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病娇王爷被傲娇小绣女拿捏了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王爷被傲娇小绣女拿捏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小龙虾爆炒

角色:

简介:她是盛家庶出三小姐,被人设计陷害惨遭囚禁三年,最终惨死在亲姐姐手里,一朝重生,灵魂却进入到庶民丫鬟余华锦的身体。他是毓敏公主与镇国将军平阳侯的独子,世人眼里终日无所事事,是个闲散病娇的小王爷。
她一身仇恨嗜血重生,手段狠厉决绝,不惜双手沾满鲜血,也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而他却说:别脏了你的手,我心疼,让我来……

病娇王爷被傲娇小绣女拿捏了

《病娇王爷被傲娇小绣女拿捏了》第8章 出自谁手免费阅读

小菊这边已经到洗桐院,惹得洗桐院的丫鬟婆子都在看她,看着是常来找苏嬷嬷的小菊,可是又不像是她,往日里小菊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土丫头,今日小菊是脱胎换骨了?她见到苏嬷嬷后,苏嬷嬷也是一阵惊叹,原来这丫头生的这么貌美,赶紧让人去叫苏大来。

徐盈花正在厢房内挑着桂花宴上要用的衣服料子,就听得外面丫头们议论着“真好看”“像桃花”的字眼,她叫来贴身丫鬟碧纹:“外面怎么了,一阵吵嚷”。

碧纹刚也见着小菊来了洗桐院,她们都知道这是苏嬷嬷的远亲,经常来找苏嬷嬷,所以也都识得:“小姐,刚刚是小菊来了洗桐院。”

“小菊?”徐盈花并不上曾心这些丫鬟是谁。

“就是常来找苏嬷嬷的那个,她是苏嬷嬷的远亲。”碧纹解释道

“既是常来,怎么还如此大惊小怪,吵吵嚷嚷的。”徐盈花有些恼,她本就为了桂花宴挑布料挑款式挑的脑仁疼。

“小姐有所不知,小菊今日好像和往日不一样,不知什么缘故,看着比平日娇俏的多。她们都在谈论说小菊现在的面容像一朵桃花一样好看。”碧纹尽量挑重点了说,怕惹得小姐不快。

徐盈花若有所思,桃花?难道是桃花妆?

“你去苏嬷嬷那儿一趟,就说母亲送来一盒点心,正好苏大回来,又有远亲姑娘在,拿去给她们尝尝鲜罢”。

碧纹应声退下。

徐盈花还在拿着料子比对着,这次桂花宴听说皇子们会参加,她一定要细心妆扮,若入了皇子们的眼,早早的定下亲事,才能躲得过明年入宫选秀。皇上就算再有无上尊荣,到底也是个半百老人,和青年才俊又身份尊贵的皇子们相比,正常的姑娘都会选择皇子们当夫婿吧。

“小姐,苏嬷嬷带着小菊来了。”碧纹走进来,身后跟着苏嬷嬷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穿的是粗布衣裳,但是梳的发髻却和这些丫头们不一样。

“老奴谢小姐记挂着老奴儿子。老奴儿子在三少爷房内还没过来,老奴先带远房侄女小菊来谢过小姐。”苏嬷嬷弯着腰恭敬的说道

“无碍的苏嬷嬷,你是我身边的老嬷嬷了,母亲时你就伺候在侧,区区一盒子点心,苏嬷嬷当得起。”徐盈花早就看到了她身后的小丫头,“倒是从未听你提起过这个远房侄女。”

苏嬷嬷头低的更深:“老奴早些年本家的一个丫头,去年才刚来府里,一直在外院做洒扫的活计,不常在洗桐院走动,今日恰巧来院子里,赶上小姐送吃食,是她有福气。”说着朝身后的小菊说:“快上前来见过小姐。”

小菊战战兢兢,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见贵人家里的主子,哪怕是个小姐,也让她紧张的出了一手心的汗。

“奴婢小菊,见过二小姐。”小菊跪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徐盈花声音听不出喜恶:“起来吧”。

小菊才敢从地上起来,微微抬头的瞬间,徐盈花就看到了她的脸,果真娇俏,一个丫鬟的脸都可以这么动人,是谁能做出这么精致的妆面?徐盈花要定了她。

打发了苏嬷嬷二人出去,徐盈花才吩咐碧纹说:“去打听打听小菊脸上的妆面,是出自谁手,想办法弄到洗桐院。”

碧纹知道小姐这两日为了桂花宴吃不下睡不好,有这样一个人或许能帮小姐分忧。便马上着手去办。

还没等到晚上,华锦就被叫到了洗桐院。

“小姐,奴婢把人带来了。“

徐盈花看了看她身后的华锦,只见她穿着普通的丫鬟服饰,盘着简单的丫鬟发髻,并不像是会梳洗打扮的样子,可人不可貌相,徐盈花并没有小瞧,先试探试探。虽说是丫鬟,也没有怯懦的神色,大大方方地站在那儿,神定气闲,倒是有着说不出的雍容气度。

“今日小菊的妆面是你上的?”徐盈花也不墨迹,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华锦如实回答,旁边的碧纹提醒她:应说回小姐,是奴婢。华锦不理会,先不说盛华锦前世虽然是庶女,好歹也是个小姐,更是余华锦,当过皇上宫妃的女人,没有自贱身份的道理。

徐盈花倒不在意这些,只要这个丫头有真本事,称不称奴婢又有什么要紧。

“你从哪里学的这个妆面?”桃花妆是宫里传出来的,民间能让桃花妆面出神入化的人没有几个,这个丫头在徐府做粗使丫头,怎么会有这个本事。

“回二小姐,我以前在脂粉铺打过杂,偷偷跟着妆娘学过一些手法。前儿上街我看有很多姑娘们都在画这个妆面,回来就自己琢磨,赶巧儿小菊姐姐给了我一个练手的机会,小菊姐姐人生的好,加上她更适合这个妆面,所以就更加出彩。“华锦一口气说完,真真假假的一大通,听起来倒是挑不出差错。

徐盈花信以为真,除非天生就是这块料子,否则她这样的穷苦丫头,哪里有机会去学这些东西。

“你倒是机灵,还知道什么人适合什么妆面,若是让你现给碧纹梳妆,你认为什么妆面更好看?”

华锦听了,嘴角微微带笑,她知道徐盈花这儿有戏。

“碧纹姐姐生的温柔,性格又沉稳恬静,像桃花妆这种娇俏的妆面自然是不合适,姐姐只需略施薄粉后,浅铺一层檀粉,稍稍晕染开,在脸颊这个位置,檀色沉稳,又不失气色,虽不若桃色艳丽,却独有一份骄矜大气,唇色也上一层浅浅的檀红,互相辉映,即明艳又沉稳。眼睛就不再晕染颜色,姐姐的眼睛生的美,眼神从容,就是天生最好的妆面,只需在眼角勾勒出轮廓即可。“华锦一面说,一面在碧纹的脸旁比比划划,徐盈花听得入神,果然有点儿东西。

“这个妆面叫檀晕妆,二小姐,我给碧纹姐姐上妆吗?”檀晕妆现下还没开始流行开,所以坊间并不知道这个妆面,徐盈花以为是华锦随便起的一个名字,她不知道的是后来的檀晕妆比如今桃花妆更受人追捧。

碧纹有些期待,徐盈花却说:”不用了,今日起你来洗桐院当差吧,碧纹,给她安排个住处,以后她与你和绯络晨起时在里间伺候。若有人问起,只说是母亲送来的丫鬟,其它的无需多说。“

华锦没想到这位二小姐如此干脆,前世虽顶着她的名头入了宫当差,但并未与真人有过交集。这位虽然躲过充当宮婢的命运,却也不再是徐府二小姐的身份,一辈子顶着别人的名头生活,着实可惜了。

>>>点此阅读《病娇王爷被傲娇小绣女拿捏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