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小说《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机朵

角色:

简介:【悬疑反转➕有宠有虐】
方云清与秦承的婚姻还没开始就充满了阴谋算计。
婚后方云清不甘受这草包夫君的羞辱,她从调查他,猜疑他,设计陷害他,到……先婚后爱,谋定而后动,一动则天下惊。
—————————
侍女香霜算命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半仙说她有妃命。
出游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神秘人把她给欺负了。
陪嫁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这下彻底被人强掳了去。
那人,竟然真的是……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第8章 噩梦免费阅读

香霜朦朦胧胧间又看到那戴着半副面具的男人,他狠狠扣住她的下颚,不顾她的反抗吻住她,厮磨辗转,激烈到让她透不过气,好不容易等到他松开她的脸,却又开始啃咬她的脖子,如一条疯狗一般,她怎么捶打他、推搡他,都动不了他分毫。他似是被激怒,紧抿了湿润的双唇,抬脸看她,目光凌厉如刀锋。他残忍地笑,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不要!!”香霜哭喊出声,一下睁开了眼,微弱的烛光下她分辩出这是在小姐卧房的外间,她知道这又是一场噩梦,却还是忍不住痛哭起来。

“香霜香霜……不怕。”甘露和方云清都被惊醒,甘露本就躺着她身边,此刻搂着她替她擦着汗水和眼泪,嘴里喃喃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

方云清也跑去小床上看香霜。香霜已缓过神,她懂事地止住了哭泣,见惊动了小姐,更是自责,她接了甘露手中的帕子,胡乱擦了擦脸,对方云清道:“小姐,又把你吵醒了,我没事了,你快去睡吧。”

方云清的自责比她的自责还来得深一些,她神色怏怏,对香霜点点头,吩咐甘露多照顾着她些,转身回了床上。

甘露把帕子在床边的水盆里浸湿,绞干后替香霜擦身上的汗,香霜的脖颈和锁骨有着一斑斑的红色印记,一处还破了皮,好在伤得不重,已经结了痂。可香霜心里却受了极大的刺激。

昨日在马车里发现她时,她正昏迷着,直到回了府才自昏迷中醒转过来,之后浑身打着哆嗦,哭个不停。小姐将丫鬟婆子都远远支开,关了所有门窗,好一通劝慰安抚,香霜才能说得了话。

她只说她没事。

可小姐和她再不懂,也还是看出来些了。香霜的衣裳被扯坏了,贴身的肚兜也被扯脱不见。

甘露越想越心疼,她将香霜的衣裳整理好,拍拍她的手臂,轻声道:“睡会儿吧,我守着你。回了府,已经安全了,不要怕了。”

“谢谢你,甘露。”香霜柔柔地道谢,乖顺地闭上眼睛。

可甘露口中安全的方府,如所有高门大户一般,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

翌日一早,方也正在方易安的书房中,父子俩关门说着话。

“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没查出什么。”方易安一脸凝重。

“父亲,这几日不能再让云清出门了!还有,能不能让秦承亲自来接亲?”方也语气有些急,他昨日瞥见一眼香霜的模样,心中震荡地快要裂开一般,若被掳走的是方云清,他会去祠堂自戕赎罪。

“阿也。”方易安略略摇头。

方也从来也没有顶撞过方易安,此刻却按耐不住猛烈的情绪,他不自觉提高了声音:“父亲!这不是小事,有人用心险恶,要对方家不利啊!要是云清真的……出了事,嫁与不嫁都是和秦家结了仇。若是此事被人作了把柄,方家更是要受人牵制!父亲!您可以不与我说,但有些事一定要去做的……”

方易安使劲揉搓如被小锥子捣着的额头,抬眼看向满脸焦急的方也。这个庶长子近几年拼命地成长着,已然长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了,身姿像棵白杨般挺拔坚韧,相貌有些孔氏的影子,在三兄弟中是最好的。性子沉稳内敛,又深谋远虑,一直韬光韫玉,不露锋芒。他在这个庶子身上并没有花过什么心思,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阿也。”方易安放下手,正视他,“为父确实,之前有很多事没有和你商量,那不是你的原因,我有我的考量。你现在学业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余的事,待你考取了功名,我自会和你有个交代。”

方也的眉头拧得死紧,目光锐利起来,语气不善道:“父亲,我可以再等三年,我等得起,可是云清的婚事,那才是方家现下的头等大事!”

“阿也!你冷静。云清还有三日就要出嫁了,你现在让秦承来接亲,以什么名目和他说?他之前就没有这个态度,现在又凭什么被我们一句话就搬动了?”

方也被问得沉默片刻,继而冷笑出声,是他错了,他想简单了,竟然忘了那秦承是个怎样的人,他反问方易安:“父亲为什么不早退了这婚事,难道您真的置妹妹的幸福于不顾吗?”

“这婚事我和云清已经决定好了。男人顾及家人的幸福,要靠本事,在这件婚事上,我没有不作为。”方易安起身走到方也面前,大力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担心云清出嫁的路上不太平,想让秦承过来兜着。”

方也点头承认。

方易安微笑:“放宽心,你妹妹现在有人可用,有钱可花,有几条路可以走,她不是没有选择的。她选择走哪条路,得看她自己,那路好不好走,是踏平还是铺平,也得看她自己。至于你,你有你的责任,你若是能把你的路给闯出来,你妹妹的选择就会更多些,明白吗?”

方也把话听进心里,他看着父亲,满眼的决心,肃然顿首。

方易安欣慰,捏了捏他的肩膀,“很多事不是有意瞒着你,是怕分了你的心,你以后有的是接触权谋心术的时候,但那也是以后,你看你现在屋里也不收人,不就是心无旁骛,一心只读圣贤书吗?好好的,等你考出功名,为父的病才能好转。”说完向方也眨眨眼。

方也想到方云清的俏皮表情,他这个妹妹的性子倒是像足了父亲。他笑了起来,也为之前的猜想被证实而感动,父亲真是为了他装病,他还跑来问责父亲,真是不孝。

可还有一件不孝的事情,要求得父亲的同意。

他挣扎着开了口:“父亲,儿子想往屋里收人……”

方易安一愣,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指点着他道:“你啊!几个孩子里你是最像我的。是不是那个香霜?这事儿你不该问我,你得问你妹妹去。”

方也没有在意他后面的话,傻傻地问:“我最像您吗?不是妹妹最像您吗?”

方易安摇头:“她?她可比我精明多了。”

>>>点此阅读《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全文<<<

发表评论