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年代 » 正文

小说《八零辣妻:发家从摆摊卖物资开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辣妻:发家从摆摊卖物资开始

小说:年代

作者:芸十娘

角色:

简介:萧晴重生了,回到了遍地是机遇的八零年代。这一世,她不再任人揉捏!
继母想动手?她先送上一巴掌!
生父想讨钱?她一封断亲信直接贴满家属院!
所有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她都要夺回来!
不过在她摆摊准备奔小康的时候,怎么还捡了个闷木头?

八零辣妻:发家从摆摊卖物资开始

《八零辣妻:发家从摆摊卖物资开始》第8章 你全家才偷人免费阅读

皮鞋厂家属大院和平房区离得不远,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确定在这?”齐老太指着院墙问,齐兰肯定点头,“没错,就是这!”

“好。”齐老太大喜,着急忙慌地冲进院子大喊,“萧晴那死拖油瓶在哪,毛都没长齐就学会出来傍男人了吗?快给我出来!”

此时,萧晴和陈灵武刚完成清点,拿着大把的毛票准备去信用社开个账户存一下。

听到门外齐老太骂娘的声音,萧晴本能的浑身哆嗦了一下。

陈灵武看在眼里,手不自主地抬到萧晴肩上,犹豫好久也没有安慰地拍上去。

他心里怜惜这个和他一样的可怜人,但又不知道该拿什么立场去关心,难道是合伙人吗?

陈灵武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

他收回手,将萧晴连人带钱袋推进卧室,“你别出去,我去打发了她们。”

说完,陈灵武转身出门。

门外,隔壁屋王素梅也被吵了出来。

“阿武啊,这凶老太你认识吗?”她逮着陈灵武问。

“认得。”陈灵武压低声音,“就是萧晴的后妈和后奶。”

“不给人饭吃,还追着人讨钱的那种。”陈灵武又补充说,声音不小,刚好让齐老太和齐兰都听见。

“狗崽子你说什么呢!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齐老太一手叉腰,破口大骂。

她纵横家属院这么久,还没被人这么说过。

“胡没胡说你自己清楚,这是我们自家院子,不欢迎你们这种心黑肝黑手也黑的人。”

陈灵武不怕齐老太的威胁,他耿直地指着院门开始赶人。

“好啊你!”齐老太气得捂住心口大口喘气,萧晴果然是个小贱人,傍的男人都这么嘴贱!

齐兰看老妈被骂,撒泼乱叫:“你这该死的,拐走我家黄花大闺女就算了,嘴巴还这么毒!我家老太太身体可不好,出了事你负责得起吗!”

齐老太闻言立刻哎哟哎呦顺势躺下。

齐兰也接着演,放开嗓子干嚎:“来人呀,快来人呀,大壮小伙欺负妇女了!”

“快来人救命啊,这小杂种把我家老太太给骂晕过去了!”

这一通喊,果然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居民。

“你这妹子可别瞎说,我们阿武可没动手。”王素梅赶忙帮陈灵武撇清关系。

咋还有这样的人呢!王素梅气不打一出来,这还半句话没回呢,就给讹上了,要真做了什么,岂不是要被这对不要脸的母女给说成谋财害命啊!

“啊呸!”齐兰仰头啐了口唾沫,“你家小畜生没动手,那我家老太太是怎么被气晕的。”

“怎么着,这小畜生是爸妈死绝了吗?还是和萧晴那贱蹄子一样有娘生没娘养啊,需要你这么个糟老婆子出来帮他说话?”

齐兰越说越过分,王素梅气得从厨房扯了块抹布,瞄准了齐兰的嘴丢了过去。

世界安静了。

但也只是一会。

因为齐兰的怒火更加旺盛了,她爹呀妈呀的,什么不堪入耳就骂什么。

还冲过来拉着陈灵武的衣领子,左右开弓就是两巴掌。

尖锐的指甲,一下子就在陈灵武脸上留下几道血淋淋的血痕。

“干嘛呢你!”萧晴不忍了,从房间里跑出来。

她以为齐兰找不到人就会走,没想到居然还敢在别人家里动手,更没想到陈灵武这个憨子手都不还。

“哎哟,舍得出来了。”齐兰冷笑,“我还以为我的好女儿真的就准备窝在野男人的家里不出面了呢。”

“谁是你女儿。”萧晴嫌弃回应,抬头检查陈灵武脸上的伤口。

齐兰皮笑肉不笑,“怎么?是赚了钱硬气了?还是傍上野男人硬气了?你不要忘了,从五年前把你从乡下接过来那天起,你的户口就挂在我名下了!”

“这么些年,你吃我的用我的,没还清就想长翅膀飞了,做梦吧你!”

萧晴听着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吃了喝了你们多少东西,既然你要算,那我就和你算个清楚,也让大家评评理。”

说着,萧晴掰起指头开始算。

“第一,我户口的确在你们齐家户口本里,但是你怎么不告诉大家伙,户口本里多了我这个人头之后,家里每个月能多领多少粮票布票呢?”

“第二,你说我吃你的喝你的就更可笑了。粮票布票不算,我一边读书一边去工厂里扛货赚钱你怎么不说给大家听听?那可是一百斤一袋的货,我从早扛到晚,扛得肩膀头子都肿了也才七毛钱一天,也都被你要走了吧!五年说多不多,几百块还是有的!”

“什么都交给你管,但是这么多年,我吃过你家一个白面馒头,穿过你家一件新衣服吗!”

萧晴条理清晰,一句句掰扯,越说周围人看齐兰的眼神越嫌弃。

还以为是什么发善心的好后妈,结果就这?

“什么你的你的,都是我们齐家的!”齐老太气急败坏,跳出来指着萧晴破口大骂,“果然是大贱人生的小贱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有娘生没娘教的杂种!”

“你妈偷人,把你丢下和野男人跑了,你也有样学样傍男人,贱到骨子里去了!”

齐老太连环炮一样说了一句又一句,每一句都落地有声,也全都狠狠地敲打在萧晴的心里。

这一刻,什么忍辱负重,什么秋后算账,什么扮猪吃老虎全都被她抛在脑后。

萧晴攥紧了双手,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前世今生积攒的怒气全部上涌,让她脑袋嗡嗡的,身体也控制不住的发抖。

充满血丝的双眼盯紧了她的好继母和她的好奶奶,如果萧晴眼神流露出的滔天恨意如果能化作真刀子,估计已经将齐兰凌迟不知道多少回了。

这瞬间,小院里很安静,都被萧晴的表现震住了,连带着齐老太也讷讷地闭了嘴。

良久,萧晴才终于打破寂静,她笑了,笑的不带一点温度,笑的阴冷瘆人。

萧晴慢慢地走到两人跟前,铆足了劲一拳挥在齐兰脸上,把她猝不及防地打翻在地上。

然后猛地拉起齐老太的衣领,血红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到她满眼的惊慌和害怕后,一字一句的轻笑开口:

“你他妈才偷人,你全家都偷人。”

>>>点此阅读《八零辣妻:发家从摆摊卖物资开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