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脑洞 » 正文

《我有一刀,可斩神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有一刀,可斩神明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骑龙的勇士

角色:

简介:我在黑夜之中寻找光明,终于认识到了宇宙人生的大智慧,这种智慧区别于一般聪明,而是一种参悟生命的真谛。
我见到了能够短肢重生十八条手臂的秃头,我见到了一副三国卡牌与神单挑的赌徒,我见到了死不了老儒生,阎王给他点了根烟,直到哪天······
我再追光,我想要一刀斩断这事件的恶,却发现我手握的本就是恶······

书评专区

我有一刀,可斩神明

《我有一刀,可斩神明》第8章 骨头免费阅读

花井小巷。

“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家了吗?”关九海望着陈道的身影问道。

“嗯,不用了。谢谢你把我送到这里。”陈道扶起几个小时前丢下的单车,一条腿跨了上去。“能问你个事情吗?”

关九海掏出烟递给陈道一支,被拒绝,只好点燃放进自己嘴里叼着。

“说。”

陈道眉头一挑,询问道。“你的禁灵是什么?”

“?”关九海一愣,嘴角扬起,“明天来基地嘛,过来就告诉你。”

陈道“……考虑考虑,我还是先回家吧!”脚下一蹬,摆了摆手。“再见!”

“再见!”

关九海望着少年踩着单车离去的背影,笑了,摘下墨镜,漏出一双邪魅的眸子,如同蜘蛛的复眼……

没有顾及身后,陈道踩着单车骑过大街小巷,一路上都在想回到家里如何开口。

想了一路,楼下停好单车,走到家门前时,还是准备先不说。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股菜香钻入鼻子。

“小道,是你回来了嘛?”

“嗯,妈,是我。”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留的午饭你也没吃,饿坏了吧!”

陈道心里暖暖的,外面历经再多的风波,还是回家好。

“还行,不是太饿。”

南锦屏穿着围裙,端着一盘青菜放到桌上。看了眼门口的儿子。

“衣服怎么弄得,和别人打架了。”

“没有打架,路上骑车……摔倒了。”陈道急忙编了个理由说道。

南锦屏走过来,拿手拍掉陈道衣服上的泥土。“这么不小心,一点都没有你爸的安稳。”

“妈,我没事。”陈道嗤笑道。

南锦屏觉得儿子又长高了一些,拿手比划了一下。“都快和你哥哥一样高了!洗手去吧,今天有你喜欢四喜丸子。”

“嗯。”陈道脱下来羽绒服,准备去洗手。

圆滚滚的嘟嘟跑过来,背上还坐着一只猫。

陈道也不明白,“嘟嘟体格这么大,为什么害怕小黑猫千岁岁,整天被呼来唤去。

“乖。”摸了摸千岁岁,又摸了摸狗头,一碗水得端平。

洗完手出来座到桌前,陈永生把菜碟往媳妇孩子的那一边推了推。

“小道,你妈特意在超市买新肉做的丸子,赶快尝尝。”

“嗯。”

陈道拿筷子夹起一只,埋头吃了起来,他真的饿了。

吃掉一碗米饭,一个馒头,两个大肉丸,陈道抹掉嘴角的油渍。“吃饱了。”

“我回房睡觉了。”陈道起身,拉开椅子。“爸,你腰疼就别忍着,买一幅膏药用,我跟朋友打听了,东庆那边有一家中药铺,膏药还挺好的。”

陈永生微微一笑,“傻小子,你爹还没老呢!先照顾好自己的事情,爸爸妈妈不会成为你的负担。”

“哦!”

陈道答应一声,走向卧室,身后一只小黑猫和一只大胖狗跟着……

等到陈道进屋关上了门,陈永生用筷子夹起剩下的大肉丸放到南锦屏碗里。

“这小子,也和他哥一样,年龄越大,吃的肉越少,唉!”

南锦屏看着碗里的肉丸,没有心思吃,小声的问道。“十万块是不是太少了点。”

陈永生摇了摇头。“不少了,本来攒这笔钱是想给你买辆车的,免得大冷天骑个电车上下班,腿一到晚上就疼。”

南锦屏拿手嘘了一下。

“小点声,别让小道听到了,我怎样都行,只要咱孩子好好的。”

陈永生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娶了一个贤惠的媳妇。

“副校长他怎么说的?”南锦屏继续问道。

陈永生放下筷子。“十万块他收下了,他说,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小道是全校前100名,不读书可惜了!”

“他答应把小道的退学申请改成休学申请,半年内,只要小道想回去读书,随时都可以。”

南锦屏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那咱就给孩子半年时间,他想学电竞就学吧。”

“休学的事情先别告诉小道,哪天小道后悔不读书了 咱再告诉他,现在吃点苦受点难,对他也好。”

“花钱的事情别跟小道提,以免伤了他的自尊。”

“嗯。”

南锦屏把碗和陈永生的换了一下,“吃饭吧。”

……

房间内。

小黑猫窝在陈道的床上,嘟嘟能窝在门口,不敢上床。

陈道拿起手机,准备开一把巅峰赛,舒缓一下心情。

可是打开游戏程序,又没了想玩的心态,他想起萧镇风最后说的话。

“我们的世界,真相注定只有少数人知道。”

“而你,是否愿意成为知道真相的人……”

“禁灵序列,守夜人,华夏。“陈道抚摸着小黑猫,“千岁岁,你说咋办呢?”

喵——

“算了,反正你只是一只猫,不会明白的。”

喵~

陈道拿起一旁的手机。

按住游戏软件拖到卸载垃圾箱。

“不玩了,睡觉。”

陈道钻进被窝里,也许该去梦里问问金蝉子。

闭眼。

三秒后。

雪白的世界……

陈道出现在湖边,眼前没了金蝉子的身影,陈道看着炊烟袅袅的木屋,快步走过去。

吱嘎——

“哎呦,卧槽。”

“什么玩意!”

推开门,陈道惊叫出声。

金蝉子蒲团上坐着,满脸的怒气,手心握着两把念珠。

小骷髅蹲在锅炉前面,白骨染上了黑炭,头上还有几个金色的拳头印,鼓着大嘴吹着气。

炉灶只是呼呼冒烟,没有一点火气。

金蝉子瞧向门口,脸色一变 受了委屈一般。

“呜呜……”

“陈道,贫僧的念珠让人给炖了……”

陈道“……”

小骷髅在发现有人进门,回头看着陌生的少年,靠在墙边立正站好,不敢乱动。

“……呃,金蝉子大师,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陈道指着立正稍息的小骷髅。“这是个什么东东?”

“呜呜……”

“陈道,贫僧的念珠让人炖了!”

陈道 ▄█▀█●

“好好好,重新找根绳串上就好,你先告诉我,那是个什么玩意。”

金蝉子把念珠踹进怀里,盯着小骷髅。“贫僧让它做饭,它拿锅炖铁炉,炖板凳,炖雪,还把贫僧的念珠给炖了。”

“呃……”

“站好了!”金蝉子指着小骷髅,“它是一个怨灵,半天前溜进这里,贫僧渡它脱离了苦海,它却炖了贫僧的念珠。”

陈道嘴角僵住。

小骷髅就是魅魔?被金蝉子渡化了!

小骷髅呆呆木木的,还有些可爱,与那个极其残忍魅魔实在不像。

陈道走到锅炉边,小骷髅吓得两腿打颤,双手举过头顶。

“能听懂人话吗?”

小骷髅点了点头。

陈道把炉灶清理干净,灰堆倒在门外的雪上,铁锅涮了一遍重新添好水,看了眼食材,不知道哪里来的土豆萝卜,半袋白米,一颗白菜。

陈道把白米放到锅里,土豆萝卜各拿一个切下一半,又改刀切成细丝。

白菜取下一点菜心剁碎,和土豆丝,萝卜丝一块撒到锅里。

白米不多,熬出来的粥很稀,盖上木板 ,陈道蹲下把炉灶里的柴火往外拉出一些,内部多出的空间立马燃起烈火。

“木柴不能塞满炉灶,它不通气的话,火势起不来。”

小骷髅蹲在陈道一边,不知道是真懂,还是装懂的点了一下头。

架好柴火,已经不用盯着了,陈道站起来,发现金蝉子在木桌上串念珠。

一步步的走过去,“金蝉子大师,我有一个问题,何为禁灵?”

“禁灵?”金蝉子思索一下。“贫僧不知道,大概是你们外界人的理解吧!”

“金蝉子大师,我一个认识十年的好朋友,危难之际,把我推向危险,以求自保,他是对是错。”

“与他而对,与你而错。”

陈道微微一笑,和他想的答案差不多。“这就是人性啊!”

金蝉子停下手,抬头看了一眼陈道,随即又低下了头,继续串念珠。“人性?神性就完美吗?不过是披着糖衣的毒药罢了。”

陈道一愣,此时才注意到,金蝉子头顶上方,记忆恢复47%……

“贫僧有一个徒弟,生性顽劣,桀骜不驯,斗天,斗地,斗神,斗佛,谁都不服。”

“最后呢!”

“仰着脖子看着天,喊了一夜“俺服了……”

陈道“?”

>>>点此阅读《我有一刀,可斩神明》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