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全球灾变:我能听到别人心声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灾变:我能听到别人心声

小说:科幻

作者:苦苦的寻

角色:

简介:末世+悬疑+机智+无系统+平凡流+变异兽+冷血+美女+基地+人性
有人问过我一句话,盛世之时,你最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那时,我十分向往的回答了他:晨起,与良师益友为伴,晚霞,与亲密爱人相拥。
现在末世了,有人又问了我同样的话。我微微一笑:这世间,值得我尊重的生命……不多……

全球灾变:我能听到别人心声

《全球灾变:我能听到别人心声》第8章 零元购免费阅读

通往江城的路,现在完全变了一个摸样。

路上都是烧焦的车子和倒在血泊中的人。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天地之间,令人胃液翻滚。

戴着墨镜,叼着烟的程鹰大力按下了喇叭。

巨大的音啸,如同炸雷响彻在半空,仿佛亡灵们不甘的呐喊,经久不散。

十几秒后,喇叭声浪停止,程鹰摇下车玻璃,伸头对着外面吼了一嗓子。

“我按喇叭了,有喘气的抓紧躲开,压了我可不管,哈哈!”

他嘴角扯出了一丝邪笑,猛地踩下油门。

轰!~

重卡尾气烟筒里喷出一股黑烟,车子如野马奔腾,带着狰狞的撞角狂奔而起。

一辆被烧焦的昂贵超跑,被车头撞角顶翻,接着被卷入车轮,里面的焦尸和车子,一起被压成了铁片。

骨骼的碎裂声,如同鞭炮似得炸响,令人头皮发麻。

几辆翻到的三轮车成了纸糊的。

与撞角接触的那一刻,就被挤成了一团……

这辆重卡如同大海中的鲨鱼,经过的地方,成了一条血路。

一落过来,不知道有多少幸存者因为他的野蛮驾驶而死去。

但程鹰的那张木然的脸上,却没泛起一丝波澜。

因为这些只是开胃菜,到了真正的末日,这些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反正这些人会饿死、渴死,冻死,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点。

说不定,这些人泉下有知还会感激自己八辈祖宗呢……

十里路程,哪怕骑着电动车二十分钟也能到达城内了,现在竟然走了一个钟头。

这在路路通的华夏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却真实发生着。

一路碾压着来到城市边缘,重卡停在了一间小超市前。

打开车门跳下去。

踹开卷帘门,程鹰扫了扫。

这间超市是民居改装的,有十五个平方左右。

里面空无一人,但却有六个货架。

前面三个是糊弄小孩的玩具和文具铅笔。

后面的三个货架上,摆放的是零食小吃。

冰箱在门口处。

里面塞满了饮料、汽水,旁边堆放着十几箱袋装牛奶饮料和可乐。

程鹰打开冰箱,启开一瓶啤酒。

屯屯屯……

一瓶啤酒见底。

感知着酒花在嘴里迸射出的些微苦涩,他长出口气,把瓶子往柜台上一顿,开始了搬东西。

他是真不挑,看见啥搬啥。

东西往大纸箱里一扔,往肩上一扛就走。

不到二十分钟,这间小超市内只剩下几个孤零零的货架。

做完这些,程鹰也不打算再找小超市了,因为太浪费时间,不如直接去商场来的痛快。

等停在江丰商场门口时,这辆重卡如同磨牙允血的巨兽,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连前面的撞角都成了暗褐色。

程鹰也懒得下去了,直接开车撞了上去。

轰隆!~

大门倾塌。

重卡如同怪兽似得冲了进去,碾死了好几个昏倒在门口的人。

车轮都变成了绞肉机似地东西。

迎着其内明亮的灯光,程鹰扫了眼车窗外。

现在的大厅里躺了一层昏倒的人。

他没下车,而是踩下了油门。

重卡仿佛犁地的犁头,直接从人堆里碾出一条血路……

耗费一天时间,江丰商场里吃的穿的都被席卷一空,用不到的东西,程鹰则是一点没要。

天黑之际,他去往了加油站。

一夜下来抽空五座加油站。

弄得鼻子里都是油味儿,也悻悻的暂时停了手。

当然了,结果也是喜人的。

足足弄了五百余桶油料。

不得不说,“零元购”确实挺爽,怪不得欧美国家时不时的就来上一次……

醉氧末日第二天,小睡了俩钟头的程鹰,向深海俱乐部进发,打算取回自己预定的武器。

俱乐部在商场北面,距离冷库二十里左右,位于江城北城郊。

说句实在的,俱乐部的环境其实更适合做为避难基地。

只不过,这条道路与北面的林城接壤,地方还大,等醉氧末日过去,这里少不得会被官方征作避难所,不是一个绝佳的位置。

要是东西被发现,自己不就成了攒松子的小松鼠了么……

来到俱乐部前,重卡可就没法进去了,因为门口太窄,只有两米宽,想进去只能步行。

不过程鹰不在乎,只要能把里面东西搬出来就好,左右不过费一些力气而已。

拖着载着气割工具和大锤的小拉车,他踹开了大门。

放眼望去。

干净整洁的大厅还是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地上多了许多倒在地上的人。

放下工具,程鹰从楼梯一层层的开始向上攀爬。

他如同进了大墓的摸金校尉,开始翻找,想看看黄晓烟和自己预定的那套武器在不在这里。

结果,令他失望了。

虽然没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但在五楼的花卉丛里却发现一个五官、颜值、身材超级棒的女人。

按照某本小说的等级来说,这个女人能排得上祸水级。

不过这女人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嘴唇干裂的厉害,要是在拖两天,少不得香消玉殒啊。

作为怜香惜玉的人,程鹰能看她死去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的。

给她灌了瓶水,摸了两把,把她扛在了肩上。

“这娘们儿不错,挺有料的,一会儿扛回去,死在这多可惜呀。”

其实程鹰的目的地是负一楼,因为下面是靶场,热武器什么的都在下方的枪库里。

如果想下去,必须要经过电梯,往下没有楼梯可走,往上搜寻,不过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想法。

幸好俱乐部足够封闭,没发生什么灾难,独立发电机还在运行。

重新回到楼下,把人放在桌子上,拉着工具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打开,里面有几个晕倒的倒霉蛋。

程鹰一脚一个都给踢出去后,按下了按钮。

电梯门开,看着恢宏大气的靶场,程鹰直奔枪库方向。

枪库门厚一尺,全合金打造,不仅需要钥匙,还得有密码,想进去除了炸门,只能破墙。

程鹰记得很清楚,黄晓烟说过,当初建造枪库的时候墙壁里都包了层一公分厚的钢板,就是防止有心人偷盗的,毕竟这是一个禁枪的国度。

炸门就别想了,那就只剩下砸墙一途。

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

拿起大锤,卯足了力气砸上去。

佟!~

八十磅锤头夯击在混凝土浇筑的墙壁上,声音沉闷的厉害,似绝望的嘶吼,又似怪兽的哀鸣……

>>>点此阅读《全球灾变:我能听到别人心声》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