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正文

小说《鸢尾花之庭》德雷斯科,阿斯拜尔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鸢尾花之庭

小说:灵异

作者:寇冬

角色:德雷斯科,阿斯拜尔

简介:绚丽掩盖腐烂,花瓣遮住哭声。
若有什么比高墙的爪痕更令人畏惧,一定是彩窗后不为人知的锁链。
若有什么比野兽的吐息更令人作呕,一定是塔楼上早已腐朽的王权。
有人不懈守护着已经四分五裂的同族,有人垂死维系着已经支离破碎的信仰,有人沉默潜伏着等待终结传奇的时机。
还有的人在装饰华丽的坟墓之上,敲响钟声——俯瞰着这片大地上无尽的斗争。

书评专区

鸢尾花之庭

《鸢尾花之庭》Chapter 2-2 泥沼之月免费阅读

去黑暗森林之前,自己同样需要作出准备。在检查了自己所有的装备后,格尔德沉重地叹了口气。因为自己的身份,只要离开公馆的范围,也一定有不少人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因此自己也不能轻易前往给圣权骑士准备的秘密武器库。

“德雷!”

脚步声咚咚地响起,德雷斯科站在二楼,向下张望:“做什么!”

“你的装备我要用一下。”格尔德说完,一脚踢开了那之前被德雷斯科已经收拾好勉强合上的破旧皮箱。这并不是因为他粗暴,而是因为这个皮箱的两边都挂着武器组件,沉重地难以打开。

“……喔……”

尽管德雷斯科应承下来,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并不是很乐意被格尔德借走自己的武器:“除了气动狙击枪外就看着拿吧。另外三管旋转燧发枪需要你自己去搞火药,铝热枪我不建议你用,会引发森林大火。”

“只是要借走你的配枪和……电弧枪。如果是进入黑暗森林,我不能以男爵的身份前去。”

“为什么?”

“喔,显然是因为里面的原住民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格尔德轻描淡写地说,“那样的话就显得太没诚意了,尤其对方是一个暗影术士,欺骗她的下场可不会很好。”

和圣殿骑士黑色的骑士制服不同,圣权骑士的制服是一身纯白,袖子的手臂上方绣着圣裁所的徽记。一身纯白的圣权骑士经常被叛逃或者是沉醉于黑暗力量而转入地下的黑骑士称为“白狗”——尽管这套衣服异常显眼,但圣裁所规定在执行裁决时必须亮出自己圣权骑士的身份,所以格尔德不得不这样装备。他翻出了许久未曾穿过的骑士制服外套,里面则是用绑带绑住了穿着衬衫的上半身。绑带的后面有着一块被魔力强化过的磁石,方便圣骑士们行动时背着自己的武器——尤其是大剑进行赶路。按理来说,德雷斯科出身于莱特雷家族,使用的应该也是骑士宽口阔剑;但是他并不喜欢,所以一直配在身边的是一把精钢骑士细剑。热武器科技精进一日千里,而德雷斯科恰巧很喜欢新鲜事物;他这一皮箱的武器就是最佳证明。

“一把剑外加一把电弧枪,你不会觉得太重了吗……等等,你刚才提到……‘她’?”

“对此有什么疑问吗,莱特雷先生?”格尔德在调试过电弧枪后,把电弧枪背在了身后,自己的手枪“赛拉弗”,还有德雷斯科的双枪中的其中一把“利德宛”,被他放在腰带左右的枪套中。

“暗影术士,女的?”德雷斯科皱了皱眉,“就在这边?黑暗森林里?你确定你能对付得了吗?”

“如果只是单纯交涉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如果她肯出来自己亲手解开那个封印铜环最好,不行的话我就问一下方法,之后再做打算。”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么做的话。”德雷斯科决定不再过问,毕竟他之后也有自己的事情,若是格尔德愿意抽空前往黑暗森林打探再好不过,“记得再帮我打听一下埃尔蒙德侯爵领的事情。”

“我会的。”

在调试好了全部装备后,格尔德脱下外套,开始调试装备背带的位置。他先是解开草草绑上去的背带,然后脱下衬衫。

在他的背后,是他的圣骑士刻印。德雷斯科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

位于最中间的刻印,正是他的家族刻印“正义”。在其上的,是用来强化身体素质的刻印“节制”,腰后的纹路则是自己也有的用来保命的“忠诚”。他的左肩膀上是美德刻印之三,提升反应速度的“勤勉”;右肩膀上是美德刻印之四,提升神圣法术爆发力的“贞洁”。在他的脖颈后是美德刻印之五的“谦卑”,在法术使用时降低消耗;美德刻印之六在他家族刻印的旁边,正是“宽容”,通过剑术对黑暗生物的造成的伤害会加倍。他的右手小臂上,是刻印师为他定制的不知道具体效果的“慈悲”……德雷斯科看着他穿上带有祝福力量的衬衫,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格尔,等一下……”他先是指了指自己的锁骨,又指了指他左手臂上被划掉的那个“忍耐”,表情有些扭曲,“那是刻印师给你打上的美德刻印,不是我这种三四年后就会自然消失的假货?”

“对。你那种只不过是为了蒙骗一下看守和一些不知情的术士而已。”格尔德淡淡地说,“其他任务需要我扮成黑骑士的话,我不可能用那种假货蒙混过关。”

对于一向清白,看重名声的卡德拉佐而言,划掉一个永久性的骑士刻印,反转成了罪之刻印,简直是不可理喻……或许是奇耻大辱。

“别那么看我,我父亲知道这件事。”格尔德无奈地抬头看向他,“我现在要出发了,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不太了解你了,格尔。”德雷斯科复杂地俯视着他,“方便告诉我为什么选择忍耐刻印吗?”

“不知道,随便选的。”

格尔德抬起手臂;被布料和制服覆盖的手臂上,原本象征着骑士美德刻印的“忍耐”,在特制的匕首破坏后,反转为了“愤怒”。在过去的某些时候,这个已经反转的刻印也帮了自己不少忙。

“只要你的父亲不介意就好……真是可惜,现在有完整七美德刻印的圣骑士很难找了。”德雷斯科假模假样地叹气,看着一袭白衣的好友套上那黑色的兜帽斗篷。随着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他直接飞身越过栏杆,从二楼跳到了一楼。

皮箱里除了武器,有一样东西格尔德并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德雷斯科的组装式发报机。

“您好,莱特雷先生,这是您今天需要过目的文件……”

“日安,阿斯拜尔。”亚力克西斯在办公桌后坐下,指了指对面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示意,“请拿给我关于埃尔蒙德侯爵领的调查报告,还有圣殿方面的相关联络。”

“没问题,伯爵……这是最新发来的报告,已经抄送给了上议院的其他议员,布朗先生——也就是那边已经下了定论,说这份调查报告非常详细,完全可靠。”

亚力克西斯挑起眉,颇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秘书:“罗伯特·布朗?那个长相和名字一样普通,声称自己老眼昏花在找妻子的时候上了自己的女仆的布朗?恕我直言,我桌子对面的这堆文件里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废纸。”

他的秘书阿斯拜尔一边干笑着,一边将文件递给他:“您瞧,布朗先生和捷戴特一向联络频繁,本人也是支持罗莎琳德女大公继位……”

“嗯,我确定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希望后面附赠的这份资料能让我在写你的年终评价时心情能好上些许。”

亚麻色头发的男人用裁纸刀优雅地裁开棕色牛皮纸信封,拿出了里面分量不少的调查报告,眯起湖绿色的眼睛仔细阅读着。莱特雷家族不会站在任何一方身后,无论是一直在忍让姐姐名声不俗的小王子卢埃林(Prince Llywelyn)还是行事放荡实力雄厚的公主罗莎琳德,亚历克斯西本人也从不表出任何倾向。

“我倒是不在乎这些老掉牙的贵族的钱都从哪里来……阿斯拜尔,看看地图,佩尔瑞斯郡不远处就是埃尔蒙德侯爵领。”

说是不远处,但是年轻的秘书官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埃尔蒙德侯爵领中间还隔着一块罗莎琳德女大公直辖的封地,以及黑暗森林的边缘,还有希斯公爵,也就是罗伯特·布朗的封地。

“如果你有看过近些年的调查会发现,我们老眼昏花的希斯公爵竟然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领地内一些年轻漂亮或者年幼无力的领民在女大公的辖领和埃尔蒙德附近的近郊失踪。”年轻的侯爵用那宛若大提琴奏鸣时低沉磁性的声音,优雅地吐出一连串的长难句,“真是令人吃惊,我原本以为任何接受过基础教育的贵族都会在继承爵位前意识到领地内的领民数量才决定了自己的财富,没想到即使是在继承后他也完全没能从中学到任何东西。”

灰发的秘书官苦笑着看向自己的上司:“请恕我愚钝,莱特雷先生。”

“我决不能让这种风气蔓延到我的领内,阿斯拜尔,我靠着自己的智慧不借助父亲的影响力拿到了佩尔瑞斯郡——这先祖曾经落脚的偏僻城镇——有意打造成我未来带着特蕾莎一起养老的地方,决不能沾染这种浮躁的,违反女皇意志的,令人觉得羞耻的风气……喔?爱尔摩森大主祭的养子也失踪了?”

“是的,这里还有一份文件报告了您的弟弟德雷斯科·莱特雷先生,曾经应女皇召见前去皇宫,而在那之前爱尔摩森主祭刚刚求见过女皇。”

聪明的年轻人很快就将上司所说的事情全部联系起来,迅速找出了相关的文件递给亚力克西斯过目。侯爵眯起拿湖绿色的双眼,加深了唇角玩味的弧度,令阿斯拜尔的脊背上忍不住流下冷汗。好在阿斯拜尔身后的收报机突然咔哒咔哒响了起来;秘书官大吃一惊地转过去,这台落灰,上面摆着泛黄纸张的收报机,自他进入侯爵的办公室起就没见到过它启动,也没有注意过这个装饰华丽的发报机居然不是一个摆设,而是一直开着的。在机械传动下,发条僵硬的收报机背后在喷出一阵黑灰一样的金属碎渣后,开始在纸张上敲字。

“这倒是有点出乎我意料了……”

侯爵本人看起来也有点意外,他亲自走过去,拿起了纸张。

秘书官看到的,是一项带着从容笑容的侯爵,短短的几秒之内,瞳孔缩紧后嘴角的弧度忍不住上扬,甚至超过了他能够想象的弧度。阿斯拜尔慢慢倒退了两步,觉得自己明天可能因为左脚先迈进办公室而遭到开除。

“咳……真是失礼了,阿斯拜尔。”

亚力克西斯的表情迅速调整回平时的从容;但是他湖绿色的眼中,同时闪烁着锐利,狂喜,还有阿斯拜尔觉得背后发寒的,如同盯上猎物一般的诡异杀气。

“想必……想必一定是您意想不到的消息……”阿斯拜尔战战兢兢地抱着文件,看向愉悦的侯爵。

“是好消息。”亚历克斯的手指收紧,轻声说,“是对我来说,非常非常……珍贵的情报。”

黑暗森林的边缘处,格尔德能看到一些雇佣兵在看守着。霍普港当地的关系和黑暗森林的住民并不是很好;考虑到黑暗森林这一片是完全未经过开发,进去就难以走出来的山脉,安保团也只能守在森林边缘,不让那些原住民出来。能够拿到通行证又能被原住民信任的商人寥寥无几,正是靠着这些商人和亲近帝国人的部分原住民,两边才没能燃起战火。

不过就算当地人想要侵犯森林的据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罗莎琳德女大公允许各地组建安保团,还命令各地成年男子到了合适年龄必须进入安保团训练,但安保团毕竟是民兵组织,和骑士组成的征召军或者雇佣军并不一样。安保团只有自卫权,并且没有大公的命令,不可随征召军出征,这也是为什么安保团制度受到各地民众的拥护。实际上,女大公的心思即使是在王都,真正看穿的人也没有多少。如果是德雷斯科在这里,一定会对格尔德解释清楚,然而格尔德此刻并没有这份心情深入思考。

等到轮换后,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时,看起来就很可疑,穿着黑色斗篷的格尔德才从阴影处走出,向着薄弱的守卫处走去。其中一人看到后,立刻警惕地转过身看着他;但很快,另外一个人阻止了他的动作,并且镇定地看着格尔德走到他面前。

“口令?”

“永远伟大。”

一边说着,格尔德将从德雷斯科那里搜刮来的钱交给了这个守卫。守卫退后一步放他过去——想也不用想,另一名看起来一头雾水的新安保兵肯定在与他平分这意外之财。

那是守卫官的表弟,格尔德早已经打听清楚;他每天都会这样放走一些想要去黑暗森林的人,前提是必须要给他足够的钱。安保官也会从中分一杯羹……对于一些进行禁忌研究的术士来说,这无疑是非常方便的。

可另外一面,这也反应了现在女大公领地里各处泛滥的腐败。想到女大公对女皇命令的阳奉阴违,还有作为人口贩卖牺牲,被折磨成那副模样的艾维斯,就算格尔德平时只是忠于圣殿的高洁的圣权骑士,也不禁从心底升起对女大公的厌恶。他加快脚步,很快走上山路,一边释放了一个术士之间特有的,由大地魔力构成的黑色乌鸦。这个乌鸦会帮他传信去通知那名暗影术士自己的到来,使他尽可能避免在路上与各类大地生物的战斗。圣殿一度宣判过“无论在这片大陆上的何处,天空的威光启示任何虔诚信徒都必须对大地深处的黑暗进行征讨”,但格尔德能够被定为卡德拉佐家下一任的家主,一个常年奔波在外为圣殿完成各种任务的圣权骑士,依靠的并不仅仅是他手中的枪和他正直的品格,其中也包括了他的变通和灵活处事。一边加紧向着森林深处奔去,格尔德一边警戒着四周。

可就在这时,他肩膀上的通讯器忽然震动起来。他立刻关掉震动,继续前进;但是通讯器却丝毫察觉不到他的良苦用心一样,再度发出嗡嗡的声响。格尔德不得不找了一棵树背靠在上面后才敢接起通讯。

“我正在森林外缘,德雷斯科,不要——”

“快回来!”

德雷斯科言简意赅地说,他的背景音里似乎还有其他什么声音,但格尔德根本无心分辨,因为下一秒他的注意力便全被德雷斯科的话吸引住了。

“爱尔摩森典祭刚刚似乎是暂时恢复了神智,但是他一直在挣扎……我需要你快点回来,他状态看起来很不好!”

“具体呢?”

“他一直……”

德雷斯科的声音起来的很慌乱,同时暴露了他非常糟糕的心情:“在你走后不久我试图喂他吃一些东西,但是他脖颈上的铜圈立刻收紧了,还……他还在不断求饶……”

“不是说了先不要喂他正常食物,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格尔德的怒气不受控制地迸发了一瞬,但很快想起自己现在是在黑暗森林的外缘,因此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我这就回去!按住他,不要让他伤到自己!”

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树上俯瞰着下面的人。她看到那个人接起通讯后,立刻焦急地离开了森林的外缘。那隐藏不住的对那边的人的责怪,还有对另一个人的担心……对于一个精修读心术的暗影术士来说,想要感知到他在想什么,实在是太简单不过。这位圣骑士在焦急起来的时候甚至没能察觉自己已经被暗影术士锁定住了气息。当然,自己为了不被他发现,也只是在瞬间读取了他的想法而已。

眼下,她更为在意的,是通讯那边惊慌失措的青年,还有落在手臂上的黑色乌鸦。黑色的乌鸦张开嘴,播放出其主人的留言。

“尊敬的阿耶莱特女士,我是圣权骑士格尔德·卡德拉佐。近日……”

站在树杈上的女性,掀开自己的兜帽,露出下面棕色的皮肤还有黑色的卷发。那双如同狼一般淡灰色的眼睛,锁定着骑士离开的方向。在她的旁边,两只像是烂泥一样的手形生物,正在缓缓蠕动着。面颊一侧绘着血色油彩的女人,在确定了骑士已经离开后,才抬起胳膊。少顷,一只黑色的隼落在她绑着柔软兽皮的小臂上。

“跟着他,去。”

她轻轻抬起胳膊一抖,隼鸟振翅飞起,向着骑士离开的方向飞去。

手枪“塞拉弗”(Seraph):

格尔德的爱用配枪。

子弹附带天空属性的伤害,对于术士和黑骑士有着极大的伤害加成。

枪身上雕刻着天空神的长矛,寓意“制裁”。

手枪“利德宛”(Ridwan):

德雷斯科的爱用配枪(第二代)。

射速极快,自动稳定弹道的设计,在进行防守战时较为有用。

枪身上雕刻着天空圣廷大门的花纹,寓意“守卫”。

电弧枪:

能够从看似只是扭曲的铁丝框中间射出致人死亡的高压电弧。

自从电力被发现可控后,帝国的科学家们纷纷认为电力可以代替蒸汽成为未来。

但这种技术也十分危险,且非常不稳定。

铝热枪:

喷射出铝粉并且引燃。

被此枪击中引燃的目标,通常都会哀嚎着凄惨死去;直到他们燃烧殆尽前火焰都不会熄灭。

考虑到其不人道的处决方式,这种枪被女皇下令终止开发,只留下了少量原型配备。

黑暗森林:

对于未开发过且居住着大地力量使用者的驻地的称呼。本身是一片巨大的绵延的山脉,有森林也有雪山,里面分布着一些部落。

森林的住民本身很不喜欢现代科技,认为那吐出黑烟或者白烟的机器会是触怒大地母神明们的可怕怪物,还会污染环境。

前者暂且不提,但后者一定是真的——那泛黄或者发黑的河水就是证据。

>>>点此阅读《鸢尾花之庭》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