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张泰,龙哥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全球末日-红警进化

小说:科幻

作者:盗草人烤玉米

角色:张泰,龙哥

简介:夜深人静之时,当你打开小说书库,种类繁多的小说琳琅满目,就如同夜空中的繁星,一颗星星代表一个故事,总有一个故事会让你喜欢,会吸引你的注意,让你安静的去品读。而张泰本的故事,也从这星空说起,话说那茫茫宇宙,浩瀚无垠,无尽时空,深幽寂静…。

书评专区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

《全球末日-红警进化》第8章 楼顶幸存者免费阅读

秋日之夜,本应是热闹喧嚣和灯火通明的城区,此时却只剩下幽暗凌乱。黑暗笼罩了大片的街区,少许还在昏暗亮着的路灯悲凉地注视着往日繁华的街道,寒风中,那些闪着霓虹灯招牌的店铺开门迎来的不是客,浓雾里,随处可见又闲庭漫步的身影也未必是人……。

全球末日,恐慌与混乱洗尽了城市的繁荣昌盛,往日的盛世安康如潮水般退却,只有荒凉和寂静才会保留,才会残活。

侥幸存活的人们肯定也是知道这些的,应为做不到的那些人都在闹出动静时被喜欢‘热闹’的丧尸带走…。

所以旅馆楼顶的几个幸存者紧张又沉静的蜷缩在天台的一角,两两对视而坐。

“现在几点了,灿毛鸡”旅馆塔楼的夹角处,一个肥壮的光头男半躺在麻包上,脖子带着金项链胳膊上都是‘绣花’,沉声问起他身边的一个留着红黄绿鸡冠发型的年轻男,说话张口时还露出几颗大金牙。

“金牙哥,我那知现在几点了?手机都没电了,下午吃了最后一只馒头,现在肚子饿得很,应该是过了好几个钟了”灿毛鸡看了一眼金牙哥有些懒散的回应。

“喂,叼毛你不是沙街通吗?整条沙街的事情你都知晓的,这晚上多少点钟你也该通的吧,麻痹的你讲下现在是几点钟啊”灿毛鸡转身努嘴吊儿郎当的问向坐在他斜对面的一个黑瘦中年男子。

“龙哥你这,你这问的我也不懂啊,我这只是对沙街上的消息比较灵通,混口饭吃的嘛,这又不是算命的,实在是…实在是我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哎!龙哥别开我的玩笑了”

‘沙街通’本来坐着楼顶休息的身子急忙爬起身,弯着腰有些惶恐的向‘灿毛鸡’赔不是,深秋阵阵的寒风掠过,‘沙街通’的额头却冒着汗珠。

“艹,问你几点钟了你就告诉老子现在几点不就完事了?还混口饭吃,老子现在饿的很,你叼毛还有吃的没,赶紧拿出来,开你玩笑?老子开你麻痹,信不信老子抽你”

灿毛鸡本名陈龙,自小便父母双亡,混迹社会底层,未成年时便伙同一帮混混偷鸡摸狗,欺辱妇女老弱,勒索幼龄学童的零花钱,得益于朝廷新颁布的一部<童子庇护典籍>的漏洞,他屡进屡出衙门监狱,认为无人能管他,性格也变得嚣张狠毒起来。现在的他加入了金牙哥马玳的赌场做打仔,更是飞扬跋扈得不可一世。

对于沙街通这种靠打听消息混饭吃的‘九八佬’,他那里会买账?灿毛鸡认为沙街通敢驳自己的面子,便有些恼怒的举起手掌,恶言恐吓起沙街通。

这沙街通从早上开始就没得吃过东西了,昨晚他逛街回来时便遇到末日降临,整个旅馆的人变异的,逃命的乱糟糟成一团,也没谁逃跑时记得带点吃的,灿毛鸡下午吃的那只馒头还是从他手里抢走的。

现在被灿毛鸡如此刁难,又饿又气,平时经常被灿毛鸡几人敲诈勒索,淫威下沙街通也不敢发作,只好用惶急的眼神瞟向金牙哥,金牙哥正微闭着眼睛,也不抬头理他。

沙街通又望了眼身边的一个穿着性感,年轻靓丽的女子,这女的此时正在寒风中紧抱着双臂,靓丽女子看着他求助的眼神,几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低头转过脸去望向楼顶地板的另一处。

嚣张的灿毛鸡正待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忽然楼梯口的油桶门传来了一阵“砰砰”的敲门声,灿毛鸡转头回望金牙哥,金牙哥也警觉的抬头睁开眼,呼地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一下,神色满是戒备和紧张。

“金牙哥怎么办,这敲门的会不会是…”此时的灿毛鸡带着明显的害怕不安,哆嗦的提起脚边的砍刀。

“别出声,走,过去看看”金牙哥朝楼梯门口出努了努嘴,他也有些紧张,但在楼顶众人面前,往日混迹社会的狠劲促使着他必须要装出沉稳的样子,于是,金牙哥咬紧牙关,阴沉这脸,握紧手中的砍刀让灿毛鸡走前面,两人放低脚步轻声地摸向楼梯门。

敲门的正是张泰本,前面使用了‘真实视野’,他知道楼顶还有四个幸存者,并且知晓了刚才楼顶所发生的事情。感知到金牙哥和灿毛鸡正拿着砍刀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张泰本也不在意,开口问:“楼顶有人吗,麻烦你们开下门”。

门后面的金牙哥和灿毛鸡听到是人讲话的声音都是松了一口气,金牙哥阴沉着脸向灿毛鸡使个眼色,灿毛鸡会意的点了点头,假装热情的说:“哦,有人的!兄弟你们几个人啊,带的东西多不多啊,人太多的话楼顶位置小,怕挤不下呢”

张泰本心知对方是什么路数,热情欢迎是假,想打歪主意才是真,只是张泰本艺高人胆大,当下平静的开口道:“你们别担心,就我一个人,方便的话开下门,我带的东西也只是些零食和饮用水,哦对了还有烟!”

那金牙哥他们听闻此话顿时来精神了,灿毛鸡趴在铁门的破烂小洞上瞄了几眼,回头朝金牙哥点了点头,金牙哥也示意见机行事。

有吃的就好!刚才金牙哥叫灿毛鸡套话就是想打歪主意,确认了对方就一人,带了吃的喝的还有烟!两人不由得呼吸变重,灿毛鸡贪婪的吞了口唾液,笑着开口道:“就你一个人啊,那不碍事,方便得很,我这就帮你打开门”。

“咔咔啦”灿毛鸡把破旧的铁门打开,张泰本大步迈出了天台门口,门口站着的金牙哥和灿毛鸡都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灿毛鸡嘴里喊着:“兄弟你好,欢迎欢迎,来握个手”一副很热情的样子伸出手来要和张泰本握手。

和灿毛鸡的热情待客相比较,旁边的金牙哥就显得有些冷漠了。虽然脸上还挂着微笑,但是他手里的砍刀却握得紧紧的,手臂微微抬起,带着笑意的眼神炙热的注视着张泰本,仿佛很期待他们两人握手的样子。

张泰本无视了灿毛鸡伸出的手掌,心里冷晒一声,不知我和你握了手,被你抓紧了手掌后,你旁边的那人的砍刀会不会落下来呢?当然这也只是张泰本的猜测,所以张泰本绕过灿毛鸡的身侧,走了几步拿出一些零食回头丢给灿毛鸡,嘴里淡淡的说:“喂,接住!你们还没吃晚饭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灿毛鸡愣了一下,急忙胡乱的接过几包饼干和两瓶水,本来他伸长着手在等张泰本和他握手,一旦握住他便会紧紧抓住对方,让金牙哥举刀砍翻这小子。

金牙哥也没料到会这样,示意灿毛鸡先拿东西填饱肚子,待会在做打算,两人本来就有些饿了,拿着饼干和饮用水便胡乱的吃喝起来。

张泰本感知身后的一切,心里暗忖,这两人虽然对自己不怀好意,但也不能只凭猜测就把他们杀掉吧,给过你们吃喝了,如有再犯,那就不要怪我先礼后兵了。

楼顶的另外两人沙街通和靓丽女子则对张泰本的到来没有什么热情的样子,一直坐着不声不响,脸上的表情隐隐的还带着些许担忧。

张泰本走到他们面前,随手递给他们一些零食和水,那沙街通和靓丽女子急忙接过,并没有吃喝起来,靓丽女子用媚眼上下打量了张泰本一番,是笑非笑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开口表示感谢。

沙街通望了张泰本几眼,神色有些怪异,欲言又止,又低头不语。

张泰本也不在意,把钢管放在脚旁,摸出一根‘红两喜’点上,递过一根给沙街通,问他:“来一根?”

沙街通站起来点头接过,嘴里说句:“朋友借个火”,借点火的时候快速的瞄了眼金牙哥和灿毛鸡站的地方,沙街通低头一手点烟,另一手半捂嘴边作挡风状,不动声色地轻声说道:“朋友,你刚从楼下上来?旅馆不安全了吗?”

张泰本闻言笑了笑道:“呵呵([呵呵]一词以后在本文中都作轻声微笑之意)旅馆现在安全得很”。

沙街通眼角的余光瞟到金牙哥和灿毛鸡吃喝完毕正动身往这边走来,不由得加快语气又焦急说起:“朋友,待在这上面风很大的,别乱点火,还是房间舒服些,你留心了!(上面有人脾气很大,别乱惹到人,发飙了你就有危险,还不如在楼下安全)”

说完见张泰本不作声像似不放在心上。沙街通便假装借完火点着了烟,扭过头转身坐回地上,闭口不言。

两人萍水相逢,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受他烟水之情而已,这年轻人能听懂多少就靠他在社会混的悟性了。

另一旁的金牙哥和灿毛鸡刚才在吃喝的时候不断地相互打眼色,寻找机会。眼见张泰本拿出香烟来抽,灿毛鸡眼珠子转了几圈,计上心来,隐约的对金牙哥做了几个晦涩的动作,等金牙哥会意之后两人便动身走过来。

“喂哥们,给我也来一根烟仔爽下先,吗的这都快一天没抽上了”灿毛鸡嬉笑着靠近张泰本的身侧,大声叫嚷着,伸手拍了拍张泰本的肩膀,随手搭住,只是搭得很大力。

金牙哥也闷声开口:“兄弟,给我也来根吧,咦,我的火鸡呢?”

金牙哥低头用手在裤袋里翻找几下,但手里拿出的并不是打火机,而是一道寒芒,直奔张泰本的脖子……。

>>>点此阅读《全球末日-红警进化》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