧中午休息的铃声响了。

“好,工作就这么安排,中午吃过饭,下午我们就开干!”沈川仁拍了拍陆云深的肩膀,“你也早点去吃饭,别太拼了!”

“拼,那必须得拼!”陆云深笑着说。

看着沈川仁一下子那么器重陆云深,还在全车间表扬他,许福灵气得心里直跺脚。

“拼得老婆都跑了,还拼个球!”许福灵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声。

他这一声嘀咕,车间里好几个人都听见了。

他们都向陆云深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许福灵你说什么?”陆云深怒斥道。

“哎,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许福灵看着陆云深气恼的样子,觉着自己总算搬回来一程,笑嘻嘻地往门口小跑着,“吃饭去喽!”

沈川仁看出来了,心中也大约猜到了可能发生了什么。

许福灵跟陆云深是邻居,估计是知道点什么。

“小陆啊,你留一下。”沈川仁将陆云深叫住,跟其他人说,“你们赶紧去吃饭!”

他那意思,是把车间里的工友们先都支走。

看着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沈川仁将陆云深拉到一边问道:“家里怎么回事?跟媳妇闹别扭了?”

陆云深愁眉不展,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思量了一会,他摆摆手说道:“反正是我不对,等这一阵子忙过了,我就去把桂霞找回来。”

“怎么滴,桂霞是真走了?”沈川仁关心道,“她去哪了?”

“她给我留了一封信,说是去南方找同学打工去了。”

陆云深没提颜桂霞要离婚的事,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哎呀,你瞧你小子这个事给办的!”沈川仁敲了敲陆云深的脑门,“人家一个女人,独自一个人跑到南方去。南方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厂,你知道吗?”

陆云深摇摇头。

“你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找啊?”沈川仁一脸担忧道。

是呀,虽然陆云深想着等工作的事闹稳定了,就马上去找颜桂霞。

但是颜桂霞根本就没给他留地址,这人海茫茫,要怎么找呢?

“爸爸,你们厂里的段阿姨,不是跟妈妈是高中同学嘛。妈妈说,是去南方找同学了,你可以问问段阿姨,他们是不是有同学在南方。”

陆云深的脑中,突然传来了小雪的声音。

“对呀!小雪说得对!”陆云深脱口而出。

看着陆云深又在那自言自语了,沈川仁皱起了眉头。

这半年,他可没少看见陆云深在那自言自语。

“小陆!怎么了?又犯魔怔了?”

“哦不!”陆云深连忙摆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先去吃饭了,下午还要回来指导整改呢!”

说着,陆云深就一溜烟,跑出了车间。

小雪说的段阿姨,叫段琴琴,是颜桂霞的高中同学,也是建南化工厂的职工,跟陆云深不在一个车间。

陆云深走在厂里的大道上,看着一群群去食堂吃饭人流,在里面寻找着段琴琴。

终于,他在食堂的一角,看见段琴琴正跟着几个女同事一起吃饭。

这种时候,他不方便直接过去问,就自己打了饭,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一边吃,一边盯着段琴琴看,生怕人家先吃完走开了。

在食堂另一角,许福灵此时已经吃上了。

他看见陆云深走进食堂,自己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吃上了,眼睛还不住地往其他地方瞟。

许福灵顺着陆云深的视线看去,刚好看见段琴琴和一群女工的位置。

好你个陆云深,你真是个大流氓啊!

不仅惦记着林寡妇,还在食堂偷瞄其他车间的女工。

看我这一次,不给你抓个现行!

看着段琴琴吃完饭,准备离开食堂,陆云深也站了起来。

在走出食堂之后,他把段琴琴给叫住了。

“小段,你现在有空吗?”

“陆工,什么事?”

段琴琴和其他几个女工,一同回头,诧异地看着陆云深。

“这个……有个事我想问问你,方便说两句话吗?”

段琴琴跟颜桂霞关系不错,之前也经常去陆云深家做客。

半年前,小雪失踪的时候,段琴琴也帮着找了好几天,算是跟陆云深家交情不浅。

“行,你们先回去吧,我说个事就回车间去。”

“好嘞!”

几个女工走开了。

陆云深把段琴琴叫道食堂围墙外的小道上,环顾四周,没什么人,才说话。

“你知道,颜桂霞离家出走的事吗?”因为也挺熟的了,陆云深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她有跟你说吗?”

段琴琴听到陆云深这么一问,眼神躲闪了一下。

陆云深抓住了段琴琴这躲闪的眼神,心里明白,这段琴琴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你知道这事,对吗?”陆云深追问道。

“陆工啊,这个事……你也不能怪桂霞,她也是……过得挺难的……”段琴琴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

“这事我不怪桂霞,我就是想知道她去哪了,有没有联系方式,我好去找她!”陆云深诚恳地说道。

“桂霞她……”

“你们高中同学里面,有谁在南方打工吗?”陆云深说,“我记得你们高中同学里面,是不是有个叫葛春旺的,好像去了南方。”

“不是!葛春旺下海了没几年,后来又回来了,现在在建南市粮站工作呢!”

“那还有谁?谁在南方?”

段琴琴拧着衣角,左思右想,突然说道:“她有跟你说,是高中同学,还是大专同学?”

颜桂霞是大专学历,陆云深是高中学历,就这一点上,颜桂霞平时就有些看不上陆云深。

他俩是相亲认识的。

那个时候因为媒人说陆云深的父亲陆刚,是老干部,部队退下来的,在建南这地方有人脉,以后日子一定过得不错,这才打动了颜桂霞。

要不然,颜桂霞断然看不上只有高中学历的陆云深。

“颜桂霞的大专上的是函授,哪里有同学?”陆云深嘀咕道。

“夜校啊,他们函授班也有要上夜校的。”段琴琴连忙找补。

“哦……也对……”陆云深点点头,心里想着自己反正是没上过函授,但是好像有听人说过要上夜校这个事。

“是吧!”段琴琴看着陆云深好像是相信了,连忙补充道,“指不定是她在夜校认识的同学,那我可能就不认识了。”

陆云深低下头,沉思着。

“陆工,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啦!车间里还有事呢!”

“行,麻烦你了……”

段琴琴看着陆云深松口,连忙迈开步子。

“哎,小段,等一等!”

“陆工,怎么……了?”

“要是颜桂霞有联系你,你一定要替我跟她说,我跟她道歉,都是我不对,请她原谅我,赶紧回来!”

段琴琴看着陆云深那焦急诚恳的眼神,心中一酸,点了点头。

其实,她和颜桂霞是闺蜜,颜桂霞的事情一直有跟她说。

早在小雪失踪之前,颜桂霞就一直在跟原来的高中同学李富杰通信。

这期间大约有三年的时间了。

这个李富杰,跟颜桂霞、段琴琴都是高中同学。

读高中那会,李富杰跟颜桂霞就有些好感。

后来,李富杰高中没念完,就跟着家里搬到广东去了。

这些年,李富杰写来的那些信件,颜桂霞都保存在段琴琴那里。

段琴琴至今还是单身,颜桂霞把信存在她那,也是怕陆云深看见。

那些信的内容,段琴琴肯定是没有看过的,但是多少也能猜出来几分。

在颜桂霞要离家出走的前几天,她专门去段琴琴家,把那些信拿出来,一把火给烧掉了。

也就是在那一天,颜桂霞对段琴琴说,她跟陆云深过不下去了,要去广东找李富杰。

没想到,颜桂霞说到做到,第二天就走了。

段琴琴走到一半,回望了一下陆云深,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有些不忍也有些无奈。

陆云深跟段琴琴在墙边说话的一幕,许福灵都看在了眼里。

他专门找来了一台照相机,把陆云深跟段琴琴在小道上说话的画面给拍了下来。

“陆云深,看我怎么搞你!”许福灵狠狠地说。

>>>点此阅读《我脑中的好闺女》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