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封存的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封存的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瘦了的奶盖

角色:

简介: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都市单身女青年,每天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实现自己的财富价值,身世的背后却藏着低调的家族和注定的命运。

封存的香

《封存的香》第8章 不熟免费阅读

看着欧阳秋的臭脸,夏以沫很无奈。同样的欧阳秋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女人不都是贴上来的吗?

“哎,算了,不跟他计较!”夏以沫起身走去厨房自顾自忙活。夏以沫自认是个挺好养活的,除了喝茶挑了点,吃穿都很随意,从不挑食。但是今天花了大价钱要做一个挑剔的小女人,这吃饭上也还是要讲究一下的,毕竟,咳咳,今天还有客人在嘛!

夏以沫翻找冰箱,瑞文准备的储备粮早就用光了,只好煮了一份海鲜拉面,放些青菜火腿,再加个溏心煎蛋,嗯,还是很完美的。

“这已经是我超常发挥了,很不错嘛。”

“吃饭!!”夏以沫招呼欧阳秋。“有什么事也要吃饱了再说。”

看到欧阳秋走到餐桌坐下,夏以沫轻松了一些,突然觉得很适应此刻的状态,不禁想起那句“消余恨,免娇嗔,悟兰因”。在食不言的气氛下,夏以沫自在的吃完了一碗面,她想自己可能也并不讨厌欧阳秋,至少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收了碗,夏以沫又重新换了茶,并叨叨着:“刚刚的龙井已经被辜负了,现在好好尝尝这杯吧!”不会调节气氛,也不懂得开解别人的夏以沫,还是只能从一杯茶开始啊。

先闻茶香,一股春日萌芽的生机沁人心脾。

“你很喜欢茶!?”欧阳秋从卜卜那里知道夏以沫喜欢红茶,现在看来她喜欢的种类不仅限于红茶。

“嗯,是很喜欢。”夏以沫看他情绪好了许多,试着问:“你想聊一聊吗?”

欧阳秋看看眼前的女人,很认真的问她:“不喜欢我,所以跑掉了?”

“你也看到了,我一个人住,不喜欢突然造访。”

“一个人住?”欧阳秋想到那天在杯架上发现的男士水杯,很显然,他眼前的女人并不是真正的独居,不喜欢突然造访倒是真的。欧阳秋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不打算拆穿夏以沫的谎话,于是说:“可能是我太着急了些,我很抱歉。”

“我喜欢像现在这样和你交谈,这才是我们本应该有的样子,老同学见面该有的样子,你说呢?”夏以沫不想知道欧阳秋为什么说要追求自己,但她隐约觉得天上掉帅哥的事情实在不可信。

欧阳秋勾起唇角,玩味的说:“你说过我是特别的。”

“哪有~~~”

“不想认账?”欧阳秋一副就知道你会不认的表情,双眼紧紧盯着夏以沫帮她仔细回忆起两人的往事。“你说过无论怎样,我在你眼里都是最特别的。你说你能包容我的一切,你说我是耀眼的太阳,你说你喜欢我。”

欧阳秋认真的说完,像是在吟诵一段山盟海誓,又像在拷问夏以沫的灵魂,怨恨她的薄情。夏以沫听完只觉得后背发冷,头皮发紧。

“这么肉麻的话,怎么可能是我说的,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夏以沫惊疑不定却又不敢随口否认,毕竟她确实是写过情诗之类的东西,但是时间已经隔了那么久了,欧阳秋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所以打死也不能认。

“不记得了?要不要我再仔细帮你回忆一下,你是用的什么样的信纸,又做了什么标记?”

“不用了。”欧阳秋讨债的模样有些渗人,夏以沫连忙打住。

“这招果然好使。”欧阳秋心中窃喜,面上却不敢露出破绽。他哪里懂得这些,都是从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们那里临时学来的。

夏以沫眼看气氛又要不对,强自镇定的说:“现在我们来理一下。我可不觉得你真有那么深情,我们甚至从没有开始过。现在你突然说是为了我回国的,还做出对我情根深种的样子,我再怎么没有经验,也不是这么容易戏弄的吧!”

欧阳秋想不出更好的对策,只硬挺着说:“我有情书为证,你别想赖账。”

“我~~~我~~~~”我什么呀我,我真是悲剧了。夏以沫无言以对。

“你敢说不是你写的?”他再次质问。

怎么又绕回来了,夏以沫知道再狡辩也无济于事,干脆认下,问欧阳秋:“你怎么知道那些东西是我写的?”

“给我送信的那个女孩儿前前后后不知道找过多少人帮她写情书,也就你写的还能看,我就问她是找谁代写的。”欧阳秋冷脸说。

“她就招了?”夏以沫不敢置信的问,回想那个小妮子还是挺机灵的啊。

“1个冰激凌,她就全招了,还说你一直疯狂暗恋我。”说到这里,欧阳秋的脸上露出了不被察觉的笑意。

“情书我还留着,你敢不认?”不消片刻,那个怨男已有转霸总的趋势。

夏以沫忽然觉得自己的龙井又被辜负了,猛喝了两口,已然处于下风。

“好吧,是我写的,我当时是一直暗恋你来着。可不告而别消失不见的是你啊,明明就是你的错,怎么能这样质问我。”夏以沫终于找到了一点受害人的自觉。

“我不想的,之前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欧阳秋觉得女人真是很麻烦。

夏以沫很不耐烦的说:“好了,哪怕你是当年的秋离,现在也无权干涉我的事。另外请你不要以某种特定身份自居,我们俩没有那么熟吧?!”

欧阳秋终于不再说话。

“这就对了,大家都已经不是青春年少时,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无论我当时爱你爱到发疯,还是发誓为你终身不嫁,都不过是小女生不懂事的行为,根本算不得真的。还有,”夏以沫停下了审视欧阳秋,继续说:“不要告诉我你身边没有过女人,不要告诉我你的心里都是我,却这么多年连一封信都没有,不要告诉我我有多特别,我自己知道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可多年未见的你怎么能明白我的独特?感性需要时间来存续,我对你哪怕有再多的真情也早就过了存储期了。丢失多年的东西现在再要找回,我只能说,早就没有了,而且你确定他是你想要的样子吗?”

“好吧。”欧阳秋双手合拢,一副认真的模样,他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哄骗,但就这样一败涂地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可能我对你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我回来了,重新站在你的面前,现在的我很真实,可以实现你少年时期对爱情的所有期许,不好吗?“

胡搅蛮缠后终究回归到现实,夏以沫没办法说不好,她需要一个爱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说:“或许你说得对,可是~~”

夏以沫的嘴唇被来自餐桌对面的修长手指堵上了,她惊得往后一躲,只听“咚~~~”一声,她已仰头倒在地板上,悲剧了。

欧阳秋也吓坏了,连忙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直接放在了沙发上。夏以沫刚躺下就一脚把欧阳秋踹在了地上,大声吼道:“离我远一点。”

欧阳秋无奈的盘腿坐在地上,俯视她说:“你好像对我很抗拒。”

“你才明白啊!”夏以沫一着急就想坐起来,结果发现腰扭了,大叫:“啊,好疼啊!”

“你怎么了?”欧阳秋着急的扑过来,然后又被她重新踹了回去。

“好吧,我不过去,我们好好说话。”欧阳秋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发生这样的事故。

夏以沫才被欧阳秋带入需要寻找爱人的征途中,发生这样的变故她也是尴尬的不行,她心想:“看吧,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叫你抱有幻想,倒霉了吧?”

“不管怎样,那都已经是以前的事了,难道就因为给你写了情书,我就该等你一辈子不成,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不管是秋离还是欧阳秋,我都不了解,曾经的感情只是我青春期里少女情怀的回忆,不是秋离,也会是其他人,再美好深刻也都是回忆,你明白吗?我都24岁了,请你尊重我。”夏以沫对着天花板一股脑的发泄出来,觉得心中的闷气终于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去找彭桀?”欧阳秋突然发问。

“彭桀?”夏以沫不解,这又关彭桀什么事?“彭桀怎么了?”

“你得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今天只能无功而返,欧阳秋也要知道这个答案。

夏以沫并不知道自己在彭公馆晕倒的当晚欧阳秋有打过电话,她只觉得欧阳秋好像在吃醋,可这飞醋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了些。她自嘲的想:“我夏以沫何德何能?竟让秋离大发醋意,而且吃醋的对象竟然还是彭桀,哈哈,这不是在梦里吧?”

\”回答我,我总要知道什么人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吧!?”

“彭桀只是我的朋友,对,是朋友,仅此而已。”夏以沫答得闪烁,她心里并不确定彭桀是否把她当朋友看,自己好像不配啊!

虽然夏以沫内心是彻头彻尾的不自信,可她的表情看在欧阳秋的眼里就是遮掩,是隐瞒。

“他不会娶你的,但是我会。”欧阳秋掷地有声的说出这样霸道的话,夏以沫简直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夏以沫再次确认。

“我说,只要你愿意,我会娶你,做欧阳太太。”欧阳秋的表情像是要将一个大奖颁给夏以沫,为了表示该奖项的重量,还要特意在颁奖前对夏以沫予以肯定,好告诉她,这不是梦。

夏以沫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半晌后淡淡的说:“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吗?我有些累了。”

欧阳秋缓缓站起身,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当他关上公寓门的那一刻,夏以沫的眼角流下了眼泪。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任思绪乱飞。少年时的懵懂美好始终留在记忆里,可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夏以沫了,自从她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需要靠着瑞文的保护才能安心过正常人的生活,她就再也不敢去爱了。午夜梦回,她究竟做过多少噩梦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可只要她轻易付出了感情,交付了身体,梦中等待她的都是无尽悲惨的命运,被当做宠物拍卖,被当做玩物禁锢,或是被当做怪物一样对待。她总是拼命的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可她抓住的都是将她推向下一个深渊的锁链。

“瑞文,就连你都要离开我了。”

夏以沫很难过也很纠结,她很想接过欧阳秋的承诺,找一个足够优秀强大的男人做自己的避风港。她一直期待有一个男人能爱她入骨入髓,将她深藏在自己的身后,不让任何人触及到她,他还必须强大、果决、坚毅,必须全身心的信任她,甚至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可是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欧阳秋?她却不敢判定。

>>>点此阅读《封存的香》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