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穿书成恶婆婆以后,她不再作妖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穿书成恶婆婆以后,她不再作妖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苏麋

角色:

简介:她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重生在了一部未完结的甜宠网文里,还成了女主将来的婆婆,想到这位书中恶婆婆凄惨的下场,她都忍不住牙齿打颤。不行不行,趁着男女主还小,她要扭转自己的命运!

穿书成恶婆婆以后,她不再作妖

《穿书成恶婆婆以后,她不再作妖》第8 章 这个男人待她是真的挺好免费阅读

梁轻尘酉时才回到王府,他换下朝服,净手洗面以后,云宣才让厨房的人将晚膳呈上桌。

每逢梁景和休旬假,一家人总要一起用晚膳的,毕竟也只有这时候才能将人聚齐,而且吃饭算是维系亲情最好的方式之一。

饭桌上,糖糖突然问:“八姨娘不和我们一块儿用膳吗?”

江暮雨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总不能说她就没通知江暮雪吧。

梁轻尘看了她一眼,回答道:“我们这是家宴,八姨娘是客人,就不必在一起用膳了。”

“哦。”得到答案,糖糖便继续埋首干饭了。

江暮雨诧异地看向他,正巧他也看过来,二人的视线交汇了一瞬,她连忙心虚地低下头假装拿公筷给梁景和夹菜。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个什么劲儿,可她总觉得梁轻尘似乎总能轻而易举地洞察她的心思。

梁景和看着自己碗里的菜越堆越多,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娘亲,够了。”

江暮雨一看他的碗里被自己夹的菜堆成了一个小山包,压根看不到下边的米饭了,这才放下了公筷,讪讪一笑,道:“你多吃点,正长身体呢。”

“多谢娘亲。”

接下来都安安静静吃饭了,食不言寝不语。

待用过晚膳,几人才坐下来饮茶闲聊。

梁轻尘问了一些梁景和课业上的问题,很多江暮雨都听不懂,就拿了玩具在一旁逗糖糖。

父子俩聊了许久才歇。梁景和喝了口江暮雨让云宣备的山楂水,里面加了蜂蜜,喝着酸酸甜甜的,很是消食,他今日确实吃的有点多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自己要回房中温书,便告退了。江暮雨和梁轻尘自然允了,待儿子一走,糖糖也到了该洗沐的时间,便叫云杉抱了下去。

她这两日特意吩咐了云宣,糖糖的日常起居若非必需就不要再让乳娘经手了,云宣虽有疑惑,但也照做,悄悄吩咐下去。

屋内又仅剩夫妇二人。

每每这时,江暮雨总会感到有些紧张,就跟网友见面约会似的。她回想起昨晚,身边躺着个半生不熟的男人,自己那是一动也不敢动呀,结果愣是熬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过去,过程睡得也很不踏实。

梁轻尘抿了口茶,道:“听说你叫人明日入府来量身做衣裳?”

“是有此事,怎么了?”江暮雨眨了眨眼,她觉得自己身为瑞王府的女主人,这点权利应该还是有的吧。

“没什么,不过你只叫了锦绣庄的人来,怎么不叫绫绸阁?你不是素来喜欢他们家的锦缎吗?”

“这……”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笑着道:“其实,我主要是想给八妹妹还有两个孩子做几身衣裳,我自己倒是没考虑。”

“原来如此。”梁轻尘盯着她,微抿了抿唇。

“对啊,我受了娘和冯姨娘的嘱托,要我帮八妹妹相看着,寻觅个合适的夫婿,所以我便想着给妹妹做两件新衣裳,打扮得美一些。”

梁轻尘道:“既如此,确实该准备准备,不过你们江家的姑娘生来貌美,不打扮也可以艳压群芳了。”

他本是夸的江家姑娘,可听在江暮雨的耳中却变了味儿,好像是他专门夸江暮雪长得好看,倒令她的心底无端漫出一点酸意。

她沉默下来,没接话。

倒是梁轻尘忽然撇了撇嘴,道:“昭昭连给两个孩子都做衣裳,怎么不想着给我也做一件?”

她看着对面人抿着唇,皱着眉,一双好看的瑞凤眼的眼尾都耷拉下来,像极了委屈的大狗子,让人想rua一把。

当然,也只能是想一想。

她无奈,这人怎么还委屈上了?于是只好说道:“再叫上绫绸阁,也给你做两身。”

梁轻尘顿时喜笑颜开:“正好我明日休沐,可以在家陪你一日,顺便把珍品阁也叫来,昭昭你的首饰也许久未换新了。”

江暮雨看着他,忽然也跟着勾唇一笑,懒得去计较刚才那句话了。

夜渐深,二人洗沐睡觉。

梁轻尘今日动作很快,还没等江暮雨躺下睡觉,他便从净室回来了。

俩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男人的手渐渐摸到她的柳腰,探进薄薄的衣料下面,不安分起来。

江暮雨如同惊弓之鸟,忽地一下坐起身。

梁轻尘动作一顿,俊美的脸上满是无辜和疑惑,声音有些低哑:“昭昭,怎么了?”

她也觉得自己反应有些大了,慢吞吞地躺了回去,红着脸小声道:“我来月事了。”

梁轻尘算了算日子,的确是这几日。便没再乱动,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的小腹上,柔声问:“疼不疼?”

她素来月事期间总容易腰酸腹痛。

“不疼。”

他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她盖得严严实实,右手还是隔着衣服轻轻贴在她的小腹上,道:“睡吧。”

“嗯。”江暮雨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今天真的来大姨妈了,同时又觉得有些温暖,这个男人待她是真的挺好。

他俩之间没什么婚姻矛盾,这几日也没吵架,她也就不敢提出分房睡,但又不想发生那不可描述的事,就只能这样能拖一时是一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原以为被人这么抱着睡觉会因为不习惯而失眠,结果她听着耳边轻浅的呼吸声却入睡极快,还非常安心地一觉到了天亮。

她醒来的时候,旁边依旧是空空如也。

云宣听到动静便端了热水进来服侍她洗漱。

她随口问道:“王爷呢?”

云宣道:“王爷在武场练剑呢。”

“哦。”

瑞王府里是有武场的,离紫竹院很近,她想着过一会儿梁景和就要回皇家学府了,不如抓紧时机再和男主促进一下感情。

于是,她让厨房将早膳安排在紫竹院,便牵着糖糖朝着武场去了。

走到武场才看到梁轻尘和梁景和父子俩都在,此时是梁景和在打拳,梁轻尘在一旁指导。

书中梁景和后来之所以能够成为赫赫有名的战神,其父亲还是占了头功的。

“瑞王能文能武,又容貌俊美,曾是京中万千闺阁女子的梦中情郎。”——这是文中的原话。

这样完美的男人,江暮雨却看不上,原因很简单,倒不是她眼界多高,而是她年少时心里便住进了一个人。

“唉~”她幽幽叹出一口气。

糖糖仰头看她,奶声问:“娘亲因何叹气?”

江暮雨随口扯谎:“瞧着你哥哥年岁渐长,我们以后能见着他的日子也就越来越少了。”

糖糖说道:“娘亲若是想哥哥,可以去皇家学府看哥哥呀。”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呢!

梁景和出不来,但是她可以进得去啊,怎么说她都是瑞王妃,去看看儿子总归没问题吧?多给男主送温暖、送关怀,多刷点存在感,男主总能记住她的好。

这般想着,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谁料,竟引来了武场里二人的注意。

>>>点此阅读《穿书成恶婆婆以后,她不再作妖》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